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很强大,但你自己更强大 ——读《碟形世界:猫与少年魔笛手》有感

南歌子

“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 这就是碟形世界,一个不同于《哈利·波特》和《魔戒》的世界。 《猫与少年魔笛手》与前两者有相似之处,都是奇幻类小说,我在书中遇见了会说话的猫和会思考的老鼠们。 不同之处在于,这个世界是没有魔法的,不存在用魔法打败魔法这样的事件,能够打破碟形世界诡异之处的只能是你自己。 普切拉特写文章时化用了现实生活中从德国流传下来的“魔笛手”以及广为人知的《穿靴子的猫》的故事,这使读者在看见标题时,心中就有了一阵熟悉感。 但在《碟形世界》中,魔笛手驱赶老鼠却是一个把戏——是由一只叫做莫里斯的猫指导、看上去傻乎乎的少年基思扮演、老鼠们配合的把戏,这样的构思颇让人觉得新奇。 当猫和老鼠们发生了变异,有了思想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了。以毒豆子为代表的老鼠渐渐觉得自己不能再做不道德的事,它们想为自己找到一个小岛——一个专属于老...

显示全文

“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 这就是碟形世界,一个不同于《哈利·波特》和《魔戒》的世界。 《猫与少年魔笛手》与前两者有相似之处,都是奇幻类小说,我在书中遇见了会说话的猫和会思考的老鼠们。 不同之处在于,这个世界是没有魔法的,不存在用魔法打败魔法这样的事件,能够打破碟形世界诡异之处的只能是你自己。 普切拉特写文章时化用了现实生活中从德国流传下来的“魔笛手”以及广为人知的《穿靴子的猫》的故事,这使读者在看见标题时,心中就有了一阵熟悉感。 但在《碟形世界》中,魔笛手驱赶老鼠却是一个把戏——是由一只叫做莫里斯的猫指导、看上去傻乎乎的少年基思扮演、老鼠们配合的把戏,这样的构思颇让人觉得新奇。 当猫和老鼠们发生了变异,有了思想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了。以毒豆子为代表的老鼠渐渐觉得自己不能再做不道德的事,它们想为自己找到一个小岛——一个专属于老鼠们的乐园,在那里它们会有自己的制度、自己的秩序…… 为此,它们答应莫里斯再干最后一票,一起去到了“糟糕的布林兹”——一个改变了命运的地方。 在布林兹里,老鼠们头一次感受到了变异之后的恐惧,它们本是有着思想的老鼠,自认为行为应当高于“吱吱”们一等,但当恐惧来临时,它们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吱吱”,会惊慌失措地到处逃窜。 但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它们也就不再只是会惊慌的老鼠了。 黑皮是实际主义者,面临困境时,它知道,要行动,靠行动走出一番天地。在迷茫之后,它发现自己甚至其他的突变老鼠们依旧是在桶中奔跑的老鼠。 毒豆子是一只有远见的老鼠,它如黑皮所说,也是一位扫夹猎人,用它的头脑、它的远见清除着前方未知的障碍。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成为了战胜“蜘蛛”的那只老鼠。 这些迷茫着的、思考着的老鼠,又何尝不像人呢?就如黑皮在房梁上往下看,看见底下黑压压的一片人时,脑子里冒出的“桶中的老鼠”一样。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一本书籍未介绍完还是其他原因,至今我仍未知道,老鼠们为什么会变异?莫里斯在遇见基思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以至于它丢了几条命? 故事的最后,作者貌似想绕一个圈,表示事情的循环,不过这样莫里斯似乎需要有极大的远见才行呀,而且这么发展下去,指不定莫里斯又会丢掉几条小命,我还是希望它能好好活下去,努力坑钱的,毕竟这样有良知的猫并不多见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