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生活从良好的价值观开始

刘未
2017-09-28 15:37:03
首先,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

这大概不是一个好问题。很现实的讲,我们从小所受的价值观教育与现实生活中多数人的价值取向存在严重的脱节,单一的奉献型的道德观念显然不能满足个人多样性的价值需求,当然,我们说到“需求”,总还是绕不开索取与贡献,或者书面一点的说法“权利与义务”。从根本上讲,索取是一种客观需求,而贡献则是一种道德自觉,这是物质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我们以往的教育总是忽视基础现实去漫谈上层建筑,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状要求共产主义的精神境界,这是自欺欺人。事实证明,这种教育近乎虚假,不仅对现实生活缺乏指导意义,而且容易使人心理逆反,最终落得叫人嫌弃。

一直以来我都说自己是个很世俗的人。我所认为的塑造一个社会正确价值观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孔子所说的“仓廪实而知礼节”。只有个人在物质和精神上有了充足的准备,他才有能力惠及他人。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一个普遍的为富不仁的社会,即便是像沙特这样的封建君主国家,他们的统治者在先富起来之后也懂得安民普惠,而反观我们的北邻,一个宣扬以全人类幸福为宗旨的贫穷国家却视遍野饿殍于不顾执意去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孰是孰非?

当然,这样的问题讨





...
显示全文
首先,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

这大概不是一个好问题。很现实的讲,我们从小所受的价值观教育与现实生活中多数人的价值取向存在严重的脱节,单一的奉献型的道德观念显然不能满足个人多样性的价值需求,当然,我们说到“需求”,总还是绕不开索取与贡献,或者书面一点的说法“权利与义务”。从根本上讲,索取是一种客观需求,而贡献则是一种道德自觉,这是物质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我们以往的教育总是忽视基础现实去漫谈上层建筑,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状要求共产主义的精神境界,这是自欺欺人。事实证明,这种教育近乎虚假,不仅对现实生活缺乏指导意义,而且容易使人心理逆反,最终落得叫人嫌弃。

一直以来我都说自己是个很世俗的人。我所认为的塑造一个社会正确价值观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孔子所说的“仓廪实而知礼节”。只有个人在物质和精神上有了充足的准备,他才有能力惠及他人。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一个普遍的为富不仁的社会,即便是像沙特这样的封建君主国家,他们的统治者在先富起来之后也懂得安民普惠,而反观我们的北邻,一个宣扬以全人类幸福为宗旨的贫穷国家却视遍野饿殍于不顾执意去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孰是孰非?

当然,这样的问题讨论起来有点太“大”了,所以今天我还是想具体的谈谈个人的价值观问题。人一旦形成既定的价值取向,要想改变是很难的,即便我们自觉到这些取向的缺陷性也很难从根本上扭转它。跟一个物质主义者谈奉献和跟一个道德功利主义者谈私欲都是一种冒犯,即便是他们本人也承认自己价值取向的(严重)缺陷。所以,我们今天来谈谈孩子,他们是可塑的,我们这个社会的性格如果需要改变总归还要指望他们。而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他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与这个社会的功利性无关,或者说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培养孩子什么样的价值观才能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


首先我们来看,物质主义是不是应该受到批判?

实际上,我们这个社会从来没有放弃对物质主义的批判,从建国初期的“打土豪分田地”到改革开放后对拜金主义的口诛笔伐,“仇富”一直是我们整个社会层面价值取向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为富不仁”这件事似乎是一种人性原罪。那么,钱是恶的吗?如果因袭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观点,金钱之恶较之其善恐怕更普遍,而我们的教育也是这样明示或暗示的。但是,你真的打算把这个观念交给你的孩子吗?好吧,即便你想这么干,孩子也不会听你的,除非咱的孩子是真傻,不然的话,你要是说金钱都是臭狗屎他一准认为你是个大傻逼。

如果我们认可资本主义在发展社会经济方面的正确(体面的说法叫“值得借鉴”),那么,对于经济(金钱)本身的价值就有必要端正一下态度,你既想要发展经济(发家致富)又对财富心存芥蒂,你这人格分裂也太虚伪了吧?

而在当下的现实社会中,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有钱人总是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而这一点孩子会在潜移默化中有所觉察,比如人们对于豪车豪宅的艳羡、对某人一夜暴富的嫉妒,甚至小伙伴们买吃买喝的开支高低……这一切都是眼见的事实。所以,不论你如何贬斥金钱(或者有钱人)的价值,他都能在日常中得到反例,其结果只会是混乱他的价值观。

我们要正视物质财富的价值,即便你不希望孩子成为“物质成功”的典范,也没有必要把金钱妖魔化。财富的价值永远是正向的,它的恶并不来源于它本身,而是来自使用它的人。明白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要培养孩子“正确的金钱观念”的出发点和归宿。

那么,金钱万能吗?

我认为,我们所论及的物质的必需只存在于某些极端状况,但就当下的社会经济水平来说,大多数人都不必再为温饱担忧,我们唯一需要考虑的是物质在提升生活品质(或者叫幸福感)方面到底贡献值有多大,或者物质的满足有没有一个限值。我们都知道金钱在现今社会中的作用:教育医疗育儿养老,或者房产户口休闲出行,这一切都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来支撑。那么,物质的积累和幸福感的提升永远正相关吗?当然不会。就如陈嘉映在《何为良好生活》一书中所说“温饱之后,物质条件对幸福的边际效用迅速下降”。我听说我们已经接近实现小康社会了,也就是说我们绝大多数人已经不需要“额外的资金”来支撑我们的幸福感了,或者说“额外的资金”已经不能为提升幸福做更多的贡献了,那么,我们更高的价值应该取向哪里?

对于很多人来说,除了以更多的财富赢取社会尊重以外似乎再没有别的提升方式了,这也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自小没有被培养更多的价值旨趣,从而在如今有能力实现价值多样化的时候却仍然无计可施。但这单一的成就方式在经济大跨越的时代是可以被认可的,起码当下是这样。这是不是一件值得可悲可叹的庸俗我们不做讨论,我还是想把眼光放的稍微长远一些——我们的孩子,他们将来应该以什么样的财富观念来应对这个世界。

对财富无尽的依赖是一种心理上的负担,这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所以,我一直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对财富有一个应付裕如的态度,不诋毁亦不贪念,使它成为工具而不是枷锁。只有这样,他们将来的生活才会更多彩、更自我,这个社会才能够尊重更多样的个人价值,这个世界才会更值得人们去生活。

所以,帮助孩子从拜金主义的迷雾中看到更多色彩是我们这些做家长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首先,我们应该让孩子尊重金钱,让他们知道金钱最重要的功能是协助我们实现更高品质的生活。我虽然也是农民子弟,但我的消费观念一向不算保守,贷款买车、贷款买房,甚至花大半个月的工资买双球鞋,这些事我都干过,我觉得在自己可承受范围之内去享受更高品质的生活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不会让孩子太“节俭”,即便是买零食我也会让他挑贵一点的买,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贵一点的零食总是代表更高的食用体验和安全保障。但是,舍得花钱并不代表随意花钱,一些无谓的花费我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当然,我会给他讲明白这些不必要的东西为什么不该买。只有当金钱切实的提升了某种生命体验才是真正的物尽其用,这其中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要学会甄别哪些花费能够在必须之外提供更多的精神愉悦。当然,我们不是那类道德洁癖者,我们不能全然拒绝带有感官刺激性的短视消费,但最好的生活方式还是那些能够保持某种长久愉悦的事物所构建的,这可能也关乎一个人的综合修养,这个另当别论。

其次,试着告诉孩子,如果非要在一系列事物中做取舍,金钱应该放在被舍弃的第一位来考量。有一天,孩子刚买的玩具被小朋友不小心弄坏了,他问我,我们要不要让小朋友赔。我说,干嘛要让人家赔?人家又不是故意的。玩具嘛,本来就是用来玩的,坏了也是早晚的事。你这么斤斤计较以后谁还愿意跟你玩儿?孩子就反驳我说,那我车模课上把某某的车模碰坏了他怎么让我赔?后面还有加了一句,“咱们家又不是很有钱”。我说,这跟有没有钱没关系,再没有钱一个玩具我还是给你买得起的。你弄坏了人家的东西,不论你是有意无意,人家都有权让你赔,当然,你也有权利让你的小伙伴赔,但是,你想想,这样的人你会喜欢吗?他不答话了。我就继续说,我们应该节俭用钱,但是节俭并不是用在做令人讨厌的事情上,既然你不喜欢别人对你这样做,那么你也应该想到别人也不会喜欢这么小气的你。特别是一个男孩子,如果你太小气,将来也不会有人愿意跟你交朋友。当然,为了周全起见,我最后还跟他特别强调,大度并不是教你软弱或者无原则的做老好人,如果有人故意弄坏你的东西那就是另一码事了,我们不光要让他赔,还得要他赔礼道歉,这是另一个原则的问题。另外,说到“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这个信条的同时,我们还要给它加上相对的财务自由这个前提,不然就真的有点假清高了。

再次,打破孩子二元对立的世界观。孩子的攀比似乎是一种自觉的行为,这可能是一种生物性的竞争本能。他们会有意无意的问起“我们家的车和某某人的车哪个好”这类的问题,以前怕他太物质化我总是说别人家的车好,但他还总是问,后来我就跟他讲,车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车也是跑我的车也是跑,他能送孩子上学我也天天送你上学,他能带他的孩子到处玩我也能带着你到处玩,你说,几百万的车和几万块的车有多大区别呢?我这么解答之后他就很少再问这样的问题了,而且我觉得他可能对这个思路有了某种程度的领悟,后来当他问到我们这儿有没有豪宅的时候,我就反问他,什么是豪宅?他想了一会儿,很释然的跟我说,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人就挺好的。我说为什么?他说,你看,我们又有车,房子也挺大的,这样就挺好。我听了很欣慰。起码他在意识里已经觉得物质追求是有限度的了,这不就是一种解脱吗?其实孩子的世界都是二元对立的,我们要引导他打破这种二分法,在绝对的好与坏之间是存在某种偏离取向的,人不必非此即彼,我们还有更多选择。


所以,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永远没有错,钱是这其中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物质是一个基础,它是你履行责任、实践义务的能力保障,从一般意义上来说,金钱是不可或缺的。至于幸福感进阶的要求,《何谓良好生活》中有这样一句话:不是小康本身让人幸福,而是小康给了我们为事的自由,让我们有机会去完成“自我实现”。这句话我不是全部认同,起码前半句我是有异议的,小康当然能让人幸福,殷实的物质基础本身就是幸福的一部分,它给我们提供最起码的安全感和社会尊严。将物质成分剔除出“自我实现”之外这是不科学的,甚至是一种酸腐的矫情。当然,这句话的后半段我也深以为意,物质是基础,其上才是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生活要美妙,光有基础,再高也是无用。

当然,在此我们只是就金钱方面略作探讨,我们还没有谈到理想,因为我总觉得对太小的孩子谈论理想是不切实际的,人总要先认识了世界才能决定爱它的哪一部分。如果要选一个时机的话,我觉得起码要到初中毕业才敢正视这个课题。理想和兴趣都是幸福生活的重要加持,所谓“活得有趣”也不过是对这两者的关照,在物质的基础上,或者在摆脱物质束缚的基础上,这两者的发展和实现程度会从根本上决定幸福的高度。

什么是更高的追求?马斯洛谓之“自我实现”,陈嘉映说是“被需求的需求”,其实这是互通的两方面:前者更多关照自身,强调内修或术业成就,比如成为成功的科学家、作家、社会活动家或者企业家;后者更强调奉献,极端的道德功利者克勤克俭的“盘剥”自己以便用尽可能多的钱去帮助别人,别人对他的依赖使他充满力量和满足。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我们很难达成这两个方向上的极端成就,既不能成为业内顶尖也不能身体苦行去奉献他人,我们自身价值的实现和满足总还是需要更多的权衡和妥协,所谓幸福,无非也就是一种自我认可,时刻提醒自己保持精神的可塑性才能够为幸福感持续泵送力量。所以说,我们应该尽量避免遭遇“价值的取得是随着你的理想的实现而来还是随着你的理想湮灭而来?”这种严酷的问题,这里当然是有绥靖的成分,但也不单单如此,毕竟幸福的方式有很多种,培养自己多样性的价值追求永远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人应该活得自如,不然何谈幸福呢?

最后我还是想说,每个人都有他个殊的体制,没有人能够教会另一个人什么是好的生活,即便是自己的孩子我们也不可能依照自己的意愿模制他,更何况,如我一直所说的,我们自己都不能确定如何才能过好这一生,又如何去确切的指导孩子们呢?生活是要自己去慢慢体悟的,“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这是实在话,我们能做的大概也只是不要让他误入那些“确定”的歧途吧。身为父母,实则是件诚惶诚恐的事情,如法国电影《37°2》中所言:成为父亲,是一个男人最后的伟大冒险。我想,这冒险值得我们两代人共同去履历!




2017-9-28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何为良好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何为良好生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