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 论中国 8.6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破壁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paula
2017-09-26 22:33:44
听说这本书首次在美国出版的时候,美国人称其为“读了比98%的中国人更了解中国的一本书”。这当然是夸张。基辛格可能很了解中国,但这本书最让我感兴趣的地方,不在于看一个美国人如何分析中国;而是在一个全球的视角之下,去看一个更全面的历史背景下中国的困境、挑战及其危机管理。从而适当的脱离历史课本与环境造就的闭塞思维。
按照时间顺序,基辛格介绍了中国几代领导人统治下的中国,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国思维的转变与成长。

一、清代前后:彼己两不知
中国有句老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清代败落却正败在这句话上。而长久的不知彼也必然导致无法正确的知己。在对手之间,了解是为了学习,而学习了,才可能超越。
    在西方侵略中国的历史进程中,根本原因固然是落后制度和实力上的差距,但至少在直接导火索上,除了历史书中所展现的西方的蛮横,中国的不自知的愚蠢至少也要占一点比重,因为我们仍愚蠢的妄图让世界按照我们的思路和需求去运转。枪炮端到家门口,还下旨喝令一个强大的国家“至恭至顺”,甚至到中国来进行文化的“改造”。即使面对帝国主义的步步紧逼,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仍然不是谋求改变,而是茫然无措,妄图以




...
显示全文
听说这本书首次在美国出版的时候,美国人称其为“读了比98%的中国人更了解中国的一本书”。这当然是夸张。基辛格可能很了解中国,但这本书最让我感兴趣的地方,不在于看一个美国人如何分析中国;而是在一个全球的视角之下,去看一个更全面的历史背景下中国的困境、挑战及其危机管理。从而适当的脱离历史课本与环境造就的闭塞思维。
按照时间顺序,基辛格介绍了中国几代领导人统治下的中国,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国思维的转变与成长。

一、清代前后:彼己两不知
中国有句老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清代败落却正败在这句话上。而长久的不知彼也必然导致无法正确的知己。在对手之间,了解是为了学习,而学习了,才可能超越。
    在西方侵略中国的历史进程中,根本原因固然是落后制度和实力上的差距,但至少在直接导火索上,除了历史书中所展现的西方的蛮横,中国的不自知的愚蠢至少也要占一点比重,因为我们仍愚蠢的妄图让世界按照我们的思路和需求去运转。枪炮端到家门口,还下旨喝令一个强大的国家“至恭至顺”,甚至到中国来进行文化的“改造”。即使面对帝国主义的步步紧逼,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仍然不是谋求改变,而是茫然无措,妄图以老办法要求对方臣服。妄图以谋略而不是实力来进行牵制甚至取胜,这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是可行的,然而玩弄平衡和权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过虚张声势,可笑至极。

二、毛、周时代:权谋与务实的极致结合(太祖威武)
基辛格称两位领导人为伟人,是本书中性格描写最为鲜明的二人,也是读来最令人敬畏的二人。
毛常以哲人自居,心思复杂难辨,与人谈话不是苏格拉底式就是伊索寓言式。然同时气势宏伟,绝不屈于人下。甚至可以说,毛出色的战略技术是中国近代战争胜利、社会发展(也是后期混乱)的主要因素。与其说毛打得是实力站,不如说是心理战。“不战而屈人之兵”被他用到了极致。他的政治从不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一类西方简单的政治考量,而是如何在强敌的夹缝中生存乃至取胜,在政治上以一弱国玩弄诸大国于股掌之间。
而周恩来,便是在让毛的宏图伟略小心翼翼的落在地面上的那个人。
基辛格对周恩来评价极高,即使周在与他的会谈中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两人间根本没有什么私交可言。然而当被讽刺的提到说“你的朋友周恩来”时,却感到荣幸。
基辛格称周恩来是他一生所见过最有魅力的政治家。在他的描述里,周恩来是毛泽东几十年来忠诚的伙伴,把毛伟大的想法落在地面的实施人,在政治风暴中小心翼翼的在政治口号和国家需要之间保持平衡的走钢丝者。是风浪中国家、被冲击的高层和普通人民的保护人。然而,也是晚期毛泽东理想和困局矛盾中的受害人。“他之所以幸存,只是因为没他不行”。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太祖心机深沉,善于复杂的谋略和心理战,曾在困难的局面中使中国和共产党在强敌的夹缝中艰难求生,最终获胜,然而他的好斗在胜利后并没有收起来,反而导致了大革命中革命理念造成的发展困境,国内大乱。反复和复杂让所有人无所适从。
 
三、邓小平时代:坦荡开阔的接纳者
从邓小平开始,中国领导人开始从神圣的祭坛上走下来。在性格上,毛心思深沉复杂,诡谲难辨;周亲切温和,令人如沐春风。而邓小平则单刀直入,实事求是,展现了坦荡的胸怀和非凡的勇气。基辛格曾经大为感叹,中国的领导人们无论在十年中经历了如何的折磨,总会以开阔的胸怀全新为国。
而在治理上,如果说毛治理(也折腾)国家的勇气来自于信任中国人的忍耐力和意志力。邓小平则着力于激发人民的创造性和积极性。从这一代领导人开始,权力和自由才仿佛真正下放给人民。改革开放的成就令世界惊异,虽然它也带来了腐败和不平等等的问题。

四、江、朱时代:集思广益与宽容开放
江是第一代没有军方背景的领导人,这也展现了中国对于和平政治态度的转变。他学识极为渊博,为人和善,平易近人,不太注重礼节(或者说权威),但仍意志坚定,视野广阔。他注重团队每一个人的意见,而自己仿佛是个队长。
记得江仍当政之时,很多人都说他比起前辈太过软弱。现在才体会出来,宽容和开放,容纳更多的声音和更广阔的视野,是有多么的重要。

五、胡、温时代:更加复杂的国内外形式
胡、温时代,更加注重社会的和谐。为了避免世界的敏感和误解,“和平崛起”也被改称“和平发展”。然而事实上,虽然国家实力不断发展,国内外形势却也更加复杂。经济危机、发展机缘、地缘政治、人口结构、核武器扩散。这艘大船行驶起来更加的难以保持航向。而保持人民的平静安宁,已成为首要的政治目标,也是最大的成就了。

这本书最难得的一点,就是通过基辛格的叙述,看中国不再是单独的看中国,而是在世界视角之下来看中国。看中国的观念,看中国的发展,看观念和历史背景之下的战略决策及多重影响因素。尤其在其曾亲身经历的部分,有一种难得的真实和参与感。
     中国并非历史课本中所描述的善良圣母,同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一样,一切行为的中心都无非“国家利益”,再此之下,意识形态不过是对外行动的借口或对内交代的工具。
     在这几代领带人的带领之下,中国曾经艰难求生过、也混乱倒退过,曾经突飞猛进,现在进入平稳发展中。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中国人的观念在逐渐的同世界接轨,是一个逐渐打开和宽容接纳的过程。而与世界交流的方法和取胜的关键,也从勇敢和谋略转化为智慧和坦荡。然而这其中的影响因素,起决定作用的我想绝不是观念的变化,而是实力的变化。当你几无实力可谈的时候,不谈谋略又谈什么呢,如李鸿章奕欣之才之智,不过延长个十数年数十年而已。毛泽东面对斯大林几乎占不到便宜,面对赫鲁晓夫几乎随意摆弄利用,和国家状况毫无关系吗?如果当时的中国有今日之强盛,毛用得着那样在国际环境上虚张声势,以至于多年来难以打开外交局面吗?除了人民的韧性,他还能有什么筹码呢?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的谋略甚至狂妄不过是为了小心翼翼求得生存而已。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破壁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论中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中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