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之綠 瀕死之綠 8.0分

【没有逻辑的感想,没涉及多少书中内容,引用较多】

糖不苦

在霸凌事件中,传统教育要求好孩子的善良,容忍和原谅在施害者看来不过是好欺负。引用《The Dam Keeper》结尾独白“爸爸说,守坝员的使命就是驱散黑暗,但他从未教我当我自己深陷黑暗时该怎么办。爸爸给我的面具能帮我防备的伤害,但却没有什么让我防备他人的伤害”

喜欢狐狸和麦兜这对cp

学生时期欺凌最常见不过了,可是小孩子懂什么是霸凌呢?无非就是附和大家,让自己和大家一样就不会被孤立啦。

觉得这图很有趣

日剧《legal high sp》里的高中生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霸凌行为,只是跟随大众一起孤立。说到底就是欺凌的气氛...

显示全文

在霸凌事件中,传统教育要求好孩子的善良,容忍和原谅在施害者看来不过是好欺负。引用《The Dam Keeper》结尾独白“爸爸说,守坝员的使命就是驱散黑暗,但他从未教我当我自己深陷黑暗时该怎么办。爸爸给我的面具能帮我防备的伤害,但却没有什么让我防备他人的伤害”

喜欢狐狸和麦兜这对cp

学生时期欺凌最常见不过了,可是小孩子懂什么是霸凌呢?无非就是附和大家,让自己和大家一样就不会被孤立啦。

觉得这图很有趣

日剧《legal high sp》里的高中生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霸凌行为,只是跟随大众一起孤立。说到底就是欺凌的气氛让班级人都参与到欺凌的活动中。

杨绛先生《将饮茶》中写她在扫厕所时有位小女孩一开始还和她玩,后来小女孩得知她是“扫厕所”的,即使碰见也不搭理她了。先生写到“我不知该慨叹小孩子家也势利,还是该赞叹小孩子家也会坚持不与坏人为伍,那时候扫厕所是惩罚,受这种惩罚的当然不是好人”。孩子认知里形成的对错,一是大家这么做所以就是对得,二是老师家长教导或有意引导做什么对做什么错。《濒死之绿》中的老师,为了自己社会认同感,强行将正雄贴上“可攻击”的标签,让所有矛盾对象正雄以维持自己的威信。而一个人被贴上了可攻击的标签,大家就可以肆意攻击他。班级里形成了“不论谁做错了都是正雄背锅”、“收餐具打扫卫生就交给正雄”的气氛,大家都没有意识到教室里创造出来的“规则”,但却不约而同的参与到规则中。 欺凌现象无处不在,有轻有重而已。 常说“在外受了欺负,回家找家人”然而人们往往选择报喜不报忧,很多时候无法向家人说出口,怕父母担心,怕父母失望,怕给他们添麻烦……大多时候是自己默默忍受。我相信世上的恶意占少数,说话做事我会想前尽量避免伤害他人(若有那是无意的),我是“和平者”想的简单但有时也会反抗。不能太软弱也不能披满荆刺,我在两者中摸索一个平衡,应该从小就教育孩子避免他人伤害同时不要伤害他人。后知后觉的我,很晚才意识到欺凌是什么。

一位朋友曾对我说,嗅得我蔷薇问我心可有猛虎? 那时我还混沌不清,十分感谢他这份建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瀕死之綠的更多书评

推荐瀕死之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