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的乐趣》

Formosa_蘅
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某种程度的单调、机械是必须忍受的,但是思想决不能包括在内。胡思乱想并不有趣,有趣是有道理而且新奇。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些人完全拒绝新奇。

能够带来思想快乐的东西,只能是人类智慧至高的产物。比这再低一档的东西,只会给人带来痛苦;而这种低档货,就是出于功利的种种想法。

有些人说脑子是进行竞争的工具,所有人就改在出世之前学会说话,在三岁之前背诵唐诗。假如这样来使用它,那么它还能获得什么幸福。知识虽然可以带来幸福,但加入把它压缩成药丸子灌下去,就丧失了乐趣。

赫拉克利特早就说过,善与恶为一,正如上坡和下坡是同一条路。不知何为恶,焉知何为善?

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我认为,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加入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着没意思,不如死掉。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对信念的看法是:人活在世上,自会形成信念。对我本人来说,学习自然科学、阅读文学作品、看人文科学的书籍,乃至...
显示全文
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某种程度的单调、机械是必须忍受的,但是思想决不能包括在内。胡思乱想并不有趣,有趣是有道理而且新奇。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些人完全拒绝新奇。

能够带来思想快乐的东西,只能是人类智慧至高的产物。比这再低一档的东西,只会给人带来痛苦;而这种低档货,就是出于功利的种种想法。

有些人说脑子是进行竞争的工具,所有人就改在出世之前学会说话,在三岁之前背诵唐诗。假如这样来使用它,那么它还能获得什么幸福。知识虽然可以带来幸福,但加入把它压缩成药丸子灌下去,就丧失了乐趣。

赫拉克利特早就说过,善与恶为一,正如上坡和下坡是同一条路。不知何为恶,焉知何为善?

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我认为,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加入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着没意思,不如死掉。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对信念的看法是:人活在世上,自会形成信念。对我本人来说,学习自然科学、阅读文学作品、看人文科学的书籍,乃至旅游、恋爱,无不有助于形成我的信念,构造我的价值观。一种学问、一本书,假如不对我的价值观发生作用,就不值得一学、不值得一看。有个公开的秘密就是:任何一个知识分子,只要他有了成就,就会形成自己的哲学、自己的理念。不断地学习和追求,这可是人生在世最有趣的事。

智慧永远指向虚无之境,从虚无中生出知识和美;而不是死死盯住现时、现事和现在的人。

我们民族最重要的文化传统,不是孔孟程朱,而是这种钻研精神。现代的科学、文化,林林总总,只需要认真钻研。任何一门学问,即便内容有限而且已经不值得钻研,但你把它钻得极其深透,就可以挟之以自重,换言之,大家都佩服你;此后假如再有一人想挟这门学问以自重,就不得不钻得更深更透。此种学问被无数的人这样钻过,会成个什么样子,实在难以想象。

东西方精神的最大区别在于西方人沉迷于物欲,而东方人精于人与人的关系;前者从征服中得到满足,后者从人与人的相亲相爱中汲取幸福。

自打孔孟到如今,我们这个社会里只有两种人。一种编写生活的脚本,另一种去演出这些脚本。前一种是古代的圣贤,七十年代的政工干部;后一种包括古代的老百姓和近代的知青。所谓上智下愚、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就是这个意思吧。从气质来说 ,我只适合当演员,不适合当编剧,但是看到脚本编得太坏时,总禁不住要多上几句嘴,就被当落后分子来看待。

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就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思维的乐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维的乐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