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东京一年 7.0分

少女不少女

煎饼五毛人
2017-09-28 14:50:10

因为蒋方舟的推荐才去看了《被淹没和被拯救的》,觉得真是2017年遇到的好书了,正巧蒋方舟的新书《东京一年》出了,图书馆新开的新书直营店惶恐地摆放着两本新书,兴致勃勃得想来借着看,结果折腾半天也借不到。倒也没有下定决心去购买。于是无耻地下载了网上的文件,是epub格式的。第一次在电脑上看书,哈哈哈。还好内容不多,不然眼瞎是迟早的事。

现在想想,读的书大多都是逝者的书,不过我读书的一个兴趣点,就喜欢那种年代差异感,空间错乱感。不过读蒋方舟的书,是想与之,与现在的年轻读书人一起学习,进步,感受这样的世界。

比我预想中的厚重,但也比我预想中的轻浮。

厚重在于,我原本以为这是本游记,轻轻松松呆上一年,感受中日差异,像个小女孩一样,体会日本带来的清新与媚俗。然而,读的书果然多,的确就有了作家的悲伤。感觉每一次的游历美术馆,都会给她的生活画上浓厚的色彩。因为她的心是厚重的。由层层叠叠的历史观感,书中游历堆积而成。读的书越多,越容易对这个世界感到无能为力吧。我曾经看过一点点蒋方舟在旅游卫视的一个节目,看上去是个普通的女孩,长相穿着都很一般,倒是还记得她的羞涩又不加

...
显示全文

因为蒋方舟的推荐才去看了《被淹没和被拯救的》,觉得真是2017年遇到的好书了,正巧蒋方舟的新书《东京一年》出了,图书馆新开的新书直营店惶恐地摆放着两本新书,兴致勃勃得想来借着看,结果折腾半天也借不到。倒也没有下定决心去购买。于是无耻地下载了网上的文件,是epub格式的。第一次在电脑上看书,哈哈哈。还好内容不多,不然眼瞎是迟早的事。

现在想想,读的书大多都是逝者的书,不过我读书的一个兴趣点,就喜欢那种年代差异感,空间错乱感。不过读蒋方舟的书,是想与之,与现在的年轻读书人一起学习,进步,感受这样的世界。

比我预想中的厚重,但也比我预想中的轻浮。

厚重在于,我原本以为这是本游记,轻轻松松呆上一年,感受中日差异,像个小女孩一样,体会日本带来的清新与媚俗。然而,读的书果然多,的确就有了作家的悲伤。感觉每一次的游历美术馆,都会给她的生活画上浓厚的色彩。因为她的心是厚重的。由层层叠叠的历史观感,书中游历堆积而成。读的书越多,越容易对这个世界感到无能为力吧。我曾经看过一点点蒋方舟在旅游卫视的一个节目,看上去是个普通的女孩,长相穿着都很一般,倒是还记得她的羞涩又不加掩饰的笑容。人不能有偏见,这是可以克制的,但是克制不了偏好。我喜欢她真实的笑容。

轻浮在于,这本书太多的倾向于表达作者对于日本各作家,画家的感受,也引用了不少作家的文字,我总觉得这样倒是拉近了她与我们这些写写读书笔记的人的层次。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这毕竟不是小说,只是她的日记。再加上我总觉得色情和鄙夷常常会被用作是作者像读者谄媚的手段。

感觉蒋方舟比起作家,更像个很好的读者,不过作家和读者也不是那种转化升级的关系。关于读品,她写的深刻,但是她的自书却有点单薄,比起那些大作家来说。

不过,看到了平凡又是“精英”的她努力地生活着,我就觉得很踏实。

9月底读的书,我总有些愧疚,因为都是我逃脱学习英语的借口,嘿嘿。

好羡慕可以像那样呆在异乡一段时间......

---------------------------------------------------------------------------------------------------------------------------------------------------

因为弱势,反而偏要将身上生出一层角质来抵御想象中的“欺负”与“歧视”,撞得别人头破血流。

一个才女是否忠诚,是否努力地压抑自己的才情而恪守着社会规则,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有才华,勤奋,兼顾家庭的职业妇女被忘记,因为情史暧昧不清而被唾弃的“才女”留了下来,历史还希望她们再奔放些。

谈话交心往往陷入对彼此生活选择的不赞同,为了不破坏已经伤痕累累的情感联系,索性变得越来越沉默,终于相对无言。

然而脆弱或许是面对艺术最好的状态,没有镜头来掩盖自己的失措,不靠照片来让记忆偷懒,只能完全暴露自己,把画面铭记在脑海里,然后绝望地看那画面一点点褪色。

纳博科夫笔下契诃夫式的知识分子是这样的一类人:他集高贵情操和软弱无能于一身,这种情操到达人类所能及的最深层次,而同时他又无力将其理想与原则付诸行动,简直无能到了近乎荒谬的地步。他投身于道德的美善、人民的幸福、宇宙的安宁,但个人生活上却做不出任何有用的事情。他在模糊的乌托邦梦想中耗费着自己乡村的生命。他明知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值得追求的,但同时又越来越陷入平凡的泥淖。

而成年后还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天真一面的人,本质则是复杂的——至少是见过复杂,才知道天真有多可贵。

......因为沉没成本太高——那些逝去的时间,精力的投入,对别的人生选择的牺牲都无法挽救,所以只能给自己的人生选择寻找合理化的解释。

由于嫌恶或沉溺,作家会不知不觉地逾矩。感觉超越理智的限界,破坏形式,让人在那里窥见意外广大的原野。而且,只是‘导游’作者费尽心血的庭园为读者突然打开了常青藤遮掩高墙的门,瞥见另外的旷野,除了此时再遇不上这种机会。惊慌的作者发觉自己有误,再不把读者领到那个门的地方。

一个作家如何死亡的?从重复自己开始死亡。

看山看水,其实是从山水的目光看自己,看自己的短视和狭隘。

让艺术为自己的逾矩和不道德找借口。

我还是一个如此功利和虚荣的人,畏惧平稳生活带来的安逸,只能从进步里获得对自己的认可,感知自己在活着。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京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