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血-许三观的“哆啦A梦百宝箱”,打开尽是苍茫

东北旮旯
2017-09-28 16:06:52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

这是读后仍不停萦绕在脑海里的话,仿佛所有纠葛都在卖血后的惬意。

许三观从开始的卖血娶媳妇,为家庭生活,到为儿子的生机以及一乐的重病,一次次的卖血穿起了整条线,与其说是卖血帮许三观度过了一个个难关,到不如说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给了许三观一个支撑拐杖,让悬崖上的花绝处逢生。

从许三观卖血的脉络里我觉得从三个节点看许三观的心理变化,更能表现许三观对卖血从开始的赚钱、应急到求命的转变。

第一个阶段是许三观利用卖血得来的钱娶了许玉兰,这个阶段的许三观还不了解卖血会带来什么,只知道卖血能有35块钱,卖血和其他工作没什么大样,显然第一次就让许三观尝到了甜头,并且已然把卖血视为有必要的经济补救措施。

第二个阶段出现在一乐打架把人打进医院了,并且一乐是许玉兰和何小勇的孩子,这给许三观增加了一些情感上的隔阂,不过朝夕相处的陪伴,以及后面何小勇死前一乐为他叫魂的事,让这对“父子”真正的走到了一起。大灾荒时卖血为家人吃口饱饭,之后为一乐二乐的工作付出,出于无奈,卖血成了救命稻草。

第三个阶段是为一乐生病而卖血,这里必须提到的

...
显示全文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

这是读后仍不停萦绕在脑海里的话,仿佛所有纠葛都在卖血后的惬意。

许三观从开始的卖血娶媳妇,为家庭生活,到为儿子的生机以及一乐的重病,一次次的卖血穿起了整条线,与其说是卖血帮许三观度过了一个个难关,到不如说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给了许三观一个支撑拐杖,让悬崖上的花绝处逢生。

从许三观卖血的脉络里我觉得从三个节点看许三观的心理变化,更能表现许三观对卖血从开始的赚钱、应急到求命的转变。

第一个阶段是许三观利用卖血得来的钱娶了许玉兰,这个阶段的许三观还不了解卖血会带来什么,只知道卖血能有35块钱,卖血和其他工作没什么大样,显然第一次就让许三观尝到了甜头,并且已然把卖血视为有必要的经济补救措施。

第二个阶段出现在一乐打架把人打进医院了,并且一乐是许玉兰和何小勇的孩子,这给许三观增加了一些情感上的隔阂,不过朝夕相处的陪伴,以及后面何小勇死前一乐为他叫魂的事,让这对“父子”真正的走到了一起。大灾荒时卖血为家人吃口饱饭,之后为一乐二乐的工作付出,出于无奈,卖血成了救命稻草。

第三个阶段是为一乐生病而卖血,这里必须提到的是许三观为一乐不惜生命的卖血不仅仅是亲情,是超越亲情的体现,当年跟许三观一起卖血的根龙和阿方,阿方膀胱坏了,根龙脑溢血了,许三观认为这都是卖血造成的,虽然在我们读者眼里是一种歪理邪说,但是实实在在的给许三观心头一棍,给了许三观在卖血上带来了最深的一次恐惧,从和根龙的谈话后在许三观的世界里卖血看起来是一件极有可能丧命的事。由此,为一乐的“不要命”式的卖血,是牺牲式的,若舍生死,当思情之悲切。

许三观生活的另一条线不得不提到许玉兰这个为家操持辛苦的女人,虽曾犯错致一乐非许三观之子,但许三观对这个女人是吵吵闹闹纠葛的一辈子,即便中途林芬芳的插曲,许三观在文化大革命时偷偷给许玉兰送饭,许许兰被剃阴阳头后,在孩子觉得许玉兰丢人的时候,许三观护犊子一样保护他的妻子。

最后当许三观想吃一盘猪肝,二两黄酒时由情感关联到卖血,这是许三观的一生,有欢乐、有彷徨、有市井气、有孩子气、会不理智、会为了自己的家人舍弃自己,是许三观,也是万千你我的一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