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一念之差

李戚

战争总在重塑世界,但人是决定战争的根本。有一些人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而另外一些人的念头,却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历史文明的进程和人类世界的面貌。

在1940年5月到1941年12月之间的短短19个月里,当时世界上六个主要强国的领导人,用十个闪念,基本上决定了这场历史上最可怕的战争的走向。

《命运攸关的抉择:1940~1941年间改变世界的十个决策》的作者伊恩·克肖本人是英国社科院的院士,也是研究希特勒的著名学者,而在这本书里,希特勒也独占了三个决定。与英国丘吉尔的决意抗战,日本军方决计吞并远东,墨索里尼、罗斯福、斯大林纷纷加入战局牌桌相比,希特勒做出了一个可谓人类史上最惨绝人寰的决定——这个决定,也使后来的日耳曼民族背上了长久不可推卸的原罪——屠杀犹太人。

许多种族屠杀,本是源于信仰的纷争而起,例如土耳其人曾在1915年屠杀了百十来万亚美尼亚人,全方面的种族清洗最根源上还是因为宗教信仰的抉择,于是也有两万人因皈依别教而得以幸免。但犹太人,一开始仿佛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希特勒坚定地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怯懦的投降,令人作呕的民族羞辱,都是因为欧洲内外丑恶的犹太银行家,他们是从死亡中牟...

显示全文

战争总在重塑世界,但人是决定战争的根本。有一些人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而另外一些人的念头,却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历史文明的进程和人类世界的面貌。

在1940年5月到1941年12月之间的短短19个月里,当时世界上六个主要强国的领导人,用十个闪念,基本上决定了这场历史上最可怕的战争的走向。

《命运攸关的抉择:1940~1941年间改变世界的十个决策》的作者伊恩·克肖本人是英国社科院的院士,也是研究希特勒的著名学者,而在这本书里,希特勒也独占了三个决定。与英国丘吉尔的决意抗战,日本军方决计吞并远东,墨索里尼、罗斯福、斯大林纷纷加入战局牌桌相比,希特勒做出了一个可谓人类史上最惨绝人寰的决定——这个决定,也使后来的日耳曼民族背上了长久不可推卸的原罪——屠杀犹太人。

许多种族屠杀,本是源于信仰的纷争而起,例如土耳其人曾在1915年屠杀了百十来万亚美尼亚人,全方面的种族清洗最根源上还是因为宗教信仰的抉择,于是也有两万人因皈依别教而得以幸免。但犹太人,一开始仿佛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希特勒坚定地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怯懦的投降,令人作呕的民族羞辱,都是因为欧洲内外丑恶的犹太银行家,他们是从死亡中牟利的战争贩子,是国家战败的罪魁祸首,是逃避兵役的懦夫,是制造内乱的小丑。这种努力推卸甩锅的病态思想,不止是在他一个人脑海里涌现,许多好战分子,如希特勒的左膀右臂赫尔曼·戈林等人,也早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尽力鼓吹和构建种族清洗的蓝图。纳粹领导层主张种族清洗的极端民族主义思想,竭力把犹太民族妖魔化的膨胀热情转化为复兴德国的契机,于是也洗脑了许多当时颇有见地的知识分子,连自由派和左翼圈子里的人也并没有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他们没有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尽管他们也并不希望看到后来的“肉体毁灭”。

可怕的车轮正在缓缓前进,德国人民必须清楚“有毒的影响”才能恢复国家的健康,于是开始有一些年轻的学生接受了这种思想,本着一腔爱国热情,成为了臭名昭著的秘密警察,乃至后来的党卫军。这股暗流在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期间,随着他追随者队伍的壮大而愈发汹涌。其实对犹太人偏执的恐惧感,并不是大多数人的抉择,但因为希特勒变形的憎恨,已因德国人民希望复兴的愿望而凝聚成重建国家统一的指令。手握巨大的权力,却怀着病态的想法,使这部正在蓬勃运转的国家机器,走上了一条弯路。把德国人清除出去,已经变成可预见的未来。希特勒的抉择,也迫使许多犹太人做出关乎性命的抉择。《命运攸关的抉择》写到这里,有一段令人读后胆寒的话:“有些敏感而有远见的犹太人,或者幸运的犹太人离开了德国。其他很多人搬到大城市生活,相对容易隐姓埋名。但是对德国犹太人来说,没有安全可言,只有缓刑。”

1933年,歧视政策正式开始,犹太人被禁止在政府部门任职,从事法律、医生等行业,孩子入学,甚至是全国性地抵制犹太商业活动。臭名昭著的“纽伦堡法令”于1935年颁布,这就拉开了剥夺犹太人的公民权利,把他们贬为贱民的序幕。1938年11月,全德蔓延了对犹太人人身、财产的破坏活动,打砸抢使得德国各大城市主要街道上洒满了玻璃碎碴,被讽刺性地得名“帝国水晶之夜”。大批犹太人此时开始醒悟,企图逃亡,也正中希特勒下怀,此时的德国政府把逃亡者扣押、抓捕,榨干他们的每一分钱才肯放他们走——但德国人其实从来都没有打算过就此放过犹太人——他们的惨剧,才刚刚开始。

波兰,成为这场惨案的第一个试验场。

起初,这个试验只是“将境内所有犹太人和3万吉普赛人”集中装车发配到波兰东部的一个保留区——它又名“垃圾场”,计划一年时间内完成。但很快就因为人口过剩和贫穷,演变成了当地纳粹总督的残暴“抱怨”:“死的人越多越好!”他也开始希望他的辖区没有犹太人,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垃圾场。纳粹高层开始重新构想,譬如把犹太人转送到马达加斯加等可笑的想法。一开始,德国人还只是任凭他们贫病交加而死,后来就逐渐按捺不住种族屠杀的愿望了。1940年12月,希特勒决计在来年春天进攻苏联,在规划了德国复兴的同时,也规划了数百万犹太人的死亡。党卫队甚至预期在未来25年内,将3100万人口迁至西伯利亚,“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在计划实施的第一阶段就会有五六百万犹太人消失在那里”。

1941年这个可怕的年份里,除了希特勒,希姆莱和海德里希也加入了这个残酷恐怖的屠杀团队核心。他们故意将犹太人、吉普赛人、游击队员和其他党派官员都说成危险分子。他们甚至信口雌黄地强调:“犹太人是布尔什维克的根源,因此,根据元首的意愿将予以清除。”英国的顽强抗战使德国准备将炮火转移至苏联,而苏联的极地荒原能够成为犹太人的死亡地狱这一梦想更是促使他们加快了开战的意愿。1941年6月22日,德军跨过苏联边境,纳粹的暴行升级到新的水平,他们屠戮平民和战俘,并宣称要在这片多年来饱受犹太人和犯罪集团压迫的土地上重建和平与秩序。德军军官内部也有人认为这些屠戮是“不负责任、毫无意义”的,但他们也没能摆脱犹太人是布尔什维克背后的黑势力的信条。于是残酷的大屠杀开始了,他们毫不惧怕后果地开始血洗犹太民族。

这一年的夏季,驻守东欧的盖世太保首脑直接可以下令枪决上千名犹太人;立陶宛边境的警察营在比亚里斯托克地区屠杀了2000名犹太人——其中四分之一是被活活烧死在犹太会堂中;立陶宛的当地人被德国侵略者授意迫害犹太人,给他们行动自由来为恐怖活动添砖加瓦……有些极端纳粹团队,可以在一个月内杀掉三万至五万人,其中还大部分是妇女儿童。很快,在一些区域,整个犹太人社群都被族灭了。这里不能不被提及的是,在此期间,表现最为“奋勇”的希姆莱,他在后世的臭名昭著也与他始终试图躲藏隐晦的“毒气处决”“包括妇女儿童”等残酷罪行密不可分。整个屠杀加速的过程,是一个上下交互的作用,一方面是政权的核心——希特勒的“圣意”,一方面是希姆莱们以及更多积极执行杀戮却拒绝深入思考这件事的下级。

当德军在东线胜利在望,英国投降似乎唾手可得之时,帝国保安总局急不可耐地制订了宏大的“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计划”:“整个欧洲都将屈服于德国,是时候把欧陆的犹太人都放逐到苏联去,通过奴隶劳动、营养不良、暴露在严寒气候中这些‘自然因素’,让他们逐渐灭亡。对于无法工作的犹太老弱病残”,建议全部消灭。8月,戈培尔向希特勒提出,应强迫犹太人佩戴身份标志。9月1日起,犹太人必须佩戴黄色的大卫之星,完全暴露在迫害者面前,无所遁形。10月,大规模的毒气营开始投入建造,海德里希甚至扩大了流动毒气车的使用……就算是在进入冬季后,苏联红军更加顽强的抵抗与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狠狠地扇了纳粹侵略梦想的嘴巴之后,德国人依然没有放弃全盘屠戮犹太民族的计划。更加大规模的集中营开始出现,后面的故事,无论看不看这本《命运攸关的抉择》,大家也都知道了。

希特勒从1919年以来,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目标。从历史上推断,只有三种可能才能防止这件事情的发生。第一,防止战争爆发,但西方的绥靖政策排除了这个可能;第二,从内部推翻希特勒,但德国统治精英却缺乏这种意愿;第三,就是苏联击退德国,使希特勒丧失权柄。然而,历史,也没有这样发展。德国的侵略扩张使欧洲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再次陷入战争深渊,而犹太人遭受的这场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从此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紧密联系在一起,成为希特勒不能磨灭的执念的见证,也成为德国人世世代代背负的罪恶与谴责。

在这被暗沉血色渐染的故事背后,你能说,这只是一个变态的疯狂小念头而已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命运攸关的抉择的更多书评

推荐命运攸关的抉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