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书规范字书法字帖 女书规范字书法字帖 评价人数不足

山谷深处的“女书”奇葩

申仙

江永县,起于唐朝,位于南岭山脉深处,曾是瑶族聚集地。山谷中错落着大大小小的村子,由于谷中多溪水,水中多石,故而在有限的平地中被村人们建造起青灰色石屋群。而在江永县,以上江圩镇为中心的几十个自然村落里,流传着一种仅属于女人的文化。他们将男子在学堂里学习的汉字称为“男字”,相对应的,女性的专属字体为“女字”。她们将这符号手写在扇面、布帕、纸片上,用唱读的方式代代相传,其声如玉石环配,其行如蚊如丝。

大多人都听过“女子无才便是德”,而在其诞生后的数百年间又被无数自诩为读书种子的男人曲解和引用,可只有少数人知道,清人张岱在《公祭祁夫人文》完整写到:“眉公曰:丈夫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此语殊为未确。”或许只有真正的相濡以沫和由心尊敬,才会说出“殊为未确”四字吧。

旧中国女子又不是从古至今的不识一字,她们裹足、慎言、恪守女诫也不过是封建帝制后千年的事情,她们虽然始终卑微,不占据主动,但女书的发掘与申遗依...

显示全文

江永县,起于唐朝,位于南岭山脉深处,曾是瑶族聚集地。山谷中错落着大大小小的村子,由于谷中多溪水,水中多石,故而在有限的平地中被村人们建造起青灰色石屋群。而在江永县,以上江圩镇为中心的几十个自然村落里,流传着一种仅属于女人的文化。他们将男子在学堂里学习的汉字称为“男字”,相对应的,女性的专属字体为“女字”。她们将这符号手写在扇面、布帕、纸片上,用唱读的方式代代相传,其声如玉石环配,其行如蚊如丝。

大多人都听过“女子无才便是德”,而在其诞生后的数百年间又被无数自诩为读书种子的男人曲解和引用,可只有少数人知道,清人张岱在《公祭祁夫人文》完整写到:“眉公曰:丈夫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此语殊为未确。”或许只有真正的相濡以沫和由心尊敬,才会说出“殊为未确”四字吧。

旧中国女子又不是从古至今的不识一字,她们裹足、慎言、恪守女诫也不过是封建帝制后千年的事情,她们虽然始终卑微,不占据主动,但女书的发掘与申遗依旧在向世人展示着一股力量。不入学堂、不戴官帽、无法抛头露面自立一方,可只要心未死,那么一切就有希望。

几年前恰好看过《雪花秘扇》,李冰冰、全智贤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她们则在故事里讲述了关于女书的故事,在江永的传说中,两名女子若是感情极好便会皆为“老同”——超越血脉、夫妻的生死相依,而这两名女子就会用女书写在扇子上传递消息。有一句台词我记得很深,她们说“痛苦中才能发现美,苦难中才能找到真正的平静。”这倒是真的像女书的传承,卑微却坚韧如丝,苦难中生长,又在苦难中枝繁叶茂。

《女书规范字体书法字帖》,作为一本并不寻常的字帖,兼有字典的检索功能,以及宣传本非物质遗产的作用。主编人员介绍了女书六十年间被挖掘和发扬的历程,他在前文中写道:

“她们用智慧和勇气创造了自己的文字,写着写着,苦难就淡了;唱着唱着,心里就亮了。”

女书首先是极有美感的,和古汉字比起来,起承转合更多,在结构的处理上多分解和合并,使得呈现出绘画般的圆润感觉;其次它又是具有使用价值的,如今保留着的不过三百九十余字,却在使用者手里可以雕琢成一首小诗,也能挥洒出长卷;最重要的是,它是有灵魂的,曾经看过一篇散文中说,传统文字里,“母”字是跪着的,而在女书中,它是站着的。

或许是传统使然,“女书”更像是为女子们量身定做的文字,柔美、内敛、又不缺乏本意中的力量。可有多少人知道,因为传女不传男,而女子死后会将自己的物件下葬,所导致传承的举步维艰;又有多少人知道最后一位女书老人在2004年与世长辞。如今所剩下全是汉字研究者和爱好者,不断来往于大山内外一字一字从岁月的手中抢回来的。它不该只是作为曾经一种汉字的原件保留在博物馆中,更应该被大多人认识,因为这是古代女性在漫长斗争中所剩不多的力量,它所代表的是文明和希望。

提到“女书”,最会让人不自觉想到“女权主义”,似乎它只是单单为了证明女性的存在感,其实并不如此。英国作家伍尔夫曾在演讲稿《一间自己的屋子》提出过“女性的文字表达方式”这一概念,女书也是同样,它代表着在众多字体符号中女性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它可以不宽广,像是日文中的平假名从“女手”转为民族皆用,但它需要独立,有自己最适合的生长空间,从书写,到表达,到运用,它独树一帜,各领风骚。“女书”的存活,就像沙漠中的一小片绿洲,她们做到的是一代代女子的薪火相传,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用心血去浇灌这一棵名叫“女书”的奇葩。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女书规范字书法字帖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