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究竟是什么:读麻理惠《整理魔法》系列

sunny

文/sunny

麻理惠被翻译成中文的著作共有三种四本:《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分1、2两册)、《每天怦然心动的整理魔法》、《麻理惠的整理魔法》。——最后一本目前好像只有台版。这四本书我都读了。如果想删繁就简的话,其实只读第一册《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也可以,这一本原理比较多,后面三本更偏重于应用。而我觉得只要领悟了原理,通过在实践中慢慢摸索,每个人都会发展出自己的“整理魔法”。关于麻理惠的书,网上已经有很多评论了。我在这里只想谈谈我所理解的麻理惠的整理法究竟是什么。

一、是“舍弃”,是“归位”

简单说,整理其实包括两点:一是“舍弃”,一是“归位”。

先说“舍弃”。这是它与收纳的根本区别。所谓收纳,在我看来其实就是对物品的挪位和储藏。一本书在桌面上碍眼碍手,可以把它插到书架上,可以把它藏到床底的箱子里,但无论是插还是藏,这本书终究还在你的房间,还要占据一席之地。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如此处理,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只不过像小孩子所玩的积木,换了一种形式而已。因此,当我以前按照那些收纳书“整理”时,房间里那种满满当当的视感依旧让我倍感...

显示全文

文/sunny

麻理惠被翻译成中文的著作共有三种四本:《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分1、2两册)、《每天怦然心动的整理魔法》、《麻理惠的整理魔法》。——最后一本目前好像只有台版。这四本书我都读了。如果想删繁就简的话,其实只读第一册《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也可以,这一本原理比较多,后面三本更偏重于应用。而我觉得只要领悟了原理,通过在实践中慢慢摸索,每个人都会发展出自己的“整理魔法”。关于麻理惠的书,网上已经有很多评论了。我在这里只想谈谈我所理解的麻理惠的整理法究竟是什么。

一、是“舍弃”,是“归位”

简单说,整理其实包括两点:一是“舍弃”,一是“归位”。

先说“舍弃”。这是它与收纳的根本区别。所谓收纳,在我看来其实就是对物品的挪位和储藏。一本书在桌面上碍眼碍手,可以把它插到书架上,可以把它藏到床底的箱子里,但无论是插还是藏,这本书终究还在你的房间,还要占据一席之地。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如此处理,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只不过像小孩子所玩的积木,换了一种形式而已。因此,当我以前按照那些收纳书“整理”时,房间里那种满满当当的视感依旧让我倍感压抑。

而麻理惠告诉我们:“家里物品杂乱的主要原因是物品太多。”“如果不丢弃物品,只考虑收纳的各种方法,专注于追求收纳的绝招,那么最后只会陷落尽管反复整理还是整理不好的反弹地狱。”因此“整理首先要从丢弃无用物品开始”。而且在没有完成“丢弃”的任务之前,一定不要开始收纳。

这个道理儿童都懂,可我却直到读了麻理惠的书才明白。就以书为例吧。我也算是一个爱书之人,书占据了我大半个房间,为了让空间“神清气爽”,我有时把书塞在床下,有时把书摞起来,可房间依旧拥堵不堪。而且把书塞或摞了之后,有时为了寻找一本书,必须大费周折。读了《整理魔法》之后我开始思索:那些书真的应该保留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因为它们而想尽办法收纳并因此浪费我的空间和时间呢?于是,我用了几天时间,清理出了几百本书或送人或直接扔弃,结果房间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现在,我的书虽然不多,但都是让我“怦然心动”的,其幸福并不亚于“坐拥书城”。我毕竟只是一个“读”书人,而不是“藏”书家。

因此,再也不要过于热衷于各种收纳“圣经”了。请相信麻理惠的话:“越是擅长收纳的人,越是容易堆积东西。”换言之,离收纳越近,离整理越远。整理的极境,乃是放弃收纳。

再说“归位”。我觉得“归位”可以分为两层,一是“为物品规定位置”,一是“用完物品回归原位”。如果已经完成了“舍弃”,整理仍然难以理想,多半都是因为没有注意“归位”。我的东西就经常乱放,而且经常在哪里用完就随手放在哪里,结果等到下次再用,就想不起东西到底在哪里了。

所以,“留下自己心动的物品,丢掉不心动的;接着,决定留下来的物品的固定位置,用完后一定要物归原位。整理要做到的也就是这两点而已。”道理很简单,关键在于实践并坚持。

二、是“保留”,是“珍爱”

前面说整理的首要工作是“丢弃”,很多“极简主义”书籍也都特别强调这一点。看网上评论,很多人也确实都把整理的精髓归为“丢弃”。但我觉得这偏离了麻理惠的本意,也偏离了整理的本意。

实际上,整理不仅不是“丢弃”的艺术,反而是“保留”的艺术。

如果认真阅读《整理魔法》,你会发现很多类似以下这种提醒:

当“如何选择要丢的东西”变成主题时,其实就大幅偏离整理的焦点了。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下开始整理的话,真的太危险了。……整理只考虑“丢弃”是不行的,因为整理的本意不是选择“要丢的东西”,而是选择“要留下的东西”。……只留下让你怦然心动的东西,其他的,则毫不犹豫地全部丢掉。

不错,“丢弃”和“保留”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是一体的。但问题是面对这枚“硬币”,你究竟应该看重哪一面?或者说,你究竟应该从哪一面来观察“硬币”?我觉得,重心应是“保留”,而不是“丢弃”。

麻理惠为什么要如此强调?应该有两点原因:

第一,是因为从整理过程来说,“整理本身是件非常快乐的事。”然而如果你将整理的重心放在“丢弃”上,不仅不会快乐,反而会很痛苦。举个例子,面前有100个布娃娃,需要你整理出20个带回家。如果你的思维方式是“我要丢弃80个不漂亮的娃娃”,你看到的将是这个娃娃眼睛太小,那个娃娃鼻子太歪,然后充满嫌恶地将它们扔在一边。如此,我想你的心情也一定会受到影响,因为你的精力一直集中在寻找“不漂亮”的娃娃与娃娃的“不漂亮”上,你是在“审丑”。然而如果你的思维方式是“我要保留20个漂亮的娃娃”,你只要注意观察“漂亮”就行了,这样,你就是在“选美”。——虽说在哲学上“审丑”本身也是一种“审美”,但对于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是“审丑”更让你快乐还是“选美”更让你快乐,我想答案肯定应该是后者。

我自己就陷入过这样的误区。在整理衣服时,刚开始我想的是“要扔掉那些不好看的”,于是每拿出一件衣服,就着重观察它是不是“不好看”。如果确实找不出缺点,心情还好。一旦找出,就为竟然购买了它而后悔,为曾经穿过了它而羞愧,结果把心情搞得一团糟。后来领悟了麻理惠的道理,换了思维方式:只挑选自己“怦然心动”的衣服。比如面对十件T恤衫,我很容易就知道我最喜欢其中四件,因为整个夏天换来换去我都是穿它们。于是,我就只留下这四件,其余一弃了之。至于那被弃的六件是颜色不好还是款式老旧抑或是其他问题,我根本就不用再费心寻找理由给自己解释了。

第二,是因为整理的目的绝对不是“扔东西”,而是借由整理,让我们的生活、人生和生命“闪闪发亮”。但“光靠一个劲的扔东西是没法让人生闪闪发亮的。……如果生活在一个完全没有心动物品、空荡荡的房间里的话,我觉得是无法开心的。把心动物品保留下来,生活在心动物品之中,这才是整理应有的人生目的。”试想,如果你时时处处考虑的都是如何扔东西,即便你再擅长整理,这一辈子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当然,你也可以说:“我的意义就是扔东西。”但如此一来,你不过是一个“扔东西的机器”而已。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部非常热门的关于整理的电视剧:《我的家里空无一物》。看到女主角像着了魔一样扔东西,看到女主角的家里很多地方确实“空无一物”,我不仅不欣赏,反而直觉得单调。我觉得,无论如何,生活都应该是立体的,人生都应该是丰富的,生命都应该是多彩的,“空无一物”不应该成为我们的追求。因此,还是麻理惠说得好:

我觉得,与其住在没有心动物品的光秃秃的的房间里,不如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堂堂正正地摆放出来,这样的房间才是最理想的居住环境。如果你觉得只要扔东西就是在整理,那就大错特错了。真正的整理,要把心动物品好好地留下来,把它们大大方方地摆设出来。然后,每一天都过得怦然心动。这才是整理的真正目的,请大家一定要记住。

既然“保留”下来的东西都是令自己“怦然心动”的,那么以后的唯一努力就是好好“珍爱”它们。麻理惠最让人动容的一点,就是把物体视作有生命的朋友。比如晚上回到家中,她会对随身携带的物品逐一致意,“对它们支持我一天愉快的工作表示真诚的感谢”。对外套说“今天穿着很暖和,谢谢你了。”对饰品说“今日你使我打扮得很漂亮,谢谢了。”对手提包说“承蒙你的帮助,今天的工作效率很高,谢谢!”等等。麻理惠认为,“物品接受了主人充满爱意的目光和细心的呵护后,心里就会这样想到:‘我了我的主人,我要更加努力,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于是它全身充满着力量,并不断地显露出生动可爱的光泽。”这种观点在我们看来也许幼稚可笑,然而我们既然希望那些“怦然心动”的物品能让我们的人生“闪闪发光”,为什么不如此呢?

而且,即使对那些要“丢弃”的东西,麻理惠认为也有必要表达谢意。在去顾客家帮助整理时,麻理惠总是身着正装,因为她认为“整理作业是庆祝离家物品出门的节日,所以总想穿上正装以示尊重”。“人和物品的缘分和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一样,珍贵而不易得。因此,那件物品会来到你的身边,必然代表了某种意义。”事实上,“所有的物品都想对你有所帮助”,如果它们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你要“丢弃”它们了,“对那些物品而言,这也是迈向新生活的仪式。请务必对它们的出门送上诚挚的祝福。”我有很多版本的《鲁迅文集》,是在不同时期购买的。但现在我只想留下最让我“怦然心动”的版本,对其他将要“丢弃”的版本,我有什么理由不表示感谢呢?它们毕竟都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给了我无尽的营养,是它们使我成了今天这样的我。有时候,物品“想对你有所帮助”的愿望也许从未实现,但换一个角度看其实也实现了。高中毕业时,我从地摊上买了本《圣经》,这么多年从未读过,也没有读的兴趣。当我要扔掉它时,它毕竟让我明白了我不可能成为有神论者。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坚守自己的无神论,并努力用无神论看待世界、规划人生吧!如此,能说《圣经》对我没有用处吗?又怎么可能不向它说声谢谢呢?是的,“我认为,物品不光只在你得到的时候光彩夺目,在被丢掉的时候更是闪闪发光。”

三、是“选择”,是“自信”

我们都知道,麻理惠所说的整理,对象包括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我前面一直用“物品”“物体”“东西”等字眼,不过为了表述方便。信息要整理,工作要整理,欲望要整理,理想要整理,情感要整理,人际关系要整理……其实真正需要整理的,是我们的生活,是我们的人生,是我们的生命,是我们的心灵,是我们的灵魂。如果整理对象仅仅是看得见摸得着之物,那是保洁员的工作。不最终将我们自己整理好,即便拥有再少的物品,即便身居再整洁有序的环境,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也会觉得心绪如麻。

麻理惠说,“什么是必要的,什么是不必要的,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这就是整理。至于判断这些“什么”的原则,只有一个:“怦然心动”。但若要进一步追问“究竟什么才能让我‘怦然心动’”,答案就只有你自己才能给出了,选择权(判断权)在你自己。

从这个意义上说,整理必定伴随着痛苦,因为它时时要求你要完全依靠自己来做出“判断”和“选择”。因此,“从开始整理的那一刻起,你就被迫对自己的人生重新定位了。”大学快毕业时,家人有的希望我考公务员,有的希望我当教师,有的希望我做记者,有的希望我进公司,有的希望我继续升学。在整理这种种期望时,我只能靠自己选择,也希望靠自己选择。纠结、矛盾、挣扎了好几天,我选择了读研,只因为我认为读书是最让我“怦然心动”的事。虽然在选择时痛苦了几天,但在做出这种选择之后,读书的过程却总是“怦然心动”,几天的短痛换来长时间的欢悦,我觉得值得。

对我这样一个生性自卑的人,最看重的其实就是整理所要求的“判断”和“选择”。就以对物品的整理来说,扔哪些东西,留哪些东西,扔多少,留多少,毕竟都需要我来决定。麻理惠认为“对自己的判断失去自信的人就是对自己没有自信”。因此,为了让自己自信,我们首先就要对“自己的判断”自信,而在整理时,“通过一个一个地接触物品,切实地确定这个物品是否有心动感,然后再判断这个物品的弃留。在这个过程中,要经历千百次反复出现的选择瞬间,判断力就自然而然地变得更加敏锐。”确实,通过选择弃与留一本书、一支笔、一件衣服,一个杂物,等等,我逐渐可以选择弃与留一种感情、一种职业、一种理想、一种努力方向……。麻理惠说从小自卑的她“在‘整理魔法’中,孕育出人生的自信”,根据我的经验,绝对不是虚言。

既然整理带有自己的“选择”和“判断”,那么对整理的成效的评判也就没有什么固定标准了。仍以物理世界为例,一件东西,即便所有人都认为应该“丢弃”,只要能让你自己“怦然心动”,就可以坚决“保留”并“珍爱”。比如麻理惠有件赠品T恤衫,像她这样一位“整理教主”, 周围人都认为她不该留有这么一件低档东西,但这件T恤衫就是让麻理惠“怦然心动”。那没什么,“这样的物品就堂堂正正地拥有它吧。无论谁来说三道四,都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就是喜欢这件T恤,我拥有它感到非常自豪!’因此,完全可以无视他人的‘鄙视’目光。”同样,你的房间哪怕拥堵到了针扎不进水泼不进,只要里面陈列的都是让你“怦然心动”的东西,那也真的没什么!

生而为人,我们都希望人生“怦然心动”,那么,“选择有心动感的东西,珍惜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东西,能理直气壮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无上的幸福。如果将此称作开运的话,那我确信,能实现这个愿望的最好方法就是整理。”

最后,还是抄一段麻理惠的话作结吧:

请迅速地整理完毕,然后面对自己真正应该面对的问题。整理不过是一种手段,整理本身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整理过后要如何生活下去,不是吗?

愿所有的人生,都能够“怦然心动”!

2017/9/2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