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守望麦田的西西弗

貓不狗帶

大岛渚在《我被封杀的抒情》中写: 制片厂的副导演是一份受尽屈辱的工作。我一直未能找到自己应有的地位,为自己找了这份工作而后悔,想是否重新回到大学。每当这个时候,我就遭到演职人员谩骂。此后,我什么也不想,只是用身体来工作。参加工作将近一年左右我待在剪辑间里,熬夜完成了电影。天亮时,盛开的樱花映入眼帘,这时,我不禁热泪盈眶,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职业”感到自豪。

读到:

年轻士兵战死沙场,它却没有起到任何阻止他们死亡的作用。一句想到《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被封杀的抒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被封杀的抒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