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炉香 第一炉香 8.4分

初读沉香屑

2017-09-27 18:16:34
自从开始上班已经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去欣赏一本小说,闲下偶然间翻到了一段第一香炉的片段,“梁太太一双纤手,搓得那芭蕉扇滴溜溜地转,有些阳光从芭蕉扇的筋纹里漏出来,在她脸上跟着转...”短短的几行字就勾勒出了人物的神气。也难怪有人说大多文人咬文嚼字,佳句偶得一吟双行泪,而张爱玲信手拈来。实在让我没有理由不读下去。
  开篇就很惊艳,“请您寻出家中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讲完了。”过眼间文字已化作略带风尘的女声在耳边娓娓道来, 不知觉就被带入了故事中。
  葛薇龙初次出场时还是一个稚嫩、未谙世事的小姑娘,为了一笔不菲的学费而不得不求助于她的姑妈。那时的葛薇龙敏感、脆弱中还带有一丝高傲,努力的完成学业,努力的完成梁太太交给她的任务。心中还相信着清者自清,自己不会被这周围的骄奢淫逸影响。至于对将来还没有太多的想法。时代的局限性限制了女性的发展,在可期的学业结束之后并没有留给葛薇龙合适的选择,就如她自己说的“我又何尝没想到这层呢?活到哪算哪吧!”
  乔琪乔的出现打破了平衡,花花浪子的甜言蜜语轻易的引得了


...
显示全文
自从开始上班已经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去欣赏一本小说,闲下偶然间翻到了一段第一香炉的片段,“梁太太一双纤手,搓得那芭蕉扇滴溜溜地转,有些阳光从芭蕉扇的筋纹里漏出来,在她脸上跟着转...”短短的几行字就勾勒出了人物的神气。也难怪有人说大多文人咬文嚼字,佳句偶得一吟双行泪,而张爱玲信手拈来。实在让我没有理由不读下去。
  开篇就很惊艳,“请您寻出家中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讲完了。”过眼间文字已化作略带风尘的女声在耳边娓娓道来, 不知觉就被带入了故事中。
  葛薇龙初次出场时还是一个稚嫩、未谙世事的小姑娘,为了一笔不菲的学费而不得不求助于她的姑妈。那时的葛薇龙敏感、脆弱中还带有一丝高傲,努力的完成学业,努力的完成梁太太交给她的任务。心中还相信着清者自清,自己不会被这周围的骄奢淫逸影响。至于对将来还没有太多的想法。时代的局限性限制了女性的发展,在可期的学业结束之后并没有留给葛薇龙合适的选择,就如她自己说的“我又何尝没想到这层呢?活到哪算哪吧!”
  乔琪乔的出现打破了平衡,花花浪子的甜言蜜语轻易的引得了薇龙的芳心。语言好像散发着浓浓的雄性荷尔蒙对女性有不可抵挡的魅力,让明知道乔琪乔花花劣迹的葛薇龙动了心、伤了心、死了心。
  命运的岔道口出现在薇龙选择离开梁家的那一刻,不巧的一场雨让回家途中的薇龙病倒了,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也随之消失了。但这并不是命运的偶然,薇龙不知道她早已是梁太太的猎物,从薇龙见到梁太太的那刻起,从梁太太让薇龙住在梁家开始,就注定了薇龙逃脱不了这场猎捕。周围的奢靡在薇龙还没有察觉开始,就已经慢慢侵入了她的内心,华美的衣服,盛大的舞会,除了这里还有哪能寻到这样的奢侈的享受。
  薇龙想要的并不是平常百姓家的粗茶淡饭,而一个美丽而没有其它特殊技能的女人,在那个年代是没有办法凭借自己的能力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于是薇龙甘愿卖给了梁太太和乔琪乔。就像薇龙看到那群女孩子时所说的“她们是不得已,我是自愿的!”
  薇龙和乔琪乔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爱情,至少在撞破了乔琪乔和睨儿之间的关系之后,就已经不存在了。薇龙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在司徒协和乔琪乔之间选择了乔琪乔。至少乔琪乔还有帅气的外表,和说不完的情话。
  文章的结尾处,薇龙对乔琪乔说“我爱你,关你什么事?”或许在薇龙心中还留存第一次见到乔琪乔的完美印象中,而不是眼前的乔琪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一炉香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一炉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