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法团主义必备之书

猛猛
法团主义,从理论方面来看,是对社会和国家各自权利关系的一种结构表述。从政治时间方面说,是一项关于权利分布的制度安排。在其看来,多元主义结构在当代社会遇到了困难,它引发了难以解决的社会冲突和不协调,解决之道是建立法团主义结构。(P3)

对于移民者来说,有吸引力的未来不是一个广大无边的、普遍性的理念,而是普通人获得改善生活的实践机会。(P6)

美国“国家”的出现,不是计划后再难过的、意识形态上一致的东西,它是一个处理危机的产物。但是几个世纪以来,美国更为深厚的基础在于:是公民社会而非国家构成了政治行动的基本阵地,它的基本价值是限制国家强制、鼓励个体和组织利益的。(P8)

公民社会学说从根本尚相信,社会秩序来源于公民社会的自我管制,因此,其成为政治社会学中多元论理念的中心价值之一。(P8)

公民社会是一个区别于国家建制、自主的活动领域,它通过社会自我管制达成相互联系并依存的整合秩序,以防止任何力量对社会自由的干预,公民社会对于公共事务的积极关切和参与,形成了和国家建制对等监督力量。 (P15)

对于法团主义来说,多元主义未能解决的问题是,社会是否真的具有“公民社会”所说...
显示全文
法团主义,从理论方面来看,是对社会和国家各自权利关系的一种结构表述。从政治时间方面说,是一项关于权利分布的制度安排。在其看来,多元主义结构在当代社会遇到了困难,它引发了难以解决的社会冲突和不协调,解决之道是建立法团主义结构。(P3)

对于移民者来说,有吸引力的未来不是一个广大无边的、普遍性的理念,而是普通人获得改善生活的实践机会。(P6)

美国“国家”的出现,不是计划后再难过的、意识形态上一致的东西,它是一个处理危机的产物。但是几个世纪以来,美国更为深厚的基础在于:是公民社会而非国家构成了政治行动的基本阵地,它的基本价值是限制国家强制、鼓励个体和组织利益的。(P8)

公民社会学说从根本尚相信,社会秩序来源于公民社会的自我管制,因此,其成为政治社会学中多元论理念的中心价值之一。(P8)

公民社会是一个区别于国家建制、自主的活动领域,它通过社会自我管制达成相互联系并依存的整合秩序,以防止任何力量对社会自由的干预,公民社会对于公共事务的积极关切和参与,形成了和国家建制对等监督力量。 (P15)

对于法团主义来说,多元主义未能解决的问题是,社会是否真的具有“公民社会”所说的(排除第三方组织参与的)自我整合能力?(P16)

在法团主义结构下,公民团体被吸纳到国家体制内,通过合法、非竞争的、垄断性的渠道和国家制度化的关系,这些团体的代表性地位和联系渠道受到国家的承认和保护。同时,在有关政策制定的时候,它们有义务向国家提供意见。(P18)

法团主义不是关于行动而是关于结构的学说。它的基本目标,是要提供是合一结构的若干理念类型,这些类型特指社会不同部分的制度化关系,其中心在集团行为和体制的关系。(P24)

国家是影响利益构成和团体作用的决定性力量,应当寻求在利益集团和国家之间建立制度化的联系通道。(P25)

法团主义关心的核心问题是,社会不同利益如何得到有序的集中、传输、协和组织,并利用各方同意的方式进入体制。以便使决策过程有效吸收社会需求,将社会冲突降低到不损害秩序的限度。(P29)

多元主义提出权力分布均衡的理想,却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机制,来保证各个团体平等地影响政治实践。(P40)

如果多元主义政治过程的重心是利益团体和议会的关系,那么,法团主义处理的则是功能团体——行业组织化的利益代表和国家的关系。(P49)

法团主义意味着社会和国家双方通过合作而获益:一方面,社会中分散的利益按照功能分化的原则组织起来,有序地参与到政策形成的过程中去。另一方面,从这种制度化的擦怒机制中,国家权力获得了稳定的支持来源和控制权。(P49)

多元主义和法团主义都希望以现代的利益代表制来处理日益增长的结构和利益分化的现象,但是他们提供的体制设计不一样。前者强调自发形式、多数量参与、大范围和竞争,后者强调控制、数量限制、分层处理、共容互赖。前者认为各个社会力量的竞争有助于体制的平衡,后者认为以国家为中心、团体为协调中介的有序互动,才能够防止失衡,达到理性整合秩序。(P50)

法团主义怀疑,政治市场自然竞争能够导致团体与公共利益的均衡,它倾向于认为,需要使用一种结构来建构均衡。(P55)

公民社会可能会促成不是一个而是多个公民联合体的发展,它们挤在同一个政策领域,但却在组织利益、种族,语言和文化等重要方面相互排斥,由此导致政策的无所适从并缺乏连贯性,这对秩序的损害是显而易见的。(P69)

在法团主义的认识中,利益团体的面目不仅仅是自利和竞争性的,它不仅要向公共权威提出要求,它还承担一种准公共的社会责任,即在社会整体的立场上协调、组织所属成员。(P76)

似乎在法团主义那里,国家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置疑的、自然的,它的强制性角色不会危及合法性,只会巩固国家的权威。但是在其他理论的设问中,国家行动的合法性需要得到社会组织的确认,那么社会为什么†哦那诡异国家干预其行动!(P100)

对于社会团体来说,交换的决定是理性选择的结果,它有赖于复杂的衡量。(P104)

在欧洲的法团主义架构下,政治谈判的基础一直存在,其中原因在于,那里有统一的劳工组织和统一的国家结构存在。(P108)

新的专业化的、以来基金会的倡导性社团,承担来过去基层政党或传统社会联合体的作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法团主义(第三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团主义(第三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