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2分

我与地坛

若水乱云

读书有时候也是应景的。

在峡湾的游轮上读极简欧洲史,在西新井的青旅里看推理小说,以及在北京读我与地坛。

今年在北京出差了很久很久,住在和平西桥附近。同事说周末可以四周转转,地坛就在附近。于是想起来,应该读一读我和地坛了。

高中的时候很喜欢史铁生,不是那种一读就喜欢上的。课文里那篇我和地坛的节选,我本不喜欢,自言自语一般的口吻,口述一般的平淡。语文老师那时却极力推荐,我因此常常在朝读课上一读再读。

“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猛然间想透了什么,转身疾行而去;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忽悠一下升空了……”

读多了甚至能背下,心里就会常常想着这小雾一样的蜂儿,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和苍悠的老柏树。但那种无从消弥的烦恼,那种自言自语的自我劝解,那种思念,我那时确实不太懂。

后来语文课上还学了秋天的回忆,我自告奋勇在课堂上给大家朗读。朗读之前其实也没看文章内容,站起来就读了。

“……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

显示全文

读书有时候也是应景的。

在峡湾的游轮上读极简欧洲史,在西新井的青旅里看推理小说,以及在北京读我与地坛。

今年在北京出差了很久很久,住在和平西桥附近。同事说周末可以四周转转,地坛就在附近。于是想起来,应该读一读我和地坛了。

高中的时候很喜欢史铁生,不是那种一读就喜欢上的。课文里那篇我和地坛的节选,我本不喜欢,自言自语一般的口吻,口述一般的平淡。语文老师那时却极力推荐,我因此常常在朝读课上一读再读。

“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猛然间想透了什么,转身疾行而去;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忽悠一下升空了……”

读多了甚至能背下,心里就会常常想着这小雾一样的蜂儿,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和苍悠的老柏树。但那种无从消弥的烦恼,那种自言自语的自我劝解,那种思念,我那时确实不太懂。

后来语文课上还学了秋天的回忆,我自告奋勇在课堂上给大家朗读。朗读之前其实也没看文章内容,站起来就读了。

“……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的字眼儿,她比我还敏感。”

读着读着我就很想哭,站在同学中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因为这两篇课文,记住了史铁生。

再次读到我与地坛的时候,离那个早晨大声朗读的时候已经过去十年了。我很惊讶原来秋天的回忆这篇是那么简短,我总觉得我朗读的那个下午,读了很久很久。

我这回去了两次地坛。地坛公园真的很大,周末人也很多,很热闹。大家大多是结伴的互相搀扶的老夫妇,年轻的情侣,一家三口,若干朋友,只我是一个人,背着手听着歌,沿着耀眼朱红的门壁大步流星地走着,逗弄吃东西的野猫,驻足看小孩们咻咻滑旱冰。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描述我与地坛有带给我什么。散文里那些自言自语的劝解,思念和回忆。

第二次去地坛的时候,骑车遇见一片鸽子。北京那天难得的好天,秋高气爽将晚未晚,晴空一片鸽子飞旋。

我就想,这么好的一片天空,可能史铁生也曾看过?这么好的一个园子,如今我们也去过。

人生虽然有时很孤独,但有时,也因为有人曾同样孤独,而总有慰藉。

谢谢你,给我慰藉。

地坛的莲花,种在大花盆里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