逆袭需要什么

MMYZ黄炯豪
出身寒门与时代嗅觉:那一代企业家的两个特质

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代企业家,在他们还没拥有今天所掌握的巨大能量的年轻时代,大多数都是这样出身卑微的草根阶层。在那个物质匮乏,信息闭塞的年代,他们几乎一贫如洗,更无法享受到优质的教育——珍珠帝国掌门人沈志荣小学读完即辍学当渔民,而李书福也仅读完高中遍投身商海创业。那时的他们,不过愣头青一枚,也谈不上有深厚的人脉——在那个年代,有个在县镇工作的亲戚都是天大的荣耀。

然而那个年代,同时也是波澜微兴,暗流涌动的时代——中国经济开始复苏,风云变幻,激荡变革就在接下来的数十载。

“尽管任何一段历史都有它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可是,1978年—2008年的中国,却是最不可能重复的。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日渐瓦解了,一群小人物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它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不可逆转的姿态向商业社会转轨。”
——吴晓波 《激荡三十年》

所以那一代企业家的共同点,大致归结起来有两个。除了,出身寒门,起点极低——没知识,没技术,没资金,没资源,没人脉,没政府背书,之外,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对于经济形势走向和商业机会的敏...
显示全文
出身寒门与时代嗅觉:那一代企业家的两个特质

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代企业家,在他们还没拥有今天所掌握的巨大能量的年轻时代,大多数都是这样出身卑微的草根阶层。在那个物质匮乏,信息闭塞的年代,他们几乎一贫如洗,更无法享受到优质的教育——珍珠帝国掌门人沈志荣小学读完即辍学当渔民,而李书福也仅读完高中遍投身商海创业。那时的他们,不过愣头青一枚,也谈不上有深厚的人脉——在那个年代,有个在县镇工作的亲戚都是天大的荣耀。

然而那个年代,同时也是波澜微兴,暗流涌动的时代——中国经济开始复苏,风云变幻,激荡变革就在接下来的数十载。

“尽管任何一段历史都有它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可是,1978年—2008年的中国,却是最不可能重复的。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日渐瓦解了,一群小人物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它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不可逆转的姿态向商业社会转轨。”
——吴晓波 《激荡三十年》

所以那一代企业家的共同点,大致归结起来有两个。除了,出身寒门,起点极低——没知识,没技术,没资金,没资源,没人脉,没政府背书,之外,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对于经济形势走向和商业机会的敏锐嗅觉。这是成为一名企业家所必须的特质。在每个不易察觉的细节中,看到了一潭死水下的暗潮涌动。

“不过,是养牛还是养猪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举国之内,确有一批像柳传志这样的人‘春江水暖鸭先知’,他们在这个寒意料峭的早冬,感觉到了季节和时代的变迁。”
——吴晓波 《激荡三十年》

先天不足:他们一开始就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

然而,看到机会是一回事,能否抓住机会,又是另一个问题。好的灵感和创意一直都有,缺少的是将灵感和创意落地的人。而对于沈志荣、李书福们来说,客观条件的限制,无疑给他们抓住机会,实现梦想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在今天看来,第一代企业家初创的企业,多多少少都带有那个贫穷匮乏年代鲜明的印记——先天发育条件不足。

珍珠大王沈志荣,最初研究珍珠人工养殖,只有一把镊子、两根铜丝和三张油印纸,没有专家指导,没有互联网大数据支持,所谓的“育珠室”,不过池塘边一间简陋的茅草屋。而汽车狂人李书福,豪情万丈地说出“造汽车有什么难的,两台摩托不就是一辆轿车嘛”的时候,所面临的是一切从零开始,没有技术,没有资金,没有人才,也没有政府支持的困境,而汽车产业,恰恰是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即使是先天条件相对优越的安琪酵母,其最初不过是一个酵母生物技术的研发基地,落户宜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生产原料的匮乏,而更致命的是市场和需求方向的茫然——这是由民众生活习惯与文化决定的。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酵母是个新鲜事物,它能做什么,安琪自身一开始也没有精准的定位。它所要对抗和改变的,是整个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用沈志荣自己的话来说,他们都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

企业家精神,是所有奇迹的答案

这些今日看来难以克服的困难,李书福们都挺过来了。甚至,这些所谓的“先天条件不足”,日后都赋予了企业和企业家们一些难能可贵的品质。安琪酵母面对合资做大做强狂潮的克制和冷静,对技术和知识生命图腾式的企业信仰;李书福对人才培养的重视——吉利大学的创办,数次关键的战略转型;以及沈志荣对珍珠产业的坚守,在河蚌养殖和瘟疫防治方面的重大技术突破,打造民族品牌的爱国情怀……

为什么在无论是企业先天基因还是客观环境都存在巨大缺陷的条件下,他们还能生存下来,乃至成长为各自行业的领军人物?

因为,即使在那个各种层面意义上的资本都匮乏的时代,他们仍然拥有着创业所必须的也是最为宝贵的资本——企业家精神。

和所有精神品质一样,企业家精神的内涵天然就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企业家精神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是冒险创新?是敢为人先?是精益求精?

而最令我满意的答案,是美团网创始人王兴在2014年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引用哈佛商学院一位教授阐释企业家精神的一句话,

Entrepreneurship is the pursuit of opportunities without regard to resources currently controlled.

在本质上机会并非人所能创造的,因为最大的机会属于这个时代。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论拥有资源几何,在看到机会的时候,都要勇于抓住机会,纵情向前。这就是企业家精神。这是一名企业家之所以为企业家的真正意义,也是企业家与普通商人,与创业者的根本区别。

在于抓住机会,更在于不自我设限/(更在于无视资源限制的勇气)

必须承认,在这个时代,白日梦想家很多,真正的企业家很少。

看到时代所赋予与创造的机会,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利用机会,做一些事情,创造一些价值。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在于看到机会,更在于无视资源限制,抓住机会,纵情向前。

创业,多么光鲜亮丽的名词,然而实际上创业并非外表看上去的那样高大上,褪去最初的热血与激情,随之而来的是漫长无尽的黑夜,资源的掣肘,行业激烈的竞争,各种挫折接踵而至,而理想中的星辰大海,仍然遥遥无期。

马云说,“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夜里。”而现实可能更加残酷——很多人连“今天”的开始都不曾拥有。他们的灵感与创意,他们看见的机会,不过一瞬烟火。肾上腺素的作用渐渐褪去,资源条件匮乏的冰冷现实与理想之间,鸿沟天堑。于是,他们拥有了似乎是理直气壮的放弃的理由;于是,他们也失去了伟大的机会,甘为平庸。时代就像是一位眼光锐利而严谨公平的老人

实际上,二八法则几乎在任何时代都是不易的现实。事实是大部分的资源,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几乎每一个创业者一开始创业的时候,都面临着种种资源限制。当你的才华支撑不起你的野心,当你的资源不足以实现你伟大的商业构想,你会怎么办呢?有人选择就此放弃,朝九晚六,柴米油盐;有人选择隐忍蛰伏,却可能因此而失去可一而不可再的时代机遇;而有人,则选择在现实到理想的漫长道路,先迈出蹒跚却坚实的一步。

“每当我内心蠢蠢欲动时,我告诉自己,即使你能力不够,即使影响力有限,你必须做点啥,才对得起那珍贵的好奇心和求胜欲,才能让明天的你面对未来更加从容不迫。”
——王兴

沈志荣是这样做的。那最初唯一的说明书——那三张油印纸,被他翻来覆去地看了无数遍,直到纸边都起了毛,直到即使字迹模糊,上面的内容早已铭刻于心;没有植珠工具,他就凭着从小贫寒生活中历练出来的心灵手巧自己制作;没有实验对象,他就组建“摸蚌小组”,一个月摸了几千只河蚌,然后自己一个人呆在破陋闷热的养珠室,从八月到九月,做了整整一个月的植珠手术……没有人知道当最后一只蚌的手术做完时,他的感受如何。在那时,夺目璀璨的珍珠似乎还很远很远,没有人知道是不是能成功——丑陋的河蚌,真的能如月桂传说所说的那样养出珍珠吗?沈志荣并非没有被这些疑虑所困扰过。而最初珍珠养殖对环境的苛求和现实条件的简陋,也使他走尽弯路,吃尽苦头。

有时候,失败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你不确定自己为什么失败。这种不确定性所带来的焦虑和苦闷,比单纯的失败更令人受挫。而在最初的每一个担心漂在河上的网箱,担心里面的河蚌到底能不能养出珍珠,担心三角帆蚌能不能顺利繁殖的梦里,沈志荣都饱受着这种不确定性的折磨。

他试着自我调节,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都已经搞出珍珠了,繁殖河蚌算什么, 那也是早晚的事情, 那只是梦。但一旦躺下闭上眼睛,噩梦就如影随形。
宿主鱼选定了,人工孵育鸡冠蚌也成功了,为什么同样的方法用在三角帆蚌上就不行?
是水质问题?
是氧气问题?
还是温度不对?
在梦里,他不停地问自己。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跟五彩气泡似的,接二连三冒出来。他的妻子,常常被他吵醒,大约是在梦里想到了什么点子,他从床上蹦起来,胡乱穿件衣服,就奔到养殖场。昏暗的白炽灯下,沈志荣拿着放大镜,对着河蚌细细探究。那孤零零矗在河边的育珠室,灯光一直亮到早晨。
——《一辈子只为一颗珍珠》

并不见得有多聪明,也不是多高大上的科学理论,而是用最“蠢”的方法:每一种可能性都试一遍。或许就是这种近乎魔怔的一腔孤勇和执着,才能经受这种不确定性的折磨,找到最后的答案。重要的是开始去做,而既然开始了,那么就竭尽全力做到极致吧。

李书福和俞学锋也是这样做的。
“一个农民要造汽车!”
“在中国,谁会用酵母?”

在所有人都认为是“Mission Impossible”的时候,他们做到了。

他们的创业故事尽管脉络不同,经历不同,却有着相同的匮乏的先天不足的开始,有着同样梦幻般的结局。而当今中国商业领域的佼佼者,都有着大抵相同的历程。所有这些奇迹般的美丽故事,事后看来,出乎意料又理所当然——答案只有一个: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的核心:“不考虑所拥有资源”,内涵实际有两层:不因资源匮乏自我设限,探讨一切可能性;也不因所拥有成就而自我满足,安于现状,失去进取的动力,而是抓住时代的一切机会,积极进取,纵然向前。

从最开始那一百辆新车发布会过后立即被李书福压碎的简陋汽车,到“美日”“豪情”的做每个中国人都能买得起的汽车,再到今日收购“沃尔沃”“莲花”,让吉利汽车跑遍全世界的汽车巨头;

从最开始的小包装家用酵母,到进军西式糕点市场,再到今天领先全球的生物发酵技术世界前三的市场份额和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从最初那颗简陋稚拙的珍珠,到不断提高的珍珠品质,到今天珍珠养殖培育到深加工的产业帝国……

那个时代所特有的匮乏并没有扼杀他们创业梦想的萌芽,尽管有些营养不良;而不断发展之后所取得的成就也没有阻挡他们继续前进的脚步——或许他们对成功的定义与世人不同,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永恒的成功,星辰大海,永无止境。

重要的是开始去做,而既然开始了,那么就竭尽全力做到极致吧。

找到开始的切入点,然后做到极致吧

不会开发APP,你可以先做一个微信公众号,吸引目标用户;
没有人脉,你可以把客户拉在一个 QQ 群里提供服务;
没有资金,你可以尽量减少开支,开支可以少到只是你自己的生活费;
你想做一家面向全球在线销售各种商品的公司,你可以先做一个在线销售图书的网站;
你想做一个世界人们的实名社交网络,你可以先做一个你所在学校学生用的社交网站;
你想做一家以手机为核心链接一切智能电子消费品的品牌公司,你可以先做一个实用的手机ROM;
你想做一个面向全球的社会化生产社区,你可以先做一个供互联网人群讨论和交流产品想法的网站。
对于你想做的事,无论你现在的技术、资金、人脉如何,你总可以找到一个你可以开始执行的切入点。
不要让现有的资源阻止了你征途的开始,而一旦开始了,就竭尽全力做到极致吧。

我们似乎总喜欢抱怨社会阶层在不断固化,资源在不断集中,贫富差距在不断拉大。然而我们在看到李书福们的成功的同时,也同时忽略了那个时代无数死在今天或明天晚上的创业者。他们最终没有能够成为伟大的企业家,因为他们血液中没有具备真正的企业家所具备的精神特质。而今天的我们没有成功,不是时代和社会的锅,而是我们的才华,我们的精神,支撑不起我们的野心。
每一个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坏的时代。时代是一位眼光锐利而严谨公正的老人。平庸者低着头蝇营狗苟,而那些注定要伟大的人则坦然地接受时代的审视,不曾低眉。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