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你的梦想 追随你的梦想 评价人数不足

“语丝体式”之“女性意识”的话语重构 ——以《站在远方注视你》为例

独星僧

苇笛·站在远方注视你

苇笛·让我慢慢陪着你

苇笛·追随你的梦想

生于江苏淮安的“苇笛”,对我们这些曾经是现当代文学的研究者而言,可谓具有“标本”意义。

作为“代际”研究而言,有1940年代末1950年代初出现的作家张抗抗和毕淑敏等,...

显示全文

苇笛·站在远方注视你

苇笛·让我慢慢陪着你

苇笛·追随你的梦想

生于江苏淮安的“苇笛”,对我们这些曾经是现当代文学的研究者而言,可谓具有“标本”意义。

作为“代际”研究而言,有1940年代末1950年代初出现的作家张抗抗和毕淑敏等,有知青一代作家方方、范小青、铁凝、王安忆等,1960年代出生的作家迟子建、徐坤、陈染、林白、叶弥等,1970年代的卫慧、苇笛、戴来、棉棉等作家,1980年代的春树、张悦然等等,1990年代的作家就我身边而言,像陈耀昌、王国军等也开始越来越多的活跃于文坛,这种不同时代环境,迥异的生活经验、特殊之审美感受、中外文化交流影响、艺术氛围差异,造成几代作家同堂,其审美取向与价值观念必然会给中国当代文学生态,增添不一样的美学情致,乃至带来更多颠覆性的文学观念。这是当代文学生态的常态,也会长久保持流传下去。

中国文学的代际差异性和中西文学的异质性差异,加之以当今世界文学思潮的现代、后现代,传统与先锋意义的文学对垒、撞击和互融互生,在中国当代文学的生态系统中呈现出多样化与复杂化、深刻性和肤浅性、碎片化和狂欢化的看似矛盾却又和谐共生的文学生态系统之中,成为必不或缺的元素。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文学也如此,文学的世界更灿烂多姿;个人一隅的狭小情感空间,时代变迁的心灵投射,在文学上的表现更多是细节,真实的存在状态,活着的意义,生命诗学的探讨,汇聚成文学性的话题乃至话语体系……

苇笛的《站在远方注视你》,就是一花、一木、一草、一叶,是苇笛的文学话语世界,更是苇笛最为女性主体意识的心灵独语,亦是苇笛对话时代的率性而为,是为苇笛之“语丝体式”:

“且把一切都收起来吧!这份爱,就让她悄然留在自己的心头,温暖自己吧!在他的生命里,她只想做一个遥远而沉默的守望者……这一生,她舍不得离开他,却又不愿走近他;她所能做的,就是像她在心底对他说的那样——站在远方注视你。”

《投资自己才是王道》中,她这样感慨:“对一个女人来说,投资自己才是王道,事业上的成功,带来的不只是金钱上的收获与职业上的成就,更是个人素质的全面发展,而这一切,都会给婚姻带来有益的滋养,让婚姻更加美满。看看晓晨看看杨澜看看吴小莉看看姜丰,哪一个不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呢?而她们,都是懂得努力投资自己的人。”

新文化运动开辟了现代散文的百花园,自有其源头,一是美文的传统——“闲适风”和抒情性美文,二是鲁迅的“独语式”的抒情散文传统,还有就是杂感性“杂文”的传统,揭露社会积弊,反抗黑暗,匕首投枪式的文体,启蒙思想,鲁迅曾经感叹:“我只有杂感而已” !

相比较文学前辈大师,我看苇笛之随笔,感喟:“苇笛只有随笔而已,女性意识的话语重构,占据了主体,容不下一点娜拉、子君的位置,娜拉、子君出走后如何的命题在这里没有存在的价值和讨论之意义,这难道只是历史的悖谬之处?还是现实的伟大之处?从这个意义上看,处于我们当前的时代,却是幸事!”

苇笛之《站在远方注视你》,是散文?是随笔?亦或兼而有之?有其大文化背景,更有其文脉的赓续,“语丝体式”之“女性意识”话语重构,在我看来,就是本书的核心和内在意蕴所在。

结合苇笛作品集《追随你的梦想》、《让我陪你慢慢走》,我们看到其作品与《新青年》、鲁迅杂文、杂感以来的差异:从题材上看,杂文“小中见大”,而随笔“小中见趣”;从笔调区分,杂文犀利,随笔则幽默;随笔讲求文化品位,散文崇尚人性深度。苇笛作品对人性虽有一定深度的挖掘,但仅仅限于社会层面,小中见趣,趣味、幽默明显不足。

结合苇笛随笔,再来回顾一下其和散文的异同:“随笔”主“理”,而散文主“情”;“随笔”面向人生,而散文面向内心;“随笔”讲求“文化”品位,而散文崇尚“人性”深度。苇笛随笔面向人生,但是文化性却略显不足。

相比较成立于1924年11月的语丝社,核心作家周树人.钱玄同.林语堂.俞平伯等所创造的那种着重社会与文化批评.任意而闲淡的随笔文体,被称为"语丝体",苇笛成长的空间也是很大的,我们抱以殷切之期待。

面对以上分析的种种不足之处,不是笔者刻意否定作者文本的价值意义,而是让笔者体悟到苇笛以“女性意识”话语重构这一维度,多多少少填充了其作品中的一些缺憾。

在本书的第七辑“心灵之爱”之压轴之作“站在远方注视你”,这样写道:

“那一天,当他在车站拍着她的肩与她道别时,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她真想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他,从此再不分开,可她能做的,只是微笑着向他挥挥手,祝他一路平安;而当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汹涌而出。——直到那时,她才清楚意识到,她是真的爱上了他。……但爱又如何啊!她知道,他有挚爱的妻子,他有亲爱的女儿,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不止一次,她在他的QQ空间里,看到他晒出的“全家福”——在一家三口的眼角眉梢里,她分明看到了相似的幸福与甜蜜。而她既然爱他,又何必用这份爱打扰他呢?”

这里,我们再次看到苇笛作品集中,女性意识的话语重构努力。区别于卫慧、棉棉等女性作家而言,对女性身体和女性欲望的注视和书写,成为20世纪以来女性写作最重要的内容,这可能是女性反抗男权、拯救自我的一种方式,但绝不是唯一的方式。

女性是人类社会最核心的组成部分之一,女性的生活命运心灵世界是人类社会永远言说不尽的文化话题。“寻常之爱” 、“忧伤之爱” 、“苦涩之爱”、“风雨之爱” 、“理智之爱” 、“成长之爱”、“心灵之爱”正是苇笛以一个新的视角重新发现女性自己而已,数千年来,对于女性的言说从未间断过,因而这一话题古老而常新。

苇笛,作为女性,由于性别的差异性特殊性,作为职业作家,通过一定文化教育,其女性主体意识的觉醒,其写作带有明显的女性气息和风格,《站在远方注视你》体现着人类精神的另一个深广的领域,其涌现出来的优秀作品是中国当代文学写作中值得珍视的部分。

张勇,男,1972年出生于河南新野县,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宁夏大学,文学评论者。多年教师经历、房地产开发企业、医院、媒体工作经验,现从事企业文化策划、宣传、企业内刊、自媒体矩阵布局,作品多发表于《宁夏大学学报》、《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昌吉学院学报》、《科技创业月刊》、《商情》、《东莞日报·打工文学》、《宁夏大学校报》、《普州文学》、《安徽文学》、《躬耕》、《六盘山》、《山东商报》、《新消息报》、《香港文艺报》、《永平回族》、《半岛新闻报》、《新华书目报》、《中华读书报》等刊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