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到死 成长到死 评价人数不足

你的失败,不比他的成功低贱

袋鼠的眼
我们活在一个被成功人士和成功故事笼罩的世界。

“95后创业者融资千万”、“某某青年如何屌丝逆袭月入10万+”......这样的新闻充斥在各种社交媒体上。

在这种“成功主义”的光芒下,大部分普通人很容易感到自己很失败,因此自惭形秽,进而陷入挫败和焦虑中:别人好像都在迈向人生巅峰,自己却在原地踏步,甚至越活越糟糕。

同时,泛滥的成功学和毒鸡汤又在推波助澜:“你都没真正努力过,凭什么羡慕别人”、“最怕你此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它们泾渭分明地将人生划分为两极,在将成功者吹捧上天的同时,否定了失败的普通人的人生。

然而,那些不成功的人生,真的都是“没真正努力过”和“碌碌无为”的吗?

本书作者布琳·布朗博士是休斯顿大学社会工作研究生院的研究教授,在勇气、脆弱、羞耻和同理心方面有深入研究。

在这本新书里,作者提出一个观点:要想从挫折中勇敢起身,我们必须认真回顾自己的失败,而这个过程,恰恰能让我们重新肯定自我,从而获得继续前进的勇气与信心。

回顾失败是必要的

首先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认为你失败就是“不够努力”、“碌碌无为”的观念,会在这个社会流...
显示全文
我们活在一个被成功人士和成功故事笼罩的世界。

“95后创业者融资千万”、“某某青年如何屌丝逆袭月入10万+”......这样的新闻充斥在各种社交媒体上。

在这种“成功主义”的光芒下,大部分普通人很容易感到自己很失败,因此自惭形秽,进而陷入挫败和焦虑中:别人好像都在迈向人生巅峰,自己却在原地踏步,甚至越活越糟糕。

同时,泛滥的成功学和毒鸡汤又在推波助澜:“你都没真正努力过,凭什么羡慕别人”、“最怕你此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它们泾渭分明地将人生划分为两极,在将成功者吹捧上天的同时,否定了失败的普通人的人生。

然而,那些不成功的人生,真的都是“没真正努力过”和“碌碌无为”的吗?

本书作者布琳·布朗博士是休斯顿大学社会工作研究生院的研究教授,在勇气、脆弱、羞耻和同理心方面有深入研究。

在这本新书里,作者提出一个观点:要想从挫折中勇敢起身,我们必须认真回顾自己的失败,而这个过程,恰恰能让我们重新肯定自我,从而获得继续前进的勇气与信心。

回顾失败是必要的

首先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认为你失败就是“不够努力”、“碌碌无为”的观念,会在这个社会流行呢?

布琳·布朗认为,大部分人其实没有认真地回顾过自己失败、犯错以及伤痛的经历,而是给自己编了一个自我否定的“故事”。

她自己就编过这样的“故事”:

一天早晨,布琳·布朗和丈夫史蒂夫在特拉维斯湖中游泳。

25年前,他们就是在水中相遇的,现在故地重游,让她心里充满感激之情。

她对丈夫说:“真高兴我们一起出来游泳,这里太美了。”

但丈夫却没有回应她。

也许他没听到?于是,布琳·布朗又说了一遍。

这一次丈夫只是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句:“是啊,我们游得挺带劲的!”但连看都没看她。

事后,两个人为这件事发生了争执。丈夫表示,自己是昨晚做了个噩梦,梦到孩子们在湖里发生了意外,所以他游泳的时候一直在“一边数着划水次数一边想回到码头”,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然而,在遭遇冷落的那一刻,布琳·布朗的第一反应,却是给自己编织了一个“我不够好”的故事:史蒂夫是因为她穿泳衣不性感、泳技太差而对她不理不睬。

作者发现,这种遭遇挫败,就认为“我不够好”的情况,非常的普遍:

“在我的研究中,许多经历过痛苦的人(包括分手、离婚、被伴侣背叛或者有一位漠然或疏离的父母或家庭成员)都表示,在面对痛苦的时候,他们都会编织出一段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故事。”

这种自我否定的情形,不仅仅发生在感情事件上。在关于自卑感的调查中,布琳·布朗也发现,很多怀疑自己毫无创意与能力的人,往往都能说出一件“别人认为他们在写作、艺术、音乐、舞蹈或是其他与创意有关的事情上做得不好的事件”。

为什么人们在遭遇挫败时,这么容易陷入自我否定中呢?

作者援引了英国教授兼科学作家戈特沙尔关于臆断思维的理论:

“他写道,‘对于臆断型思维来说,坏事的发生绝非偶然’,这类大脑会将人生的复杂因素化繁为简,从而创造出‘永远能让人聊以自慰的简单道理’。”

仔细想想,许多成功学与毒鸡汤里的“没真正努力”、“碌碌无为”,恰恰就是在这种臆断思维下产生的结论。

这些结论,让人们找到一个“简单道理”,来解释自己的不成功,避免了重新回顾失败时,必然要面临的懊恼、羞愧、后悔等等让人痛苦的情绪。

而布琳·布朗认为,直面这些情绪是很有必要的。

在接受皮克斯电影公司的邀请,去与编剧们交谈时,布琳·布朗发现,在所有主人公最终取得胜利的电影里,都有一个被称为“第二天”的一幕。在这一幕里,主人公已经伤痕累累,遭遇了各种失败,处在一个瓶颈阶段,ta只有通过回顾自己的失败,才能完成勇敢起身的过程。

布琳·布朗认为,“第二天”之所以不可或缺,是因为,只有认真地回顾失败,知道在跌倒的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才能找回真相,并重新肯定自己:我们是值得被爱、尽善尽美且创意十足的。

每个人都做到了尽善尽美

有人问米开朗琪罗:你是怎么雕刻出“大卫”这么伟大的作品的?
米开朗琪罗说:当我看到一块大理石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大卫在里面,我只是把多余的石块敲掉而已。

在布琳·布朗看来,回顾失败,重新肯定自己的过程,就像米开朗琪罗发现大卫一样。

她把这一过程称为挖掘“烂初稿”。

让我们先来看看书中提到的几个典型的“烂初稿”:

布琳·布朗接到一个活动组织的邀约,本想拒绝,却因为对方说了一句“我们希望你不要忘记那些在你像现在这么受欢迎之前就支持过你的人”,而违心地同意出席活动,却又因此闷闷不乐,为自己不能勇敢拒绝而沮丧;

一个新朋友跟布琳·布朗表示,那些用母乳喂养孩子少于一年的母亲,都是不尽责的。而布琳·布朗用母乳喂养孩子的时间,就远少于一年;

克劳迪娅的妹妹艾米,不但患有抑郁症,而且还酗酒。在家庭聚会中,她表现得端庄得体,但克劳迪娅去看望她时却发现她依旧醉生梦死,住在破败不堪、堆满垃圾的屋子里;

艾米表示克劳迪娅是家里唯一懂她的人,希望能得到姐姐的照顾,搬去和她一起住。可克劳迪娅却一心只想赶快离开妹妹的屋子,她告诉艾米,可以跟她电话多联系,却不愿意接受和她一起住。

初看上去,这些“烂初稿”上写的是:不懂拒绝他人的烂好人、不尽责的母亲、生活混乱的妹妹、冷漠的姐姐。

但如果对这些“烂初稿”进行深入地挖掘,故事就变得不一样了:

布琳·布朗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让她觉得被人视为“难伺候”是值得羞愧的,被人视为太过膨胀更加不可接受,所以她接受活动方的邀请,即是对对方的尊重,也免除了自己的羞愧;

两次怀孕的前二十周里,布琳·布朗都在剧烈的呕吐,虽然远不满一年,但在哺乳上这件事上,她一直在努力尝试,甚至触及了身体的极限;

艾米一直受到家人的过分关注,感到父母对待她的方式和对她的期望不公平,这也许就是她酗酒和抑郁的原因,但她在家庭聚会的时候却尽量表现得让父母感到喜悦,并且积极地寻求姐姐的帮助;

克劳迪娅的家庭生活因为艾米的酗酒早就是一团糟,如今她有了自己的婚姻和私人生活,害怕妹妹会毁掉一切,但同时又为妹妹的生活感到痛苦,所以希望能通过电话联系帮助到她。

在这里,我们看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局限,布琳·布朗受到的是自己的思想观念和身体素质的限制,克劳迪娅和艾米则受到家庭关系的影响,这都让她们面临各自的失败。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她们在各自的局限之中都尽到了最大的努力。

心理医生戴安娜就对布琳·布朗说过:“我觉得我们能够成长和变得更好,但我也相信,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尽力而为了。”

换句话说,每个人都不完美,但每个人都在各自的局限里做到尽善尽美。

回顾失败的经历,就像看待一块未经打磨的大理石,每个人身上的局限就是多余的石块,而其中包含的,就是一个已经“尽力而为”的完美的大卫。

书里引用了美国黑人作家玛雅·安吉罗说过的一句话:“我当时所做的以当时的所知为基础。现在,随着所知的增长,我做得更好了。”

和玛雅一样,没有人是全知全能的,一个人真正的局限就是认知的局限,有人不知道如何自控,有人不知道如何突破心理障碍,有人不知道如何培养责任感,有人不知道如何去爱与被爱,但每个人都在靠自己的所知去做到最好。

而《幸福课》、《自控力》等等公开课的流行,微信上到处传播的干货文章,出版社每年成百上千的人生管理类书籍的出版与热销,恰恰证明了大部分人,都在努力突破自己的局限。

我们需要的,不是那些打压那些“失败者”、否定努力、让人自我怀疑的心灵鸡汤,而是让人们意识到:每个人身上,都存在一个尽了最大努力的完美大卫。

我们需要的,也不是成功人士的励志故事,而是一片更优质的社会土壤,让每个人更好地成长:让无能者变得有力,让悲观者勇敢前行,让无知者变得有识,让散漫者学会自控.....

就像米开朗琪罗敲掉多余的石块一样,“随着所知的增长”,我们也将敲掉身上局限自己的枷锁,去收获一个更丰盛的人生。

我们比世界说的好多了

布琳·布朗在书里说:

在将诱发自卑感的理念与现实情况比对的过程中,我们往往要对身份、标签以及陈规陋习进行深挖。

这个社会充斥着各种诱发自卑感的理念,而它们给我们打上的身份、标签往往是:“失败者”、“碌碌无为”、“不够努力”、“一事无成”......

但这些都是片面而武断的,作者认为,当一段人生经历被贴上负面标签后,我们就会忽略掉其中的正面价值。

比如:

当布琳·布朗没有强硬地拒绝出席活动时,如果贴上一个不懂拒绝的“烂好人”的标签,我们就容易忽略她表现出来的对他人的尊重;

当被贴上“生活颓废”、“醉生梦死”的标签时,我们就容易看不到艾米对父母的体贴,也容易忽略她在积极地寻求帮助;

当断定克劳迪娅“冷漠”时,我们也就否定了她身上的另外一些品质:对婚姻生活的珍惜,对自己私人生活的负责,勇敢地划定属于自我的界限。

这些被忽略的品质,布琳·布朗称之为“被遗弃的自我碎片”,而找回它们的过程,就是心理学家卡尔·荣格所说的自性化的过程。

这种自性化的重要性在于,只有找回那些被忽略的“自我碎片”,我们才能客观而全面地看待失败的人生。

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就提供了这样一个视角:新垣结衣扮演的森山美栗是一个研究生毕业,却惨遭职场淘汰的失败者,不得已做起了私人家政服务。

但导演并没有刻画出一个颓废的失败者,而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充满激情、活力四射的青春少女,一个认真细致、尽职尽责的家政服务,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生活伴侣。

就像森山美栗一样,每个人都是多面的,一个没有“融资千万”、“月入十万+”的失败者,未必不是一个体贴的伴侣、孝顺的儿女、尽责的父母、仗义的朋友、勤恳的员工......

布琳·布朗说:我们编织的最危险的故事,就是那些贬低我们内在价值的故事。

去失败中找回这些“遗失的碎片”,就是让我们重新意识到:没有成为一个成功人士,并不能贬低我们内在的价值。失败者的人生从来都不像成功学所说的那样“碌碌无为”,更加不会是“一事无成”。

我们失败者,同样拥有美好的品质,我们的人生价值,也不比那些成功者来得低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成长到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