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失掉灵魂,纵欲者失去心肝。

runsam

很少阅读这样具有专业学术意味的书籍,实在抵挡不住赫赫威名,以及对宗教精神对现世生活的影响很感兴趣,故拿来啃完。

我首先惊奇于文字表达的通俗和清晰,读起来几乎不费劲。然后欣赏马克思韦伯对于他研究领域的态度,逻辑清晰、丝丝入扣,为表达一个观点会费劲力气从多方面求证以证明。

简单聊聊本书要告诉我们什么,提及资本主义,我们往往联系到了“贪婪”“沉溺物欲”“世俗”此等词汇,然后会觉得这个体系的建立者一定是此等品质更为突出的人,实则恰恰相反,在宗教改革后,脱离了传统天主教精神权威后,欧洲各地不同的涌现了对于宗教生活伦理有着新思想新认识的人,德国的路德宗,荷兰瑞士等地的加尔文宗,英国的清教徒等。他们都表现出了一种禁欲主义的特征。

清教徒

特别在改革派(加尔文宗、清教徒)的追随者中,勤劳和节俭就是他们在世俗生活中最大特点,西方对于劳动的古...

显示全文

很少阅读这样具有专业学术意味的书籍,实在抵挡不住赫赫威名,以及对宗教精神对现世生活的影响很感兴趣,故拿来啃完。

我首先惊奇于文字表达的通俗和清晰,读起来几乎不费劲。然后欣赏马克思韦伯对于他研究领域的态度,逻辑清晰、丝丝入扣,为表达一个观点会费劲力气从多方面求证以证明。

简单聊聊本书要告诉我们什么,提及资本主义,我们往往联系到了“贪婪”“沉溺物欲”“世俗”此等词汇,然后会觉得这个体系的建立者一定是此等品质更为突出的人,实则恰恰相反,在宗教改革后,脱离了传统天主教精神权威后,欧洲各地不同的涌现了对于宗教生活伦理有着新思想新认识的人,德国的路德宗,荷兰瑞士等地的加尔文宗,英国的清教徒等。他们都表现出了一种禁欲主义的特征。

清教徒

特别在改革派(加尔文宗、清教徒)的追随者中,勤劳和节俭就是他们在世俗生活中最大特点,西方对于劳动的古典看法是维持人与自然联结的必要手段,而改革派则赋予了劳动以荣耀(现在我们都能体会到),他们把中世纪苦行修士的修道生活从门里搬到门外,把整个外部世界当成修道场所,格外勤劳、卖力的工作,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荣耀上帝的最佳方式。除了懒散,他们也很反感天主教艺术风格的浮华,在生活上一切从简,生活用品皆采用标准生产方式(这也是资本主义的标志),当一个人只赚钱不花钱会发生什么?这就是资本主义资本原始积累的最大原因。

韦伯很反对世俗观点对于资本主义“贪婪”的普遍看法,他认为渴求更多的财富是古今全世界人类的人性特点,而当人们把“劳动、合作、批量生产”以绝对敬虔的信仰态度去做时,就会爆发前所未有的力量。

但在资本积累的后续阶段,已经不需要宗教精神作为支撑了,当前辈把金钱用于继续劳动(投资)而不是储蓄和购买奢侈品,资本主义的号角已然吹响,随着五月花号开到美国,相比劳动,本杰明富兰克林已经把赚钱当作荣耀了。随后世界则越来越世俗化,到了现代世界,在纽约的钢铁森林中,宗教精神已经看不到了。当精神权威或被推翻(天主教)或自行消磨(新教改革派),人们打磨出可供资本主义消费的普世价值观,过起了物质驱使,物质享乐的绝对物质生活。

纽约夜景

18世纪智慧的英国神学家约翰卫斯理(循道宗)仿佛早已预示到了这一景象:“我感到忧心忡忡的是,无论哪个地方,只要财富获得增长,那里的宗教精神就会以同样的比例减少,因为我无法相信,真正的本质宗教能够长久下去,好的宗教必然会促进勤俭的行为,而勤俭的行为必然带来财富。随着财富增长到一定程度,骄傲,愤怒,对世俗的热爱就会卷土重来。

很多学者从韦伯的这本书中读到了对于资本主义价值的肯定,但我认为他初衷只是想从社会学的角度去讲历史,但在全书的最后阶段,他表达了一点他的态度“没有人知道在这惊人发展的终点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先知,没人知道会不会有一个旧有观念和理想的复兴,如果不会,那么会不会在某种骤然产生的妄自尊大的情绪掩饰夏,形成一种机械式的麻木和僵化呢?同样没人知道,但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评说资本主义的后续阶段:专家丢掉了灵魂,纵欲者失去了心肝,这个无用的东西幻想它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文明高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