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 义父 9.2分

写给叶四

看狐狸的猫

我总是会间歇性地痴迷上一些“带有强烈自毁色彩”的人—— 何宝荣、Dexter、何极卿…… 如今,再加上一个叶四。 这些本性疯狂的人,他们的嗔、痴、笑也格外地疯狂,时不时就戳中了我的某个点,直逼出我的眼泪来。 本质上,他们都是极端自我的人,又任性又刁蛮,眼里、心里全看不见别人的死活。这样的人,放在现实里,通透的人就知道要避而远之,因为他们碰上谁,十有八九就能祸害谁。 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心疼黎耀辉,而何宝荣,那不过是个该死的疯子罢了;所以,全世界的人也巴不得叶四赶紧死,死了好还雪爷一个光明美丽的未来,真巧,叶四也是一个疯子。 这些疯子在情场里肆意狂狷,外人看来,永远是一副恃靓行凶、睥睨众生的嚣张态度。但我知道,他们早就冲撞地头破血流了,只是仍旧停不下来。要找的东西没找到,让他们如何停下来呢?哪怕他们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 所以,才会不管别人的死活呀。 自己都没有心、也不知往何处去的人,又哪里能顾得上别人的感受和归处? ——要糟贱别人,他们早已往死里先糟贱了自己。 第一次看《春光乍泄》时,我还是很小的年纪,其实压根都看不完全那些阴暗晦涩的场景。但我...

显示全文

我总是会间歇性地痴迷上一些“带有强烈自毁色彩”的人—— 何宝荣、Dexter、何极卿…… 如今,再加上一个叶四。 这些本性疯狂的人,他们的嗔、痴、笑也格外地疯狂,时不时就戳中了我的某个点,直逼出我的眼泪来。 本质上,他们都是极端自我的人,又任性又刁蛮,眼里、心里全看不见别人的死活。这样的人,放在现实里,通透的人就知道要避而远之,因为他们碰上谁,十有八九就能祸害谁。 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心疼黎耀辉,而何宝荣,那不过是个该死的疯子罢了;所以,全世界的人也巴不得叶四赶紧死,死了好还雪爷一个光明美丽的未来,真巧,叶四也是一个疯子。 这些疯子在情场里肆意狂狷,外人看来,永远是一副恃靓行凶、睥睨众生的嚣张态度。但我知道,他们早就冲撞地头破血流了,只是仍旧停不下来。要找的东西没找到,让他们如何停下来呢?哪怕他们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 所以,才会不管别人的死活呀。 自己都没有心、也不知往何处去的人,又哪里能顾得上别人的感受和归处? ——要糟贱别人,他们早已往死里先糟贱了自己。 第一次看《春光乍泄》时,我还是很小的年纪,其实压根都看不完全那些阴暗晦涩的场景。但我一直都忘不掉,何宝荣傲娇地把黎耀辉找回来,又痛骂着赶走,最后一个人缩在床上抽泣的那个画面。那个画面让当时懵懵懂懂的我,一遍又一遍地扯着我的爱人说,何宝荣他苦啊,他好苦啊,你知不知道,他真的好可怜。 我那时,分明还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时节,我嘤嘤呜呜了半天,也丝毫说不上一句他何宝荣好苦的道理,但我就是知道,他苦,尽管那苦看不见、也不足道,甚至十有八九还是他自作自受、活该而已。 可是,这世界上折磨人心的东西,哪里又有高低贵贱之分、哪里又真正分得出活该还是不活该呢?不过都是一番个人的内心曲折,不足为外人道罢了。 那个初识何宝荣,就哭到爆肝的夜晚,爱人只能是哭笑不得地哄了我一夜。但很久以后,爱人还是说出了真心话—— 你不要小小年纪,就犯这种“自苦”的臭毛病。 是啊,其实我知道的,我不过是在“自苦”罢了。 这世间,大多时候的哭别人,其实都是在哭自己。 我哭何宝荣,是哭那个像何宝荣的自己,就像我哭叶四,也不过是哭那个像叶四的自己。 只是这一次,遇到叶四时,我已经知道,这最多最多只是曾经的我了。我最多最多只是在为曾经的自己掬一把泪。 那个残忍又自私、疯癫又炙烈的雏儿,终究还是要被“文明”洗礼,被“道德”开化,要蜕变成一个踏实守序、谨慎可靠的良人。 ——只有这样,才能活得下去啊。 蜕变失败,或者拒绝蜕变的人,终会被拍死在沙滩上,无从幸免的。 变,或者死,只有这两条路而已。 而我曾经以为,是有第三条路的—— 我曾经,死活都不相信曹翁笔下的林妹妹和薛姐姐是“一人两面”——是一个人身上极致的两面性。我接受不了林黛玉终会变成薛宝钗,我甚至接受不了林黛玉可以融合一点点薛宝钗。不,不可能!他们分明就是极端对立的两种体态,林黛玉才不屑于成为薛宝钗,林黛玉就是应该以林黛玉的性情活一辈子。 我以为这就是第三条路啊——不用变,就这样任性地活一辈子不是很好吗? 我是后来才嚼出了另一番滋味的。 何宝荣的故事,停止在他决定改变的那一刻,可惜黎耀辉已经走了。 叶四的故事,在无数个充满着可能性的结局里,他自己选择了死亡。 而林黛玉,也死了。 我曾经为他们的故事哭,为他们的故事笑,为他们的死恨不能叩问青天。我却一直没有意识到,其实是死,才成全了他们任性而骄傲的一生的。 林妹妹死了,死了的她,留下一座花冢,质本洁来还洁去;但林妹妹也没有死,没死的她,蜕变成了日后呕心沥血、持家一方的薛姐姐。——这是曹翁十年一书的用心良苦,没有什么二钗斗艳,从来都是双钗合一。 我是很后来,才理解这一份“用心良苦”的。 老天爷能留给一个人“任性”的时光实在是不长,要活着就要长大。 所以,叶四也要死。 哪怕他其实明明可以戒掉吗啡、收敛心性、把一切都从新来过的——因为他曾经都做到过啊,为了雪爷,他早就戒过了一次吗啡,收起了性子打点家业,早就有了一副婊子从良的举态。如今再来一次,很难吗?以他对雪爷满腔痴狂的爱,以如今好不容易盼来的两人相依为命的光景,再重来一次,很难吗?他明明可以做到的,对不对? 我魔怔于叶四的结局,魔怔了很久。走路、坐车、吃饭、甚至睡觉,只要脑子里一闪过叶四,就几乎能立即落下泪来。他明明不用死的,对不对? 叶四,明明不用死的! 我魔怔着又翻开书,看到故事的开头,雪爷乍出场,他最喜欢的书是《红楼梦》,《红楼梦》里最钟意的是薛宝钗。 从来,见开头,便知结局。 叶四当然是可以不用死的。 只是不死的叶四,或者说,那个终能成为雪爷良配的叶四,其实也早不是现在的叶四了。所以,从不是金小丰格外幸运,才守得了雪爷千帆过尽后的细水长流,而是,金小丰之于叶四,从来便是薛宝钗之于林黛玉,是一人两面罢了。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个愿意活下来的叶四,那他最后,不过也就是活成金小丰的样子。 而这对于叶四来说,确实是太累了。 对于那个“又娇又懒又刁又蛮,从早到晚吃醋不吃饭”的叶四来说,确实是太累了。 哪怕这累,是雪爷口中的——“你天天睡大觉,你累个屁!” 可对叶四来说,这累,便是——“自从认识了你,就很累,一直累到如今,受不了啦!” 是——“我每天要吃、要喝、要玩、要乐,要和大哥斗气,要向爸爸要钱,这就已经很忙了,日里夜里还要想你。你对我好一次,我就要高兴好多天,你对我坏一次,我就要怨恨好多天,你说我累不累?” 所以,哪怕傲慢如雪爷,几乎已经吐出最卑微的话:“喂!疯子!我这样对你,你还是要死吗?” 那个又傻又疯的叶四,也仍旧只是笑着答:“雪哥,我快要累死啦,你就放我走吧!” 那个又傻又疯的叶四,终究没有勉强自己活成金小丰的样子,甚至死前还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戒指从无名指上褪掉——曾经说好要戴一辈子的戒指,但也只戴一辈子噢!——他又变回了十八岁俊美神气的样子,又可以重新高傲地说:“喏,还给你,我走啦!” “但愿我可以没成长,完全凭直觉觅对象” 就停在不用成长的18岁,那也很好。 于是,我才终于,接受了你的离开。 哪怕我仍旧很想大声地告诉你,我的傻叶四,情深不寿,你知不知道? 但我想,你大概会回过头来讥笑我的吧: “欸,要那么长久干什么呢?你是要活成千年万年的老王八么?” 傻叶四,我已经成不了你了。 我既羡慕你,又想着要替你活下去。 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告诉你,其实也没有那么累。 选择活下去,哪怕是活成金小丰的样子,也许也没有那么累。 (写给叶四,写给所有ENFP心中那个关于自毁的英雄梦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义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