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北诗话 瓯北诗话 8.1分

觀書雜記還要寫標題真的很困難

坠楼人
卷一李青蓮詩,甌北老人謂其自是仙靈降生,雖沉刻不如杜,雄鷙不如韓,然以杜、韓與之比較,一則用力而不免痕迹,一則不用力而觸手生春:此仙與人之別也。而又引賀知章語,呼為「謫仙人」。則不免有惑,既為仙而又呼為人,其雅俗之別耶?蓋仙與人則天壤之別也。或曰仙既謫則為人矣,不必錙銖於字詞也。待方家解惑,幸甚。
卷四白香山詩,甌北老人謂其琵琶行亦是絕作,然身為本郡上佐,送客到船,聞臨船有琵琶女,不問良賤,即呼使奏技,此豈居官者所為?豈唐時法令疏闊若此耶?蓋特香山藉以為題,發抒其才思耳。唐與清,蓋不能同日語,男女之別,其嚴疏亦或大矣。則甌北老人未免拘泥。
另,香山有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白香山啊白香山,好無賴啊好無賴。
卷十一是個雜燴,介紹了很多人和詩,論杜牧時說他徒作異論,以炫人耳,惟桃花夫人廟云:細腰宮裡露桃新,脈脈無言幾度春。至竟息亡緣底事,可憐金谷墜樓人。以綠珠之死,形息夫人之不死,高下自見,而詞語蘊藉,不顯露譏訕,尤得風人之旨耳。貌似杜牧很喜歡綠珠,老喜歡用進自己的詩裡面,而綠珠也成了歷代傳頌之人,當然不只是為了這幾句詩。作為弱勢的反抗即使是徒勞的掙扎也會讓人動容不已。詩傳...
显示全文
卷一李青蓮詩,甌北老人謂其自是仙靈降生,雖沉刻不如杜,雄鷙不如韓,然以杜、韓與之比較,一則用力而不免痕迹,一則不用力而觸手生春:此仙與人之別也。而又引賀知章語,呼為「謫仙人」。則不免有惑,既為仙而又呼為人,其雅俗之別耶?蓋仙與人則天壤之別也。或曰仙既謫則為人矣,不必錙銖於字詞也。待方家解惑,幸甚。
卷四白香山詩,甌北老人謂其琵琶行亦是絕作,然身為本郡上佐,送客到船,聞臨船有琵琶女,不問良賤,即呼使奏技,此豈居官者所為?豈唐時法令疏闊若此耶?蓋特香山藉以為題,發抒其才思耳。唐與清,蓋不能同日語,男女之別,其嚴疏亦或大矣。則甌北老人未免拘泥。
另,香山有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白香山啊白香山,好無賴啊好無賴。
卷十一是個雜燴,介紹了很多人和詩,論杜牧時說他徒作異論,以炫人耳,惟桃花夫人廟云:細腰宮裡露桃新,脈脈無言幾度春。至竟息亡緣底事,可憐金谷墜樓人。以綠珠之死,形息夫人之不死,高下自見,而詞語蘊藉,不顯露譏訕,尤得風人之旨耳。貌似杜牧很喜歡綠珠,老喜歡用進自己的詩裡面,而綠珠也成了歷代傳頌之人,當然不只是為了這幾句詩。作為弱勢的反抗即使是徒勞的掙扎也會讓人動容不已。詩傳皆有傳之。
說到王安石詠明妃有:漢恩自淺胡自深,人生樂在相知心。則更悖理之甚。推此類也,不見用於本朝,便可遠投外國,曾自命為大臣者,而出此語乎!此處甌北老人其實也迂,照當下的解釋那可是破環咱民族感情的話啊,再說了,你自己還不是為滿清所用,何分胡漢之界如此清耶,再再說了,記不得(罪過罪過,實在記不得所以後面可能有謬誤之詞諸看客多海涵)是孔子還是孟子或是其他什麼人說了,君有不君之行,是可以廢掉之類的吧(多年以後再看讀書時的觀感,覺得過分苛責了,畢竟甌北老人也跳不脫時代的牢籠)。王詩後面還有兩句:可憐青冢已蕪沒,尚有哀弦留至今。是兩處皆無知心者之太息吧,有興趣可查閱全詩,題為明妃曲,共兩首。
上所敘二女子,實巾幗不讓鬚眉,後生敬佩不已。是以此處絮絮叨叨,異日倘有才力,定為之作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瓯北诗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瓯北诗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