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机杼 小说机杼 8.9分

细细浅谈

Selence Day
「福斯特否定文学年代论,推崇偏平人物圆形人物论,詹姆斯·伍德又否定了福斯特。」

叙述
作者首先提出了一个概念:所谓的全知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一开始讲关于某个角色的故事叙述就似乎想要把自己围绕那个角色折起来,想要融入那个角色,想要呈现出他或她思考和言谈的方式。一个小说家的全知很快就成了一种秘密的分享,这就叫“自由间接体”。
然后举出例子:
当―个人物的声音似乎确实成功地反抗并完全接管了叙述。“小镇太小,还不及一个村,里面空空荡荡住的几乎全是老人,死得太慢,令人气恼。”多棒的开头!这是契诃夫短篇小说《洛希尔的提琴》的第―句,第二句是:“医院和监狱对对棺材的需求也很小,简而言之,生意不行”这一段接下去的篇幅为我们介绍了一个刻薄至极的棺材匠,我们意识到小说是从一个自由间接体的半当中开始的:“里面空空荡荡住的几乎全是老人,死得太慢,令人气恼”我们在一个棺材匠的脑海中心,他认为长寿妨碍了赚钱。契诃夫颠覆了我们对小说开篇的客观预期,传统写法是在聚焦之前先给个大全景(N镇比一个小村还小,有两条破破烂烂的街道如此等等)。
我喜欢这种讲法,简洁明了。

在这一章他还提到了语言:
小说...
显示全文
「福斯特否定文学年代论,推崇偏平人物圆形人物论,詹姆斯·伍德又否定了福斯特。」

叙述
作者首先提出了一个概念:所谓的全知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一开始讲关于某个角色的故事叙述就似乎想要把自己围绕那个角色折起来,想要融入那个角色,想要呈现出他或她思考和言谈的方式。一个小说家的全知很快就成了一种秘密的分享,这就叫“自由间接体”。
然后举出例子:
当―个人物的声音似乎确实成功地反抗并完全接管了叙述。“小镇太小,还不及一个村,里面空空荡荡住的几乎全是老人,死得太慢,令人气恼。”多棒的开头!这是契诃夫短篇小说《洛希尔的提琴》的第―句,第二句是:“医院和监狱对对棺材的需求也很小,简而言之,生意不行”这一段接下去的篇幅为我们介绍了一个刻薄至极的棺材匠,我们意识到小说是从一个自由间接体的半当中开始的:“里面空空荡荡住的几乎全是老人,死得太慢,令人气恼”我们在一个棺材匠的脑海中心,他认为长寿妨碍了赚钱。契诃夫颠覆了我们对小说开篇的客观预期,传统写法是在聚焦之前先给个大全景(N镇比一个小村还小,有两条破破烂烂的街道如此等等)。
我喜欢这种讲法,简洁明了。

在这一章他还提到了语言:
小说家总是要用至少三种语言写作。作家自己的语言,风格;感性认识,等等;角色应该采用的语言,风格,感性认识,等等,还有一种我们不妨称之为世界的语言—小说先继承了这种语言,然后才发挥出风格,日常讲话、报纸、办公室、广告、博客、短信都属于这种语言。在这个意义上,小说家是一个三重作家,而当代小说家尤其感受到这种三位一体的压力,因为三驾马车里的第我们的主体性,我们的隐三项世界的语言,无所不在。

细节
所谓“特此性”,我指的是那些细节能把抽象的东西引向自身,并且用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消除了抽象,把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它本身的具体情况。
举例说到了《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里面凯西先生的三根手指,读者想看见名字和数字。
在奥威尔题为《一次绞刑》的随笔里,他注意到犯人在走向刑架的途中,避开了一个小水塘。对奥威尔来说,这正代表了他,所谓的生命的“神秘”,而这生命本身马上就要被剥夺了:虽然这么做毫无意义,但犯人还是不想弄脏鞋子。这是一个“无关”的行为。
……逻辑上说犯人确实没道理避开水塘。这纯粹是—个旧习的条件反射。而生活中永远难免有一些过剩,有—些无缘无做,生活给我们的永远比我们所需的更多:更多东西,更多印象,更多记忆,更多习惯,更多言语,更多幸福,更多不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说机杼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说机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