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故为敌 何故为敌 8.1分

《何故为敌》书评

远山长慕
自人类诞生以来,冲突就持续不断。一千年多年前的冲突叫做王公贵族的冲突,直到18世纪,法国大革命才结束。而从拿破仑开始,在法兰西四处征战的过程中,其他欧洲文明也开始觉醒,形成了民族国家之间的冲突。进入20世纪,世界上发生了两场意识形态的冲突:一场是法西斯集团与反法西斯同盟之争,第二场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争。划分阵线不是按照民族国家,而是按照信仰。二战以后,在资本主义阵营中,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和欧洲深深的绑定;社会主义也如此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初期,是国际共处主义的一个分支机构,这些都远远超越了国家的概念。站在21世纪回顾历史,可以看到冲突演变至今,已经产生了多种多样的形式。
冲突形成背后的机制原因一直都是学界重要的课题。关于冲突,传统学者大多是从暴力冲突中的客体去寻找答案。埃尔维特认为,冲突的背后是人们获取物质利益的经济动机。人们对资源的渴求造成了冲突。而亨廷顿则将问题的中心从冲突的客体转到了冲突的主体——文明上面。亨廷顿认为,冲突源于各个文明之间的差异,尤其是在不同文化相交的断层线上,很容易产生战争。他认为文明的冲突正在改变秩序,各个国家都以文明选边战队。911恐怖袭击的发生就是文明冲突理论...
显示全文
自人类诞生以来,冲突就持续不断。一千年多年前的冲突叫做王公贵族的冲突,直到18世纪,法国大革命才结束。而从拿破仑开始,在法兰西四处征战的过程中,其他欧洲文明也开始觉醒,形成了民族国家之间的冲突。进入20世纪,世界上发生了两场意识形态的冲突:一场是法西斯集团与反法西斯同盟之争,第二场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争。划分阵线不是按照民族国家,而是按照信仰。二战以后,在资本主义阵营中,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和欧洲深深的绑定;社会主义也如此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初期,是国际共处主义的一个分支机构,这些都远远超越了国家的概念。站在21世纪回顾历史,可以看到冲突演变至今,已经产生了多种多样的形式。
冲突形成背后的机制原因一直都是学界重要的课题。关于冲突,传统学者大多是从暴力冲突中的客体去寻找答案。埃尔维特认为,冲突的背后是人们获取物质利益的经济动机。人们对资源的渴求造成了冲突。而亨廷顿则将问题的中心从冲突的客体转到了冲突的主体——文明上面。亨廷顿认为,冲突源于各个文明之间的差异,尤其是在不同文化相交的断层线上,很容易产生战争。他认为文明的冲突正在改变秩序,各个国家都以文明选边战队。911恐怖袭击的发生就是文明冲突理论的最好见证。而德国著名民族学家李峻石则在此基础上更加深入的去探讨了文明内部之间的冲突。文明之间的差异固然导致了世界上大型的暴力冲突,但在各个文明的内部依旧会发生如卢旺达大屠杀的内部残杀,这显然无法用宏大的文明冲突理论去解释。李峻石的《何故为敌》一书就对文明内部、族群之间的冲突做出了最好的解释。李峻石以暴力冲突中的主体——人(部族)为研究对象,研究主体的社会身份认同,从微观的个体行为现象入手,打破了以往阶级的思维模式,深刻地分析了族群性和冲突之间的联系,提出了族群和宗教上的差异并非冲突发生的原因,冲突的本质是身份认同问题。
经过30年的田野调查,李峻石创新性的提出:族群性并非冲突的原因,而是随着冲突进程才得以体现。族群性是在冲突的进程中发展起来的,是在有强制性边界、排斥政治或者是在需要形成联盟时才形成的。“在冲突之时,人们对自己群组边界的划分更加严格,也就是说族群性不是原因,而是结果。”正如作者列举的索马里一例,索马里在宗教和族群上具有同质性,但却产生了极其惨烈的冲突。
然而,人们长期以往认为导致分裂和解体的原因是“族群性”,作者认为这些观点有失偏颇:
1.文化差异即“族群性”,是族群冲突的原因。作者认为“族群性”取决于人们如何定义自我与他者,对族群性的重新强调是族群冲突的结果,而非原因。索马里的居民在文化、语言和宗教方面都具有同质性,但是这样的同质性并没有带来社会和平。反而有29种语言和不同族群的肯尼亚一直都相对稳定。
2.文化碰撞反映了古老的、世代相传的、根深蒂固的独立。作者以卡伦津人为例,指出族群历史是否久远与族群动员上的强力程度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不同群体是否存在长期的敌意与其冲突的强度无关,更非导致冲突的原因。
3.“族群性”是普遍存在的,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归属于某一族群。作者认为,族群性绝不是人类自然的或者普遍的组织构成原则。从族群本身看,族群中的个体并不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属于某一族群,它的出现实际上是殖民统治的结果。殖民者根据殖民地的语言、人种、部落进行划分。
4.“族群性”具有先天归属性,这意味着在常规情况下一个人不能改变自己的族群归属。实际上,族群归属是可以转化的。在肯尼亚北部存在着不同族群之间的转化,但变化的知识族群成员的归属身份,该族群特有的文化特征不一定需要改变。
5.族群是一个由共有祖先的群体。作者认为从生物学的角度看,族群的形成与五中生成的过程类似,但并不与相同的血缘群体捆绑在一起。
6.族群具有地域性。族群非地域性,拥有地域意义的共同体是国家,尤其是民族国家。但民族国家也只是一个外在结构,其内部存在着不同的自我身份认同。
李峻石认为,以上六点都忽略了微观层面上的身份认同的转变。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下,特定的身份认同中的文化内容、群体边界的改变才是真正导致冲突的根源。族群性并非冲突的原因,而是冲突进程中的表现,人们不应该把族群冲突的原因简单归于族群性的差异。
身份认同是最本质的导致暴力冲突的原因。语言、宗教、族群徽记等都是身份认同的重要表现。李峻石以东非族群之间的互动为例,逐步分析了这些身份认同是如何导致了冲突的产生。
1.族群徽记、标记符、身份标志物
每一个族群都有其独特的徽记、标记物、身份标志物,这些特性将他们和其他族群相互区别,同时也从文化和心里上加强族群内部对族群的认同。例如十字架在基督教世界中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象征,它既能唤起耶稣为人类所杀害的记忆,也是在十字军东征中用于区分敌友的标志。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象征,也加强了信众对基督教的认同感。李峻石考察非洲部族时发现,这些部族中也存在着许多带有身份认同的标记,如名字、部族特有的事物禁忌、起源传说、歌曲等。如在伦迪勒人中年长者需要佩戴常规铝制耳制,插入上方耳廓的塑料管的顶端须有一只大珠子。通过标志物就可以将年长者和其他人区分开来。这些标记物都是具有高度可见性的身份认同,当然,族群中还会存在一些不可见的身份认同。这些标记物都是区分我者与他者的物件,也正是对我者和他者不同认识才为冲突提供了一个温床。
2.宗教观念
李峻石通过对非洲伊斯兰教的宗教观念,指出宗教身份认同也是导致冲突的重要因素。在非洲伊斯兰教中,洁净与权力之间有直接的关联,如果一个人没能保持某种特点的洁净标准,就可能会失去仪式意义上的权力。特别是当入教者人数的不断增加,洁净与权力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紧密,换言之,宗教对权力拥有者的要求会变得更加严格,以便将一些人排除在外。李峻石称这样的现象为“收紧化”,标志着宗教的排他主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宗教极端势力和原教旨主义会产生。随着信教人数的增加,起初倾向于容忍的伊斯兰教也开始呈现“收紧化”的趋势,因为仅靠穆斯林的身份无法获得更多权利,所以人们需要让自己身处较高的级别。
3.语言
语言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族群认同,是族群性的最直观表达方式。人们倾向于相信讲同样语言的人似乎更容易团结到一起,实际不然。只有当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等因素足以让族群产生强烈的归属感和共同感,这样的族群才可以包容语言的多元性;一旦缺乏其他方面的其基础,无论有多大的语言同质性都无法阻挡族群的分化。
从上述几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正是在群体之间的互动中,人们从标记物、语言、宗教等方面严格地区分我者与他者往往才导致了激烈的冲突。不过这样的冲突并非无解。从建构主义的理论看,个体间的互动建构观念。正是族群之间的互动才形成了异己的观念导致冲突,所以只要能够引导族群之中良性的互动,冲突矛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避免,因此如何处理好族群之间的界限、如何让族群之间进行良好有效的沟通是当务之急。
总而言之,《何故为敌》一书从微观个体的行为入手,对族群认同和矛盾化解进行了详细严谨的研究分析,这对于我们思考当代族群间的冲突问题能够有积极的作用。在研究民族问题中,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加关注微观个体的行为,探究他们对我者和他者的态度,这样就更能明白族群背后的政治经济诉求,化解族群间潜在的冲突,最终实现天下大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何故为敌的更多书评

推荐何故为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