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栖六十六,神的另一面是鬼

硯齋

《来自新世界》是一个拥有自己独立设定的虚构世界,我比较喜欢细节的一些设定,比如追傩撒豆驱鬼的仪式和业魔恶鬼这个设定的结合,比如每个拥有咒力的人潜意识都会放出咒力,而这些不受管束的咒力扭曲了八丁标以外的世界——至少把依赖于意识的咒力设定解释得比较完善了。

最重要的无非是业魔和恶鬼的设定,前者让早季得以揭穿“大人世界”的秘密,后者暴露了神栖六十六町真正的危机以及其由来的这个社会矛盾的结构。

业魔和恶鬼是一体两面的,它们是相同极端现象的不同产物:咒力不受理性控制。不同在于一个表现为虐杀自己以外的他人,另一个则表现为自我毁灭。二者的根源皆来自拥有咒力的危险性,这两种状态分别占据了轴上极端的两边,一种单纯表现为利己求生的本能行为,一种是为了维持整个族群的存在而在理性选择下的行为。

神栖六十六町是一个奴隶社会。在咒力出现之始,拥有咒力的人本来就占世界上总人口的少数,与占据多数的普通人相比,二者间不仅存在能力上决定性的差异,而且无法停止不断的相互猜忌。恶鬼一旦出现便会成为社会矛盾的导火线,当少数人企图统治多数人时,自然而然会采取某种程度上的奴隶制与专制的社会形态。一旦咒力的统治...

显示全文

《来自新世界》是一个拥有自己独立设定的虚构世界,我比较喜欢细节的一些设定,比如追傩撒豆驱鬼的仪式和业魔恶鬼这个设定的结合,比如每个拥有咒力的人潜意识都会放出咒力,而这些不受管束的咒力扭曲了八丁标以外的世界——至少把依赖于意识的咒力设定解释得比较完善了。

最重要的无非是业魔和恶鬼的设定,前者让早季得以揭穿“大人世界”的秘密,后者暴露了神栖六十六町真正的危机以及其由来的这个社会矛盾的结构。

业魔和恶鬼是一体两面的,它们是相同极端现象的不同产物:咒力不受理性控制。不同在于一个表现为虐杀自己以外的他人,另一个则表现为自我毁灭。二者的根源皆来自拥有咒力的危险性,这两种状态分别占据了轴上极端的两边,一种单纯表现为利己求生的本能行为,一种是为了维持整个族群的存在而在理性选择下的行为。

神栖六十六町是一个奴隶社会。在咒力出现之始,拥有咒力的人本来就占世界上总人口的少数,与占据多数的普通人相比,二者间不仅存在能力上决定性的差异,而且无法停止不断的相互猜忌。恶鬼一旦出现便会成为社会矛盾的导火线,当少数人企图统治多数人时,自然而然会采取某种程度上的奴隶制与专制的社会形态。一旦咒力的统治地位得以确定,矛盾便从外部转向内部,拥有咒力者之间的不断虐杀便开始了。

在维持种族(拥有咒力者)繁衍的生物本能之下,愧死结构出现,彻底否定了同种物种之间的争斗。由于愧死结构只对拥有咒力者有效这个bug至少造成了两大后果。

一是如果对没有咒力的普通人置之不顾,愧死结构发生作用那天便是拥有咒力者灭绝之日。因此化鼠被创造出来,普通人从生物物种层面被降阶成为更低级的哺乳动物,不仅延续了他们的奴隶身份,而且从根本上否认了他们作人的权利。

二是知识的存在可以轻易打破利用愧死结构辞创造的平衡。因为高科技的武器剥离了杀人的行为和意识,将行为与结果割裂,最终使愧死结构无效。所以町上的人从小便受到洗脑教育,知识必须被管控。整个社会退化到农耕时代,作为人类而不能自主地思考,也就不能意识到自身拥有的咒力到底是神之力还是恶魔之力,也就永远无法正确的认识自己,永远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意志,还可以称之为人类吗?

神栖六十六町是一个小国寡民的奴隶制社会,因而不需要追求牢固的国家机器的存在,也就不需要追求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这种一味追求稳定的族群反而在不断削弱自身,虽然人是为了保存自己种族延续而创造了愧死结构,可正是这种机制导致人的退化,不得不引入倭猩猩的生物本能来维持人与人之间本能性的爱。

回到了几千年的套路:知识是原罪。

业魔的传说里,少年成为业魔的原因有三:傲慢、孤独、思考。归结为一,其实就是思考,因为过度的思考意识到了自身拥有的咒力是被诅咒的力量,因此悲伤的追求自我毁灭。

不论是像恶鬼般随意的残杀人类,还是改造普通人类DNA,本质上都是违反伦理道德观的事,没什么区别。

关于化鼠间的战争,化鼠与人的战争,脱胎于两个原型。一是保守派奇狼丸和改革派斯奎拉之争,背后是母系与父系社会之争。母系社会依赖于神力,生育的权利是种族延续的最神圣权利,这个社会不可能反抗神;父系社会依赖的是人自身的能动性,强调的是人自己的能力,他要做的是推翻神的统治。化鼠与人之间的战争的原型便是人与神的战争。在这种意义上,被拥有咒力的人类(神)所嘲笑的斯奎拉才是真正的人类。

(——一个有的没的插话,在神的世界中不分两性,所以不论男女之间怎么排列组合都是合法的,这一点描述得真是太准确了(喂

《来自新世界》全书更像是展开了一个设定的世界,描述了在这个世界里从懵懂无知的幼儿长成彻底了解世界规则的成人一路的过程。即使这期间经历了叛乱的战争,这个世界并不打算修正自己,甚至更有可能的是进一步加强对奴隶制的巩固,加重对奴隶的压迫。因为愧死结构仍然存在,并且无解。对孩子进行选种一般的工作也仍会持续下去,不净猫会继续吞噬残次品。

在一班进行的实验最终是失败的。

一个可有可无的补充,66/666一向是象征着恶魔的不祥数字,大概小町的名字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来自新世界 (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来自新世界 (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