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京都议定书 拯救京都议定书 评价人数不足

最吸引眼球的是这个全球碳交易市场

数数
2017-09-27 19:02:21
气候变化毫无疑问是全球性政治议题,但我此前还真没有仔细看过这方面的文献。资源、环境、生态,这些我都曾有所涉猎,气候变化议题还真与这些不完全一样。

此书讲《京都议定书》的前世今生,其形成过程,以及面临的困境——因为它应在2012年失效,必须有后续协商文本替代;最后简略交代其后续的“拯救”行动,包括哥本哈根会议(2009)的受挫,然后是坎昆会议(2010)的酝酿,德班会议(2011)的拯救,多哈会议(2012)正式启动了《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

有关后一段,还需要找其他文献来补足,不仅因为没有涉及最近几年达成的《巴黎协定》,即使是哥本哈根会议也不见其详——作者说,“哥本哈根会议上的主要气候谈判都是秘密进行的,具体过程不为公众所知”。

读完全书不难意识到,《京都议定书》之所以能够问世并延续下来,与全球碳交易市场的设计和运行有直接关系,后者从技术层面为这个全球协议提供了前提和支撑。国际政治我不懂,这里就重点简述一下这个全球碳交易市场的独到和有用之处。

1. 碳排放、气候变化是需要全球协商的大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是零和游戏,各国都是以邻为壑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唯独气候变化这件








...
显示全文
气候变化毫无疑问是全球性政治议题,但我此前还真没有仔细看过这方面的文献。资源、环境、生态,这些我都曾有所涉猎,气候变化议题还真与这些不完全一样。

此书讲《京都议定书》的前世今生,其形成过程,以及面临的困境——因为它应在2012年失效,必须有后续协商文本替代;最后简略交代其后续的“拯救”行动,包括哥本哈根会议(2009)的受挫,然后是坎昆会议(2010)的酝酿,德班会议(2011)的拯救,多哈会议(2012)正式启动了《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

有关后一段,还需要找其他文献来补足,不仅因为没有涉及最近几年达成的《巴黎协定》,即使是哥本哈根会议也不见其详——作者说,“哥本哈根会议上的主要气候谈判都是秘密进行的,具体过程不为公众所知”。

读完全书不难意识到,《京都议定书》之所以能够问世并延续下来,与全球碳交易市场的设计和运行有直接关系,后者从技术层面为这个全球协议提供了前提和支撑。国际政治我不懂,这里就重点简述一下这个全球碳交易市场的独到和有用之处。

1. 碳排放、气候变化是需要全球协商的大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是零和游戏,各国都是以邻为壑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唯独气候变化这件事情,将所有国家所有人绑在一起。如果你接受二氧化碳排放加强了温室气体效应、由此造成全球变暖这种基本判断的话,大家就必须坐下来一起协商如何避免这件事情。因为,单独一个国家无法将气温隔绝起来保护自己,同时,一个国家单方面采取预防行动也没有用。气候就是一个全球共享的公共产品,进而为避免气候变暖的二氧化碳排放也变成一项公共产权。

面对这个公共产品,各国如何承担减排责任,就需要解决其分配的问题。这可是一项重要的利益关系,于是变成吵架的源头。在此问题上有立场鲜明的两个集团:“北方”代表发达国家,在此前的工业化过程中已经大量排放二氧化碳,是当前气候变化的主要责任承担者;“南方”代表发展中国家,面临着后续发展,因此有很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前景。

两大集团架吵得很凶,但在必须合作前提下最终达成的共识,是明确写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具体而言,工业国家应率先采取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发展中国家则不承担强制减排的义务,除非其得到补偿,否则不但可以继续排放,而且还可以提高排放水平。

问题是工业国家如何实现减排?这个减排过程中有没有具体的行为选择?是否必要做成本效益分析?如果鼓励发展中国家减排,如何能够使其得到补偿?归纳起来,在二氧化碳减排这个议题上,效率与公平二者同时存在。如何设计具体的操作工具,能够同时满足这两方面的需要,《京都议定书》必须给出答案。

于是有了全球碳交易市场这个创意。本书作者就是这个创意的始作俑者,并由此而享誉全球(当然也有很多反对者)。

2. 碳交易市场的思路与实施步骤
碳交易市场是依赖行政力量创建出来的。具体实施包含两个基本步骤:第一,要在全球各国分配二氧化碳排放份额(简称配额),第二,持有者可以在此市场上交换其配额。这样,每一个参与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成本效益分析结果,决定是保有配额(自己排放)还是出售配额(获取收益),交易各方合起来的结果,就可以在供求之间架起桥梁,第一可以使排放总额能够得以控制,第二可以使减排成本达于最小,总之,可以保证减排的效率。

保证效率是市场的基本要义,这似乎并不稀奇。全球碳交易市场的稀奇之处在于它同时还兼顾了公平,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公平。之所以能够达成上述效果,第一是因为碳排放份额(相比于实际排放水平,就可以确定减排数额)的分配,减排责任主要在工业国家(工业国家之间也有差别),发展中国家不承担减排责任,而且还给予更多的排放权;第二是因为该市场在全球有效,一个国家可以到另一个国家以不同方式实现减排。通过这样的交易,对一方(北方国家)而言,是以较低的成本实现了减排,但此行为则惠及了另一方(南方国家),支持其可以适度的碳排水平实现经济增长和生活改善。

与碳税比较一下,可以显示碳交易市场的优势。第一,碳税是以强制性征税来提高碳排放经济行为的成本,以此达到减少碳排放的目标;第二,从头到尾都带有行政色彩,需要设置专门的全球机构征税,然后还要考虑后续税金的分配使用问题,其间的执行成本难以估测。相比之下,碳交易市场前期也需要有行政干预,但后期则会按照市场规则发挥作用,在此过程中,大大降低了履约成本,还解决了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和技术援助问题(即所谓在补偿前提下的减排),使其具有了财富转移效应。

3. 全球碳交易市场的辅助工具
实现全球碳排放权交易,有两个辅助工具。一个是有强制性排放限制的工业国之间的“联合履约机制”(简称JI),允许一个国家在另一个国家直接投资减排项目。另一个是所谓“清洁发展机制”(简称CDM)。

CDM被誉为“京都惊喜”,值得特别关注。原本南方国家因为没有减排限制,可以不参与全球碳交易市场,这个CDM的作用在于:鼓励北方国家向南方国家实施投资和技术转移,使双方发生联系,从而将南方国家也纳入了统一的全球碳交易市场。

具体做法是:工业化国家可以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减排项目,将减排量计入自己的减排额度。对北方国家而言,可以大幅度节约资金,作为回报,发展中国家则可以从直接投资和技术转移中受益。反过来也可以这样运作:南方国家自己投资减排项目,然后通过CDM出售所产生的减排额度,然后获取收益;或者由第三方(营利机构或非盈利机构)来做然后在全球碳交易市场出售。

此后伴随情况变化,CDM还有进一步改进。比如,得益于从碳封存到碳捕捉的技术开发,发电过程中可以直接从大气中捕捉额外的碳,减排向减碳演化,如果能够将这些“负碳”技术纳入CDM,发展中国家就可以在碳交易市场上出售大量的碳信用,一方面获取商业利益,同时降低了地球大气中的碳浓度。也就是说,碳交易越来越具有了金融交易的性质。

4. 大国博弈
这是一个全球协商的过程,其间肯定争吵不断。有背叛,有反水,强词夺理,言而无信,还有一些具有戏剧化的场面,正应了作家萧乾当年说的话:人与人之间会有利它,国与国之间却只有利益(大意)。其中值得专门讲出来的,就是美国和中国。

《京都议定书》在正式生效、成为国际法之前,必须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批准,其中一个数量标准是所包括的工业国其排放量至少占到全部工业国排放总量的55%。这个标准意味着,个别国家没有否决《京都议定书》的权利,但它却赋予了美国和俄罗斯整体否决权:两个国家某一个单独否决,不影响其生效,但如果两国同时否决,《京都议定书》就无法生效。

《京都议定书》缔结后一直没有生效,就是因为俄罗斯和美国的拖延。直到2004年年末俄罗斯批准,《京都议定书》才在2005年2月16日正式生效,这距离当初1997年的缔结时间,已经过去了8年。此后《京都议定书》也都是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运行的。我们可能都知道最近特朗普对《巴黎协定》很不感冒的事情,但美国说了不算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次是小布什。

为什么美国拒绝批准《京都议定书》?所瞄准的目标就是中国,提出如果中国不接受排放限制,它就不加入碳交易市场。其中缘由:

中国属于发展中国家,照理无需承担减排责任,但近三十年的经济崛起,确实给碳排放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比如当时有一种说法,全球每周建造的两座火电站中就有一座在中国。再加上巴西、印度等国家,如何承担减排责任成为美国要挟的理由。这是一。

CDM实际运作中,超过60%(一些年份超过80%)的项目投资流入中国,留给非洲的项目投资则微乎其微。由此使人们担心:这一机制是否满意达到当初设定的目的。这是二。

从根本上说,这些都是中国和美国大国竞争博弈的一部分,地缘政治的组成部分。

5. 其他点滴和阅读感受
关于气候系统,还有很多问题科学家不能给予答案。比如,如何预测全球气候变化,全球气候系统的临界点在哪里,改变全球气候变化的速度和程度的反馈效应有多大,等等。

面对南北两大集团的严重对立,必须找到对双方都有利的解决办法。作者认为,只有双方都反对的方法才是最可行的。她所提出的全球碳交易市场,就是这样一个双方都反对的设想。甚至环境学家也不喜欢:市场是环境的敌人,我们怎么能用市场来解决当代最大的环境问题呢?

美国和欧洲同属北方集团,但在减碳基本机制选择上却有不同。欧盟比较喜欢碳税,但美国更偏爱碳交易市场。

《坎昆协议》认可了以下两个原则:所有国家必须承认他们的历史排放(主要指工业国家),所有国家应该为它们的未来排放负责(主要指新兴经济体)。这应该是南北集团相互妥协的结果,是一个进步。正式在坎昆会议上,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国家和欧盟、美国一样,签署了2020年以前的“自愿减排目标”。

在这样一篇短文中,肯定无法全面复述作者提供的全部信息。所以,我这里要说的是:欲知详情,去看书吧!

最后说一句:此书文字多少有些啰嗦,很多话在其中说了N多遍。当然,作为全球碳交易市场的设计者,不免会有些自我欣赏,生怕别人不明白、不重视,这种心态还是可以理解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