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岁的叶嘉莹先生说古词之美

蛋点点
虽然前两篇详细地介绍了胡适先生作为白话改革的第一人,是新诗的“老祖宗”,但说实话,相对于新诗文,我更衷爱的还是古诗词。即使对古诗的韵律作法不甚了了,仄仄平平仄仄平搞不清楚也不妨碍我欢喜诗词里那“句有限而意无穷”的美感。

论词的评论,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算是经典,书中对词的高下评判标准一词以概之谓“境界”。而叶嘉莹老先生的《人间词话七讲》则认为“境界”一词过于模糊,她认为“潜能”是更能解释清楚“境界”的。——“好的小词之中有一种‘潜能’,可以通过象征的作用或者符示的作用来体会,也可以通过语码的联想或通过语言的结构来体会。”——如此说来,我觉得还不如“境界”的模糊意会好理解呢。

但是看叶嘉莹老先生的《人间词话七讲》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这是本据她2009年的讲课稿整理而成的逾15万字的书,当年的她已是85岁的高龄了,可是讲课内容依然非常清晰流畅,并且浅显易懂,因此就好像身临其境聆听了一堂课般。

摘几处我觉得有意思的段落吧!

“读书治学的目的是要把我们的心思、理想解放出来。从哪里解放出来?从俗谛里边解放出来。”

“读一个人的作品,你如果对他的时代并不了解,不知道他为什么...
显示全文
虽然前两篇详细地介绍了胡适先生作为白话改革的第一人,是新诗的“老祖宗”,但说实话,相对于新诗文,我更衷爱的还是古诗词。即使对古诗的韵律作法不甚了了,仄仄平平仄仄平搞不清楚也不妨碍我欢喜诗词里那“句有限而意无穷”的美感。

论词的评论,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算是经典,书中对词的高下评判标准一词以概之谓“境界”。而叶嘉莹老先生的《人间词话七讲》则认为“境界”一词过于模糊,她认为“潜能”是更能解释清楚“境界”的。——“好的小词之中有一种‘潜能’,可以通过象征的作用或者符示的作用来体会,也可以通过语码的联想或通过语言的结构来体会。”——如此说来,我觉得还不如“境界”的模糊意会好理解呢。

但是看叶嘉莹老先生的《人间词话七讲》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这是本据她2009年的讲课稿整理而成的逾15万字的书,当年的她已是85岁的高龄了,可是讲课内容依然非常清晰流畅,并且浅显易懂,因此就好像身临其境聆听了一堂课般。

摘几处我觉得有意思的段落吧!

“读书治学的目的是要把我们的心思、理想解放出来。从哪里解放出来?从俗谛里边解放出来。”

“读一个人的作品,你如果对他的时代并不了解,不知道他为什么成为这样一个人,你怎么能够明白他的作品呢?”

——这是阐述读书的目的和读书的方法。

“读中国古典诗歌是需要有古典的修养做基础的,你的古典修养越丰富,你从中体会到的意思就越多。”

“‘莲’,它的谐音可以是‘怜爱’之‘怜’,所以古人写到莲常常涉及爱情,这是在中国诗歌里有传统的。”

“秋天一般刮西风,西风也叫金风。”

——这是教我们古诗词的韵味要靠古典修养的积累,才能明白其一字一词背后所蕴含的典故,进而才懂得领略整首诗词的意味。

“诗是很直接的,‘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可是词呢,要在言外还引起读者很丰富的联想,那才是好词。”

“小词写美女和爱情有两种作用,一个是‘双重性别’的作用,一个是‘双重语境’的作用。”

“你内心越是有不得已的时候,你在诗里边道不清说不明,那你就写词。”

——告诉我们诗与词的区别,前者多是用于直抒情怀寓于言志,后者则是欲语还休的婉转,需要读者去揣摩深意。

即使在北宋时期,“词”的地位还是远不如“诗”的,因它是“歌词之词”做歌女吟唱之用,多是儿女情长,不登大雅之堂。书中就举苏东坡为例,一开始他是只作文而不填词的,直到他在政坛上因新旧党派之争遭遇挫败后,才开始寓情于词。也是从东坡开始,“词”才真正主动地成了“诗化之词”,即变成了士大夫用来抒发情怀的载体。

而东坡的词也并非一被贬谪就开始显现出天赋的,他先是被贬到杭州做通判,之后又被贬到密州,接着又被赶到湖州,再后来被贬至黄州。叶老先生认为:“东坡的词,就是在他被从御史台监狱放出来贬到黄州以后,才有了大的进步。”

为此叶老先生对比了东坡先生前期做得很一般的词《满芳庭》和后期做的一首上佳之作《八声甘州》。

《八声甘州》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初读觉平淡无奇,但经叶老先生点拨其中“东还海道”和“西州路”的典故,才知晓该词底下暗涌着的情感,进而才会在读罢之际心酸叹息。真如叶先生所言,对于作者,好的词必须是要有“丰富的潜能”;而读者,要懂得欣赏就必须积累丰厚的“古典修养”。

叶嘉莹先生今年该是93岁了,前段时间还看她出现在电视节目《朗读者》里,依旧是与诗歌有关。对于古诗词的教育,她是事必亲躬的。

在书中她曾提过自己从六十多岁始就致力于少儿的古诗词教育工作,她不想教育部把这些诗歌作为考试内容要求学生去死记硬背,因为这样只会使得效果适得其反。她始终强调要给学生讲述古诗词背后作者的故事,这才能引起小朋友学习的兴趣,她甚至认为用吟唱的方式来学习古诗词也是极好的,但又每每惋惜于许多老师自己都对诗词作者的了解甚少,又如何给学生“讲故事”呢?她还说曾经得到一笔赞助金,使得她有机会实验给许多老师集中上课讲诗词,之后令学有所成的他们回去传达这种教育方式。然而,十年过去了,却泥牛入海不见回响。为此,她很失望,却没有放弃。

我想年逾90的她能不辞辛苦地上电视做节目大概也源于这种初心不改的追求吧。正如她对古代“士”的认知——“士的理想是什么?他们的理想是追求一个真正的道理,一个做人的基本原则。”

她不无遗憾地评判道:“其实现在我们的媒体所宣传的,也都是吸引人的欲望,而不是提升人的理想,都是教给你怎么样去追求私人的利益,怎么样去追求金钱利禄,引导整个社会走向一种俗滥的风气。”——老生常谈,却让人想起民国时期新旧学潮之争,忽然想到,倡导新学潮的胡适本人实际上国学修养很是深厚,他的新也是从旧中萌芽生长起来的,并且终其一生他都没有全盘否定这旧。古诗词不同于八股文,后者是真糟粕自当遗弃,同时它又比不上外语的工具效用,当下立见,但是懂得欣赏古诗词就宛如在心间留有一片绿洲,那是独属于个人的私享净土,调养生息之处。

正如蒋勋所言:美,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词话七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词话七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