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 Wonder 8.9分

Kinder than is necessary

Sesame
2017-09-26 14:01:37
Wonder,是一个医学奇迹。一个严重畸形不可能生存的孩子生存了下来。
Wonder,更是一个社会的奇迹。这样的孩子如何在学校生存,如何结交朋友。社会又如何看待他。

故事的主角是August Pullman。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觉得有啥,不过听起来有点奇怪的感受。August的小名Auggie,听起来像Ogre的昵称,而Pullman有时候听起来像Poor man。

Auggie生活在充满爱的环境中。父母把全部精力都投在他身上,10岁的时候还陪伴他入睡。他有一个姐姐Via,虽然有时候会被父母忽视,但姐姐依然爱他。所以这是一个体验了充分的爱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依然自卑,为他的外貌。不过,Auggie其实知道怎样应对。他知道别人对他外貌的善意避讳,因此把它说出来,用幽默来破冰。
Auggie的朋友,最初是由于指派或同情接近他,但后来被他的聪明和人格征服,成为他真正的朋友。他的朋友们说,和Auggie在一起很舒服,什么都可以和他说。

Auggie有一个死对头Julian,Julian的妈妈是校董。Julian本来也是校长指派的“朋友”,但因为初次见面时Auggie指出了他说的一个错词,就暗暗和Auggie结下了梁子,从暗地到明面欺负他、孤立他。一开始Julian是成功的,但由于他可能做得









...
显示全文
Wonder,是一个医学奇迹。一个严重畸形不可能生存的孩子生存了下来。
Wonder,更是一个社会的奇迹。这样的孩子如何在学校生存,如何结交朋友。社会又如何看待他。

故事的主角是August Pullman。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觉得有啥,不过听起来有点奇怪的感受。August的小名Auggie,听起来像Ogre的昵称,而Pullman有时候听起来像Poor man。

Auggie生活在充满爱的环境中。父母把全部精力都投在他身上,10岁的时候还陪伴他入睡。他有一个姐姐Via,虽然有时候会被父母忽视,但姐姐依然爱他。所以这是一个体验了充分的爱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依然自卑,为他的外貌。不过,Auggie其实知道怎样应对。他知道别人对他外貌的善意避讳,因此把它说出来,用幽默来破冰。
Auggie的朋友,最初是由于指派或同情接近他,但后来被他的聪明和人格征服,成为他真正的朋友。他的朋友们说,和Auggie在一起很舒服,什么都可以和他说。

Auggie有一个死对头Julian,Julian的妈妈是校董。Julian本来也是校长指派的“朋友”,但因为初次见面时Auggie指出了他说的一个错词,就暗暗和Auggie结下了梁子,从暗地到明面欺负他、孤立他。一开始Julian是成功的,但由于他可能做得太过分,反而引起同学的心理疲劳和同情Auggie;在一次全校野营期间,他仅剩的两个伙伴也在危急时刻帮助了Auggie,并因为这种行为改变了他们原本的立场。Julian变成孤家寡人,不得不转校。
Julian的妈妈也是个恶毒狭隘的女性。看她和校长的邮件往来挺有意思的。

Auggie在野营期间被高年级的人欺负。从Auggie之后和他妈妈的对话中,可以看到为何Auggie能在相对艰难的环境中立足。
"So, do you want to hear about the bad part or the good part first?" I asked after a few minutes, leaning my head on my hand.
"Whatever you want to talk about," she answered.
"Well, except for last night, I had an awesome time," I said. "I mean, it was just awesome. That's why I'm so bummed. I feel like they ruined the whole trip for me."
"No, sweetie, don't let them do that to you. You were there for more than forty-eight hours, and that awful part lasted one hour. Don't let them take that away from you, okay?"
"I know." I nodded.
仔细看妈妈的话,是很有技巧的。即不和孩子一起沉浸在“受害”的情绪中,又不道德教导或“谴责受害人”。也就是说,她一方面引导了孩子看好的方面,一方面又不是“你应该如何如何”的长者语气。这种技巧,也是深爱孩子的父母的本能式的反应。
我强调这一点,是因为我观察到很多家长都在这两极间摇摆。让共情,就和孩子一起沉浸在委屈中;让引导,就负性关注孩子,想要通过说教“改变”孩子。他们通常不知道,是他们的负性关注首先改变了孩子。

当然,Auggie也是幸运的有一个大环境。他的老师和校长都在不断引导孩子们向善。如果没有他们的引导,以Auggie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能让大多数人与他为友。

故事里的Jack Will是一个有趣的孩子。他也有一个很正义的妈妈,会因为孩子对畸形人大惊小怪而震怒。Jack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接触Auggie的心理障碍相对较小。但他也怕被孤立,因此在他以为Auggie不在的场合下,说了一些恶毒的话。他其实并不讨厌Auggie,所以当Auggie原谅他后,两人又迅速成为密友。人就是这样,一边要坚持本心,一边要迎合大众。大人尚且难作抉择,小孩就更不容易。当我们站在Auggie的立场上,震惊于Jack的恶意后,再站在Jack的立场上看,那种半真半假言辞就变得可以理解。说实话,善恶本来就在一念间。回想某国的CR,不过就是把人的恶意统统钓出来统统放大罢了。

一句话,这个wonder,是每个充满爱的小家庭小个人的wonder,也是社会舆论引导的wonder。正如校长Tushman说的那句话:Kinder than is necessary. Because it's not enough to be kind.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Wonder的更多书评

推荐Wond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