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四世同堂 9.3分

花香之地无和平

JJ林俊杰

四世同堂

这是怪现状之后的年度第二书,合本顿感一眼万年,很有种十年前读书的感受 ,这样的书籍不仅仅能传诵记载一个时代 ,还能够影响以后感动未来

祁老人 天佑 瑞宣 瑞丰 瑞全 韵梅 钱先生 金三爷 程长顺 丁约翰 高第 招第 冠晓荷 大赤包 一个个都是那么栩栩如生

这样回回篇篇都多人物多主线多叙事的风格都很适合改编情感类反战作品啊

老舍写人叙事的手法最重细节 刻画起来入木三分 读来都能感栩栩如生 是近代史上第一流的 是难出其左的

老舍在40年代写的抗日题材,短短的一二十年后后自身却以相同境遇陷灭在文革里 对昔日文学家来说 对当时的中国来说 都是国史级的巨大讽刺

冠先生和胡同里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 他们思想的阶层不一样 说话 行事的方式自然也就不一样

他几乎没有任何嗜好。黄酒,他能喝一斤。可是非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决不动酒。他不吸烟。茶和水并没有什么分别。他的娱乐只有帮着祖父种种花,和每星期到"平安"去看一次或两次电影

形象很安静却很生动

他开始替她想:假若她留在北平,她将变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她的父亲还会因求官得禄而把她送给日本人呢!想到这里,他勐的坐了起来...

显示全文

四世同堂

这是怪现状之后的年度第二书,合本顿感一眼万年,很有种十年前读书的感受 ,这样的书籍不仅仅能传诵记载一个时代 ,还能够影响以后感动未来

祁老人 天佑 瑞宣 瑞丰 瑞全 韵梅 钱先生 金三爷 程长顺 丁约翰 高第 招第 冠晓荷 大赤包 一个个都是那么栩栩如生

这样回回篇篇都多人物多主线多叙事的风格都很适合改编情感类反战作品啊

老舍写人叙事的手法最重细节 刻画起来入木三分 读来都能感栩栩如生 是近代史上第一流的 是难出其左的

老舍在40年代写的抗日题材,短短的一二十年后后自身却以相同境遇陷灭在文革里 对昔日文学家来说 对当时的中国来说 都是国史级的巨大讽刺

冠先生和胡同里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 他们思想的阶层不一样 说话 行事的方式自然也就不一样

他几乎没有任何嗜好。黄酒,他能喝一斤。可是非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决不动酒。他不吸烟。茶和水并没有什么分别。他的娱乐只有帮着祖父种种花,和每星期到"平安"去看一次或两次电影

形象很安静却很生动

他开始替她想:假若她留在北平,她将变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她的父亲还会因求官得禄而把她送给日本人呢!想到这里,他勐的坐了起来。教她去伺候日本人?教她把美丽,温柔,与一千种一万种美妙的声音,眼神,动作,都送给野兽?

己之所欲 肯施于人?

为达到他的理想生活水准,他没有什么不可以作的事。什么都是假的,连国家民族都是假的,只有他的酒饭,女人,衣冠,与金钱,是真的

古往今来的剪影 当下是越来越大

他暗中去关照了瑞丰,建议给父亲,嘱托了常二爷,对二弟妹,他也投递了降表

从来任重而道远的长子长孙-老大形象,似乎总又要在背后加一个相比之下不那么争气的子弟类

学着晓荷的媚笑样子,他说:"你连三把庄,怎知道她不连九把庄呢

这句话倒是学的很六很销魂

他受过新教育,可是须替旧伦理尽义务。他没有一时一刻忘了他的理想,可是整天,整月,整年的,他须为人情与一家大小的饱暖去工作操劳。每逢想到这种矛盾,他的心中就失去平静,而呆呆的发愣。现在,他又愣起来

荒唐的辛酸 忧化了无奈

"他的声音几乎恢复了平日的低柔,他的神气也颇似往常的诚恳温厚。"你不用害怕,我是诗人,不会动武

烈士暮年 柔心如已

"这句话说得很不好听,彷佛是意在言外的说:"你不讲交情,我也犯不上再客气

实在 有理 笑而发聩

马上得之,不能马上治之"

他的口气表示出来:只要能和冠家住在一处,哪怕是教他立着睡觉也无所不可

龙之九子 绝了

不费之惠 好词

小文对“冠先生坦然的见招拆招是一种旧北平旧贵族面对谗衍分子时的气度

冠先生没有接受刘师傅的暗示,大模大样的想往屋里走。对比他地位高的人,他把人家的屁也看成暗示;对比他低下的人,暗示便等于屁。

这个比喻太精辟了

二人刚走到院里,就听见使东阳和窗纸一齐颤动的一声响。晓荷忙说:"太太咳嗽呢!太太作了所长,咳嗽自然得勐一些!"

大赤包坐在堂屋的正当中,声震屋瓦的咳嗽,谈笑,连呼吸的声音也好象经由扩音机出来的。见东阳进来,她并没有起立,而只极吝啬的点了一下头,而后把擦着有半斤白粉的手向椅子那边一摆,请客人坐下。她的气派之大已使女儿不敢叫妈,丈夫不敢叫太太,而都须叫所长

这一段描写绘声绘色 很亮 是金段子

我们喝一杯酒,给祁科长,和科长太太,道喜!""不!"瑞丰在这种无聊的场合中,往往能露出点天才来:"不!我们先给所长,和所长老爷,道喜!"

"大家同喜!"晓荷很柔媚的说

果然妙笔能够生花 亮亮亮 精彩精彩

可是,她又懒得开口--儿子长大成人,妈妈的嘴便失去权威!她深深的明了老二是宁肯上了老婆的当,也不肯听从妈妈的

何以人心终究向背 何以古木总是倒戈

假若有象钱仲石那样的一个青年在她身旁,她是不怕出走的。为了爱情,哪一个年轻的姑娘都希望自己能飞起去一次。可是,她身旁既没有个可爱的青年男子,又没有固定的目的地,她怎么走呢

哪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又不是如此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对青年男女,紧紧的挤在一块儿;男的不很俊秀,女的可是长得很好看;男的扬着头看顶棚,好久也不动一动;女的一手抓着男的臂,一手按着自己的膝盖,眼睛--很美的一对眼睛--一劲儿眨巴,象受了最大的惊恐似的。

钱老于绝境之中也仍然为一个颜值主义者啊

说真的,那虽然是她唯一的一件心爱的衣服,可是她并不为心疼它而生气。她所争的是家庭过日子的道理

女性总是如此 在乎的都是一个心绪

瑞宣由门外回来,看到母亲在树下,他觉得很新奇。枣树的叶子放着浅绿的光,老太太的脸上非常的黄,非常的静,他好象是看见了一幅什么静美而又动心的画图,他想起往日的母亲。拿他十几岁时或二十岁时的母亲和现在的母亲一比,他好象不认识她了。他愣住,呆呆的看着她

一往情深深几许 多少深闺睡梦痕

跑进来,他没顾得招呼别人,一直奔了大哥去。“大哥!”这一声“大哥”叫得是那么动人,大家立刻都沉静下来,胖菊子几乎落了泪

这文笔实在服了 超人岂止一等 入木不仅三分

为了一小会儿的高兴,人会忘了他的灵魂

他佩服默吟。因为佩服默吟,他才觉得默吟有裁判他的权威

他晓得,假若他和祖父过一句话,他便再也迈不开步。到了枣树旁边,他往南屋看了一眼,心中叫了一声“妈!”

人物太生动了

他忘了礼貌,忘了和平,因为礼貌与和平并没给他平安与幸福

46半本四世到高潮 好久好久没有看一本书有这样一种为情节颤抖澎湃的感情了 一字一句都能让人心潮汹涌

屋里的人多数走开了,瑞丰才叼着假象牙的烟嘴儿,高扬着脸走进来。他先向别人点头打招呼,而后才轻描澹写的,顺手儿的,看见了长顺。

顺手儿的 ,这词用的真是酷酷的

中国人不懂得守秘密,话说多了,有损无益

“祁科长请客,永没指望!”

呵 歇后语

他时常送给她们一点他由铺户中白拿来的小物件,而且表示他要请她们看电影或去吃饭。他甚至于大胆的和她们定好了时间地点。到时候,她们去了,可找不着他的影儿

要不要这样

晓荷的脸白了,搭讪着往屋门那熘儿凑,准备着到必要时好往外跑

太幽默了 以晓荷和大赤包两个狼狈相随人尽可夫的角色 把民国时期中国人的劣根性写的是神乎其神

他是个可怜的陀螺,被哪条时代的鞭子一抽,他都要转几转;等到转完了,他不过是一块小木头

这个比喻写的真精妙

已经十点多钟,新夫妇还没有起来。大赤包与侍从丈夫闯进了新房。没有廉耻的人永远不怕讨厌,而且只有讨厌才能作出最无耻的事

祁老人只得到了四世同堂的荣誉,天佑,说不定,还许有五世同堂的造化呢

五世同堂?江湖无人能出彼左矣

他知道父子的关系是生命的延续关系,最合理的孝道恐怕是继承父辈的成就,把它发扬光大

高第买回了烧饼来。晓荷含着泪吃了三个

老舍把冠晓荷的冷幽默墙头草气质最大化了,是可以史上留名的

“人是活的,高第!要见机而作,不能先给自己画好了白线,顺着它走!”

在车站上又等了一个多钟头,晓荷还是没遇见招弟。他回了家

老舍的讽刺笔法真是用的出神入化,把晓荷 瑞丰一类的小丑形象刻画的活灵活现 ,含沙射影的喜剧效果太强了,

据两位支那通说:能得到平均分数八十分的就可以作第一等的顺民;晓荷与瑞丰应当是超等!

呵呵了

躺在床上,老人把自己从前的奋斗史一五一十的说给孩子们听,而没敢提到现在与将来,因为对现在与将来他已毫无办法

带着辛味的酸

小妞子掰了很小的一块,放在她的小葫芦嘴里。扁了几扁,她很不客气的吐了出来,而后用小眼睛撩着太爷爷,搭讪着说:“妞妞不饿!”

小顺儿随着妈妈,拿了汤来——果然是白水冲虾米皮。他坐下,又掰了一块,笑着说:“看这回你还噎我不!”

两个小家伙真萌真懂事 是衰败的乱城北平下 一股还能算得上欣欣向荣的存在

瑞丰的确有点不好意思去,可是,又一想,假若到了蓝家,能吃上一顿饭什么的呢,也就不便过于固执

晓荷 瑞丰 东阳 这三角盟兄弟真是有趣的紧了 滑天下之大稽

她常常的上街,常常看到听到各种各样的事,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她不知不觉的变了样子

公园里人不多。走到一棵大柳树下,招弟的肩膀蹭着瑞全的胳臂。俩人走到大树后面,她伸出胳臂,搂住他的脖子。

瑞全低下头来看她。她的眉毛、眼睛和红嘴唇都油光锃亮,活象一张花狸狐哨的鬼脸儿①。他想推开她,可是她的胸脯和腿都紧紧贴着他——对他施展开了诱惑手段。她亲了他一下。

然后,她拖着长腔,柔声柔气地说:“老三,我还跟以前一样爱你,真的

“哟,你倒还是从前的老样子——”她勐的住了口。“你——那么你呢?”

招弟没搭茬儿,往他身边靠了靠。又走了几步,她扬着脸看他。“老三,你要什么我都肯给。真的,我真的爱你。”老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真的,凡是你要的,我都乐意给。”她又说了一遍。老三晓得,在招弟看来,爱情和肉欲是一回事。见了他,她动了旧情,而且只知道拿淫欲来表达。她是个出卖肉体的婊子,是日本人的狗特务

这撩人的手段怎看着这么熟悉 看来特务潜质是不分朝代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四世同堂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世同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