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弥久

りんせんじ
作为悦然的忠粉,从青春期接触到她的第一篇新概念文章起,就喜欢上她,行将进入关注她的第十年。
       到后来看到她的短篇集《葵花走失在1890》《十爱》,在那些小说里面,女孩的爱情总是不顾一切,耽于美好的幻象之中,就像《苏州河》里的爱情,绝望的,孤独的,热烈的少女,她的爱情也是一场绝望,没有童话的结局,却不断让自己陷入这种漩涡之中。而小说里面的男孩像干净的少年,特别的,同样孤独的,他们的爱像陈列在柜台的奢侈品,一尘不染。所有困顿于青春,渴望被爱,渴望成长,渴望无疾而终绝望爱情的少女都会被这种男孩吸引,或者说被那种绝望的爱所吸引。然而他们的爱情在一遍遍不对称中,一点点耗尽,女孩执着于离开,男孩并没有寻找,像杜拉斯的中国情人,而不是《苏州河》中疯狂寻找牡丹的马达。
        后来男孩女孩都长大了,男孩没有变成落魄的穷画家,女孩也没有成为男孩追逐的梦想。男孩是富有的艺术家,女孩是光鲜的白领,谁也不曾变成青春期勇敢的浪漫幻想,也不曾离开物质环境里温厚缓慢的成长,也许他们后来生活在一起,但是那种爱情仍然像困兽在低吼,不那么...
显示全文
作为悦然的忠粉,从青春期接触到她的第一篇新概念文章起,就喜欢上她,行将进入关注她的第十年。
       到后来看到她的短篇集《葵花走失在1890》《十爱》,在那些小说里面,女孩的爱情总是不顾一切,耽于美好的幻象之中,就像《苏州河》里的爱情,绝望的,孤独的,热烈的少女,她的爱情也是一场绝望,没有童话的结局,却不断让自己陷入这种漩涡之中。而小说里面的男孩像干净的少年,特别的,同样孤独的,他们的爱像陈列在柜台的奢侈品,一尘不染。所有困顿于青春,渴望被爱,渴望成长,渴望无疾而终绝望爱情的少女都会被这种男孩吸引,或者说被那种绝望的爱所吸引。然而他们的爱情在一遍遍不对称中,一点点耗尽,女孩执着于离开,男孩并没有寻找,像杜拉斯的中国情人,而不是《苏州河》中疯狂寻找牡丹的马达。
        后来男孩女孩都长大了,男孩没有变成落魄的穷画家,女孩也没有成为男孩追逐的梦想。男孩是富有的艺术家,女孩是光鲜的白领,谁也不曾变成青春期勇敢的浪漫幻想,也不曾离开物质环境里温厚缓慢的成长,也许他们后来生活在一起,但是那种爱情仍然像困兽在低吼,不那么热烈,多了克制,像在生活的暗流涌动中的微弱烛火。生发在他们之间,除了彼此的身体需要,一切貌似精神层面的沟通最终又归于荒诞的肉体接触的虚无中。像悦然说的,在一场斗争角逐中,一切又回到原点。女孩不再渴望绝望的爱情,因为她明白爱本来就是绝望的,伤害会如影随形。她的再次离开,不再是为了让男孩刻意寻找的无味证明,更多关乎自我内在的困顿救赎。而男孩则少了少年气,变成规规矩矩的成人,活在温润的物质环境里,不需要棱角,也不会离开。
        在新的小说集里,爱仍然是悦然小说里面的重头戏,爱的角斗发生更多样,少了青春期的纯粹感,探讨的外延更加深入。这些小说里,悦然摆脱了青春文学的影子,走向严肃文学的路,不再搭建繁复的空中楼阁,把目光投向都市的钢筋水泥。但是,可以看出行文风格仍然保持很强的个人特色,永远透露着孤独,带着绝望,比起青春期多了克制。可以说,她的画布仍然保有成长的底色,而比起之前意识流的抽象画作,这次更多的是生活的细腻写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循着火光而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循着火光而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