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长辈,秉承陪伴与尊敬

孙晓鹏

最近这段时间,原生家庭的概念特别的火,在知乎里控诉原生家庭父母对自己迫害,通常可以得到很高的赞,仿佛一夜之间,大家都变成了从小被虐待的孩子,这么多人把自己的性格和成长归结为家庭的因素,那些没有话语权的长辈们可真是憋屈。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受到了现在炒的火热的心理学影响,包括经典一些的弗洛伊德,现代一些的武志红,为什么说我不喜欢武志红呢,也是因为如此,片面武断的去博眼球,断定家庭关系。营销号们也纷纷借势来给大家洗脑,算是一种滥用吧,把自身成长的大多问题都推给家庭,这样的确是解脱了,给问题找到了借口,把责任推给别人,自己就会轻松很多。

再加上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有在父母的身边,独自在外打拼,时间久了,甚至会淡忘跟父母在一起的生活方式,只剩下那些记忆尤深的忿恨,不用说这些理论的合不合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旦跟父母有机会重新长时间呆在一起,便可以反思,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

很可能的原因是,大多数的人,已经忘记了孝敬父母这回事了,甚至连最基本的尊重,在父母面前都做不到。已经忘记了父母拼命为自己付出,为自己上学,结婚所付出的那些汗...


显示全文

最近这段时间,原生家庭的概念特别的火,在知乎里控诉原生家庭父母对自己迫害,通常可以得到很高的赞,仿佛一夜之间,大家都变成了从小被虐待的孩子,这么多人把自己的性格和成长归结为家庭的因素,那些没有话语权的长辈们可真是憋屈。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受到了现在炒的火热的心理学影响,包括经典一些的弗洛伊德,现代一些的武志红,为什么说我不喜欢武志红呢,也是因为如此,片面武断的去博眼球,断定家庭关系。营销号们也纷纷借势来给大家洗脑,算是一种滥用吧,把自身成长的大多问题都推给家庭,这样的确是解脱了,给问题找到了借口,把责任推给别人,自己就会轻松很多。

再加上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有在父母的身边,独自在外打拼,时间久了,甚至会淡忘跟父母在一起的生活方式,只剩下那些记忆尤深的忿恨,不用说这些理论的合不合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旦跟父母有机会重新长时间呆在一起,便可以反思,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

很可能的原因是,大多数的人,已经忘记了孝敬父母这回事了,甚至连最基本的尊重,在父母面前都做不到。已经忘记了父母拼命为自己付出,为自己上学,结婚所付出的那些汗水了。

《让陪伴很长》里,阎连科回忆自己的父亲,为了给自己的儿女盖下几间瓦房,不仅仅是他生活的目的,甚至成为了他生命的希冀。李西闽回忆自己的父亲,教会了他坚持,一步一步的走,终会走到目的地。这些简单的教诲,并不是我们的父母没有给到我们,而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或者说,因为自私,而忽略了与父母相处的这些。再或者说,在叛逆期的时候,把这些精神上的引领都误认了管教而排斥。

奇葩说里陈铭谈起亲情是这样讲的,每年顶多端午、清明、中秋、春节回家四次,就算父母再活20年,不过还只能见80面。面对这样稀缺的相处时间,还不知道珍惜和感恩吗?


这本书的最后讲说,当岁月流逝,当他们的头发失去光泽,眼神变的浑浊,举止迟缓,皮肤松陈,对你越发依恋,牵挂,开始回望过去。为他们朗读吧,用你的声音,唤起曾经分享他们青春欢畅的时刻。倾慕他们虔诚朝圣的灵魂,跨越人生的高山和溪流,陪他们一起看细水长流,云卷云舒。

是啊,我们的长辈,所需要的仅仅是一种陪伴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让陪伴很长:给长辈朗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让陪伴很长:给长辈朗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