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辭補注 楚辭補注 9.1分

屈原与灵均:一个延续千年的误会

贝小西
2017-09-26 18:28:25

经常听到吐槽,屈原这个家伙好自恋啊!可不是嘛,在那炫爹炫爷炫祖上,炫生日炫名字炫美服,要是当年也有微博微信啥的,估计他老人家也就成了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网红了!不过,吐槽归吐槽,听多了还是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到底是哪里怪了?自己也说不太清楚,可能就是一种对文学中毒太深而产生的一种本能的警惕性吧!昨天晚上当我睡意昏沉躺在床上斜眼瞪着中华书局那繁体竖排的《楚辞补注》时,我终于给自己的这种警惕找到了一条切实的证据。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这句话一般翻译就是:“我的父亲观察思量我初生的年时,开始赐给我美好的名字;替我取名为正则,取字叫灵均。”问题就出在这个“灵均”上!

古人有名有字,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古人的字却不是一出生就取的,而是成年之后才取的,这也就是《礼记》里面所谓的“幼名冠字”。唐代孔颖达疏解:“始生三月而加名……年二十,有为人父之道,朋友等类不可复呼其名,故冠而加字。”也就是说,古人二十岁以后才取字的。那么,“皇览揆余初度”,“肇锡”我的“嘉名”就只能是“正则”了,刚出生取字“灵均”就显得有些太奇怪了!

当然

...
显示全文

经常听到吐槽,屈原这个家伙好自恋啊!可不是嘛,在那炫爹炫爷炫祖上,炫生日炫名字炫美服,要是当年也有微博微信啥的,估计他老人家也就成了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网红了!不过,吐槽归吐槽,听多了还是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到底是哪里怪了?自己也说不太清楚,可能就是一种对文学中毒太深而产生的一种本能的警惕性吧!昨天晚上当我睡意昏沉躺在床上斜眼瞪着中华书局那繁体竖排的《楚辞补注》时,我终于给自己的这种警惕找到了一条切实的证据。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这句话一般翻译就是:“我的父亲观察思量我初生的年时,开始赐给我美好的名字;替我取名为正则,取字叫灵均。”问题就出在这个“灵均”上!

古人有名有字,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古人的字却不是一出生就取的,而是成年之后才取的,这也就是《礼记》里面所谓的“幼名冠字”。唐代孔颖达疏解:“始生三月而加名……年二十,有为人父之道,朋友等类不可复呼其名,故冠而加字。”也就是说,古人二十岁以后才取字的。那么,“皇览揆余初度”,“肇锡”我的“嘉名”就只能是“正则”了,刚出生取字“灵均”就显得有些太奇怪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个“灵均”,是屈原他老爸二十年后再给他加取的。逻辑上虽然说得通,但还是很难让人毫无保留地就信服。郭沫若在翻译这一句时,就把“字”解释成了“别号”:“替我取下的别号是叫着灵均。”郭老虽然是诗多好的少,但人家毕竟也是堂堂“四堂”之一(所谓“四堂”,就是在甲骨学研究领域里的四大牛人,分别是“雪堂”罗振玉、“观堂”王国维,“鼎堂”郭沫若、“彦堂”董作宾),学问也还是有的。他可能也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翻译时才没有把这个“字”给坐实。

由这个问题也就直接产生了另一个更为让人困惑的问题:《离骚》中明明是“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说的很清楚,他的名字叫“正则”,那怎么又会变成了屈原呢?

这个问题十分敏感,非解决不可。所以史上第一个系统研究楚辞的东汉王逸就给出了解释:“正,平也;则,法也”,“灵,神也;均,调也。言正平可法则者,莫过于天;养物均调者,莫神于地。高平曰原,故父伯庸名我为平以法天,字我为原以法地。”

王逸的这种解释道理上说得通的,历来人们也都是这样接受的;但好多事情说得通,但却并不代表历史上就一定是那么做的。名跟字之间是可以比附的,但却从来不曾听说一个人的姓名还可以如此随意比附!居然可以根据姓名的引申义而产生两套甚至更多的名字系统,想想就是瞎掰,属于典型的汉儒“六经注我”式扯淡!

这个名字的问题,又让我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问题,那就是另一个著名文学家曹雪芹也有好多的名字!用现在最权威的“红研所”校注本上的结论,“应该是‘姓曹名霑,字梦阮,号芹溪居士’,但有的研究者认为他的‘字’是‘芹圃’,号‘雪芹’”。关于曹雪芹的一切结论基本都是“应该是”,可以说没有真正靠得住的;这样,姓名混乱相类似的屈原,很有可能就跟曹雪芹一样,都是后人附会出来或者张冠李戴的人物。因为毕竟现存的所有先秦文献中都不见“屈原”这两个字,这也就像曹氏家谱里从没有出现过“曹雪芹”三个字一样的不可思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和《五庆堂曹氏宗谱》,都不见“曹雪芹”这三个字)

申明一下,我并不是像廖季平、胡适、朱东润那样的“屈原否定论”者,但愿这一切都是我闲得睡不着想多了!还是回到屈原这个名字上来吧,我想来想去,能够想出的解释就是:《离骚》中的那个名正则字灵均的人,只是诗人屈原创造出来的文学形象,是诗里的抒情主人公!他与屈原的关系,就像贾宝玉与曹雪芹的关系!这样他与《史记·屈原贾生列传》里记载的那个屈平字原者就并不是完全等同的了。

想明白了,其实道理很简单,文学作品中的“我”只是一个写作人称罢了!《离骚》里的“灵均”与《史记》里的那个屈原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明乎此,再说屈原是个自恋狂,可能也就有点冤枉人家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楚辭補注的更多书评

推荐楚辭補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