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在创造另一个世界,而是重新想象我们的世界

江湖

在故事的开头这样写到“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 这就是碟形世界。”在碟形世界里,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付够了钱,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得罪了他,被带走的就是孩子。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工具”而已—— 一只一不小心获得了思考能力的猫。而老鼠们,以寻找“鼠类理想国”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则是这个团队里的最佳“鼠灾”演员,同时也是团队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因为他们太有“道德感”了。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糟糕的布林兹”的小城,准备最后一次施展这个诡计,但事情却有些不对劲……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在小说中,普拉切特老爷子对于比喻的应用可以说在我看过的文学作品中是首屈一指的,更难得的是我能看懂大部分,即便在有文化背景差异的基础上。当然一部分肯定要归功于译者胡纾,不过这一点我会另开帖子去谈。他将魔幻的,心理的事物和色彩、声音等不便于描述的东西都转化为一种生活情景或更加具化的...

显示全文

在故事的开头这样写到“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 这就是碟形世界。”在碟形世界里,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付够了钱,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得罪了他,被带走的就是孩子。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工具”而已—— 一只一不小心获得了思考能力的猫。而老鼠们,以寻找“鼠类理想国”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则是这个团队里的最佳“鼠灾”演员,同时也是团队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因为他们太有“道德感”了。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糟糕的布林兹”的小城,准备最后一次施展这个诡计,但事情却有些不对劲……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在小说中,普拉切特老爷子对于比喻的应用可以说在我看过的文学作品中是首屈一指的,更难得的是我能看懂大部分,即便在有文化背景差异的基础上。当然一部分肯定要归功于译者胡纾,不过这一点我会另开帖子去谈。他将魔幻的,心理的事物和色彩、声音等不便于描述的东西都转化为一种生活情景或更加具化的侧面,因此读者稍加思索便能在脑海中浮现出最为贴切的感受。其次,老爷子真正地将幽默作为一种手段而非目的,放置在他的故事中。这使得幽默犹如树叶和花朵,再过繁盛也不会影响到故事主干的走向。我往往在看完一个故事后,既笑的肚子疼又震撼于故事的整体架构,从而产生一种畅快淋漓却又回味无穷的观感。再次,我们在其他作品中常看到两种人物塑造的失败案例。一是人物的样板化。朱光潜先生说,文学的创作,一定要竭力避免套板反应。塑造大家都用烂的人物性格、形象、语言,就像是把素材打包,到哪里都用同一套,让读者在一段话的长度里就知道这人物接下来会说什么,会做什么,而且还非常无聊和尴尬,这就使人物失去了产生魅力的可能,变得索然无味。二是角色数量的失衡。有些作者在对待角色数量时非常随意,发现故事圆不回来就新添角色,用完了就放在一边,或者又新添剧情塑造新人物,就好比和面时水面乱添,永远无法给人完美的观感。或者是在系列作品中来来回回只用几个熟悉的角色,让这些角色的形象自相矛盾,产生支离破碎之感。而老爷子的作品,每个人物都与其他作品截然不同,即使是龙套,也互不相同。

《 碟形世界》里主要是那群叽叽喳喳的猫、老鼠和小孩子,调皮的动物如孩童般和傻乎乎的成人的世界共生共处的构想完全是孩子的视角。让老鼠为城市打工表演,戏弄愚蠢的捕鼠人。这个故事算不上魔幻,或者说魔幻程度与Edward Lear的《The Owl and the Pussy Cat》不相上下,与王子屠龙救公主的故事差不多,和《怪物史莱克》以及《长发公主》(Tangled)的类似。当然,揭开所谓“魔幻”的面纱,它不失为一个非常讨孩子喜欢的故事。每一个小角色,都被刻画得栩栩如生,机灵可爱,不禁把自己也代入其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