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嬉笑怒骂

让弗朗索瓦张

散文和书信也许是窥见一位作家文风较好的选择。尽管我对鸿篇巨作《罗马帝国衰亡史》有些望而却步,但是吉本的回忆录和书简却觉得趣味盎然。大概因此对这些名作家的散文、书信感兴趣。凑巧遇到了雷蒙德·钱德勒的《谋杀的简约之道》,拿来一读。

之前,我并不怎么喜欢钱德勒,对他推崇的哈米特更不怎么喜欢。大概是哈米特的笔下人物的道德观我并不认同吧(同时也怪宣传过火)。而就我看的那几本马洛故事而言,故事有些冗长复杂。不只我困惑,霍克斯、鲍嘉甚至钱德勒本人也有糊涂的地方。不过马洛这个人物本身不错。我更喜欢布洛克的风格。

不过,散文可谓真知灼见,大概是钱德勒的真正水平。

《谋杀的简约之道》及其引言堪称硬汉派宣言(尽管钱德勒本人对这些分类不太感兴趣)。就像切斯特顿撰文为侦探小说辩护,江户川乱步为推理小说作评论、分析,为日本作家分类,钱德勒也为自己坚持的创作观念、和自己心目中的优秀侦探小说立论。首先评论“传统”侦探小说,不留情面地指出名家的缺点:柯南道尔的常识性错误过多,一口“中小学生”法语的比利时任波洛先生遇到的案件情景过于离奇,脱离现实,更不用提文字、诡计还不如他们的人了:...

显示全文

散文和书信也许是窥见一位作家文风较好的选择。尽管我对鸿篇巨作《罗马帝国衰亡史》有些望而却步,但是吉本的回忆录和书简却觉得趣味盎然。大概因此对这些名作家的散文、书信感兴趣。凑巧遇到了雷蒙德·钱德勒的《谋杀的简约之道》,拿来一读。

之前,我并不怎么喜欢钱德勒,对他推崇的哈米特更不怎么喜欢。大概是哈米特的笔下人物的道德观我并不认同吧(同时也怪宣传过火)。而就我看的那几本马洛故事而言,故事有些冗长复杂。不只我困惑,霍克斯、鲍嘉甚至钱德勒本人也有糊涂的地方。不过马洛这个人物本身不错。我更喜欢布洛克的风格。

不过,散文可谓真知灼见,大概是钱德勒的真正水平。

《谋杀的简约之道》及其引言堪称硬汉派宣言(尽管钱德勒本人对这些分类不太感兴趣)。就像切斯特顿撰文为侦探小说辩护,江户川乱步为推理小说作评论、分析,为日本作家分类,钱德勒也为自己坚持的创作观念、和自己心目中的优秀侦探小说立论。首先评论“传统”侦探小说,不留情面地指出名家的缺点:柯南道尔的常识性错误过多,一口“中小学生”法语的比利时任波洛先生遇到的案件情景过于离奇,脱离现实,更不用提文字、诡计还不如他们的人了:几乎是点着鼻子指责塞耶斯种种不足,对推理大家卡尔更是嗤之以鼻(见信件)。他们缺乏常识,写作脱离生活,写的并不算好小说。(需注意,他还是挺喜欢弗里曼的推理作品)“唯有那些不知真实世界为何物的作家,才会心满意足地摆弄这些道具。”再引出能够写出有血有肉的作家:哈米特。“哈米特把谋杀案从威尼斯花瓶所在地搬到了小巷里。”所谓“比暗夜还要黑的东西弥散在街道上”,他们把真实的人物带到犯罪所在的街道上。“所有能够被称为艺术的东西,都带有救赎的性质。”他们的角色,已经不再是休闲一般的贵族,而是平凡人,以正义感面对这些犯罪。大概就是硬汉派作品的精髓所在。

《推理小说十二按》可以说是诺克斯十诫、范达因二十条的进化版。比起有些过时的陈腐戒条,还是钱德勒写得更生动、鲜活。《英美文风说明》则是简要地分析英美两种写作文风的区别,各自发展的土壤不同,也就有了不同的特点。《好莱坞作家》则畅谈对好莱坞的看法。钱德勒的编剧生涯也挺成功,但他意见也多多。与希区柯克等人所持的“导演论”不同,钱德勒更倾向“编剧论”(毕竟他就是)。我想怀尔德和他合作《双重赔偿》时,少不了争吵。即便是“黄金时代”的好莱坞,他也毫不手软地大加批评,(毕竟侦探小说“黄金时代”他也看不上),对好莱坞片场制更是厌恶,大概和奥逊·威尔斯颇有共鸣,不过并不指望两人能和平合作。

信件多为回复读者或者编辑,有一篇是自己的小传,有一篇则是马洛的概况。这些信件也如刀锋一般犀利,反驳也头头是道,并在信中也大加阐释个人创作理念,堪称风格尽显。

各出版社大可考虑多发掘些名人书信,对钱德勒这样以小说闻名的作家,可以通过书信和散文认识他的另一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谋杀的简约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