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和老鼠

搁浅
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 这就是碟形世界。和我们的世界相比,它 的“历史”不算悠久,不过应该比你的年纪要大一些。1983年,第一本关于碟形世界的书《魔法的颜色》面世。之后,作者特里·普拉切特共出版了四十一本碟形世界小说。 记住,在碟形世界里,一切怪事,皆有可能。
在碟形世界里,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付够了钱,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得罪了他,被带走的就是孩子。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工具”而已—— 一只一不小心获得了思考能力的猫。而老鼠们,以寻找“鼠类理想国”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则是这个团队里的最佳“鼠灾”演员,同时也是团队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因为他们太有“道德感”了。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糟糕的布林兹”的小城,准备最后一次施展这个诡计,但事情却有些不对劲当然,不能不说,基思、莫里斯以及老鼠们的组合也非常完美。他们利用每一个地方的人们对于老鼠的恐惧,利用“魔笛手”积累起来的声...
显示全文
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 这就是碟形世界。和我们的世界相比,它 的“历史”不算悠久,不过应该比你的年纪要大一些。1983年,第一本关于碟形世界的书《魔法的颜色》面世。之后,作者特里·普拉切特共出版了四十一本碟形世界小说。 记住,在碟形世界里,一切怪事,皆有可能。
在碟形世界里,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付够了钱,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得罪了他,被带走的就是孩子。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工具”而已—— 一只一不小心获得了思考能力的猫。而老鼠们,以寻找“鼠类理想国”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则是这个团队里的最佳“鼠灾”演员,同时也是团队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因为他们太有“道德感”了。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糟糕的布林兹”的小城,准备最后一次施展这个诡计,但事情却有些不对劲当然,不能不说,基思、莫里斯以及老鼠们的组合也非常完美。他们利用每一个地方的人们对于老鼠的恐惧,利用“魔笛手”积累起来的声望,演绎一场“魔笛手消灭老鼠”的戏当然是驾轻就熟。而在“糟糕的布林兹”,他们发现,一切似乎有所不同,他们显然遇见了对手。当对手更加强大,当他们的小伎俩遇到心怀叵测的捕鼠人与贪欲无度的市政官员的时候,在真正的挑战面前,男孩、猫以及老鼠的组合又能不能笑到最后呢?当然,少年基思、老猫莫里斯以及突变老鼠们虽然上演的不过是一幕幕闹剧,但他们发现,在布林兹城里,他们遇到的却是更为匪夷所思的情景,一个更大的骗局,让市民们不仅失去了食物、同时也失去了金钱以及生活的勇气的骗局。所有的这一切,只是缘于贪婪!最终,让他们不致于在布林兹城里折戟的,除了他们自身的信心、勇敢,还有小女孩马利西亚的帮助!很显然,人鼠和谐、各取所得的场面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也许只能在奇幻故事里出现。但与老鼠们的“道德观”相比,由于人性的贪婪而产生的一系列后果,其危害性却显然要更大一些!你看,就连那只自诩会思考的猫——莫里斯,居然也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人类,呃?还以为他们自己是造物主呢。不像我们猫。我们知道我们是谁。
经典名句:
一天玩闹时,邦尼先生越过篱笆瞥见了, 农夫弗雷德的田地,田里满满地长着绿莹莹的莴苣。 可是邦尼先生的肚子里却没有满满的莴苣。 这似乎不大公平。
他们追狗噬猫,他们—— 然而还不只于此。据神奇的莫里斯说,这完全是人和老鼠的故事。可其中难以断定的是,谁是人,谁是老鼠。 可是马利西亚·格林说它是故事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部分发生在——那辆从遥远的平原城市翻山越岭而来的邮车上。 车夫不喜欢这段旅程。残破的道路曲曲折折地穿过一片片的森林,盘绕在山间。树下是深深的阴影。有时候他觉得似乎有东西在偷偷摸摸地尾随马车,这让他心头发紧。
“听着,桃子,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欺骗。”莫里斯的声音说,“他们那么热衷于时时刻刻地相互欺骗,以致选出政府来替他们骗人。我们收他们的钱财,可他们觉得物有所值。他们闹可怕的鼠灾,他们花钱请来魔笛手,老鼠们都蹦蹦跳跳地跟着男孩出了城。鼠灾结束了,每个人都欢天喜地,再也没有老鼠在面粉里拉屎了,感激的人民拥戴政府再次当选,上下欢庆。照我看,这钱花得多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