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夫 杀夫 7.9分

饥饿下的心灵扭曲,愚昧下的蛮荒信仰

梦回朝阳

放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后读这本书,依然非常震撼,不是因为对于未开放的中国农村的无情揭露,而是人性在生存面前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林市和她的母亲犹如两个相同的灵魂经历了两次一样的受难,上天没有公平的对待她们母女,让她们在经历了一次炼狱过后得以焕发新生。林市再次跌入了地狱,她每日为了那一口温存而忍受着躯体和心灵的摧残,直至最后的麻木(没有不仁)。这是谁的错呢?是阿罔若还是陈江水,是世俗还是世道?这真的是无法立判高下,也许是他们的综合体吧。

陈江水是一个表面脸谱化实则很有内容的人物,李昂在刻画他的时候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只会泄欲的屠夫,他同样有面对金花时的那种温柔,也有面对屠杀怀孕母猪的那种自责与害怕,更有面对试图自杀的邻居的那种热心。他很复杂,面对外人他是一个样子,面对林市他却是另一幅面孔。到底是什么让他带着面具过日子?或者说根本就理所当然的带着这个面具呢?恐怕只有时代能够解读吧。

阿罔若一个在现如今看来的长舌妇,她胡搅蛮缠,她颠倒是非,可她也是对林市影响最大的人。起初,她是一个苦口婆心的“好人”,后来她是胡搅蛮缠的婆婆,最后她成了屈从礼教的怨...

显示全文

放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后读这本书,依然非常震撼,不是因为对于未开放的中国农村的无情揭露,而是人性在生存面前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林市和她的母亲犹如两个相同的灵魂经历了两次一样的受难,上天没有公平的对待她们母女,让她们在经历了一次炼狱过后得以焕发新生。林市再次跌入了地狱,她每日为了那一口温存而忍受着躯体和心灵的摧残,直至最后的麻木(没有不仁)。这是谁的错呢?是阿罔若还是陈江水,是世俗还是世道?这真的是无法立判高下,也许是他们的综合体吧。

陈江水是一个表面脸谱化实则很有内容的人物,李昂在刻画他的时候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只会泄欲的屠夫,他同样有面对金花时的那种温柔,也有面对屠杀怀孕母猪的那种自责与害怕,更有面对试图自杀的邻居的那种热心。他很复杂,面对外人他是一个样子,面对林市他却是另一幅面孔。到底是什么让他带着面具过日子?或者说根本就理所当然的带着这个面具呢?恐怕只有时代能够解读吧。

阿罔若一个在现如今看来的长舌妇,她胡搅蛮缠,她颠倒是非,可她也是对林市影响最大的人。起初,她是一个苦口婆心的“好人”,后来她是胡搅蛮缠的婆婆,最后她成了屈从礼教的怨妇。这就是这个人物的可怕之处,也许就是她开启了林市的未知世界,也让林市走入了一个昏黄的末路。

整个村庄都用异样的目光审视着这个为了饱腹而丢弃所谓贞洁的人的女儿——林市,她本来没有任何过错,而她的母亲显然也没有什么过错,难道死亡就是对于苦难的最后反抗吗?显然不是,杀夫也可以!

因为活在饥荒下的人早已经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也许她依然默默地靠着墙面直视着外面的一切,可是思维早已被失去了葡萄糖供养的大脑所控制。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活着的理想,吃上一口饭,活下来就够了。而那个所谓的神鬼信仰,都是那个时代的畸形产物,旁人靠着这个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林市也同样靠着这个抚平愚昧的恐惧。可是当自己养的鸭子被弑,看着自己的丈夫亲手屠宰,一切都没有了。最后一个稻草被压断了,弑夫成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这一刻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反抗世俗的能力爆发了,而只是默默地将尸体埋葬,或许饥饿和痛苦已经让她完全不记得什么是反抗什么是屈服了。

眼下的我难道不是这样吗?果腹、网络、交流、工作,看似循规蹈矩,平静如水,可是这一切和那个时代又有什么区别呢?一切总结起来都是金钱,这和林市只能为了吃而苟且有什么本质区别呢?呵呵,哈哈,也许我比林市强的就是能够强颜欢笑和惺惺作态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杀夫的更多书评

推荐杀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