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贫困 女性贫困 8.0分

日本女性“看不见”的“贫困”背后,或许就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未来

上海译文

文|新井一二三

2014 年初,日本的公共电视台 NHK 连续播出了两个纪录片《看不见明天:越来越严重的年轻女性之贫困》和《调查报告:女性贫困——新连锁的冲击》,观众的反应特别强烈。据报道,目前日本有约三百万未满三十五岁而年薪不到两百万日元的女性非正规工作者。在日本,年薪两百万被视为陷入“贫困”状态、需要申请公家补贴的界线。

如今日本到处都有的便利店以及快餐店,通年为附近居民提供生活不可缺少的种种服务。然而,穿着制服、乍一看在开心工作的女店员,时薪都不到一千日元,也没有奖金、交通费、福利之类,即使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都无法突破一年两百万日元的界线。更糟糕的是,她们的工作没有升职、大幅度提薪的前景。

直到二十世纪末,在日本家庭,挑大梁的都是男性。他们的妻小出去当临时工,赚来的收入可以当零用钱花。然而,近年离婚率提高,带一两个孩子出来的女性,往往只找得到临时工作。这样子,她们维持家计都不容易,很快会患上身心两方面的病。

最受苦的是孩子,尤其是女孩子一般得代替母亲做家务、照顾幼小的弟妹,上了高中就自己也做便利店、快餐店的临时工,以便付学...

显示全文

文|新井一二三

2014 年初,日本的公共电视台 NHK 连续播出了两个纪录片《看不见明天:越来越严重的年轻女性之贫困》和《调查报告:女性贫困——新连锁的冲击》,观众的反应特别强烈。据报道,目前日本有约三百万未满三十五岁而年薪不到两百万日元的女性非正规工作者。在日本,年薪两百万被视为陷入“贫困”状态、需要申请公家补贴的界线。

如今日本到处都有的便利店以及快餐店,通年为附近居民提供生活不可缺少的种种服务。然而,穿着制服、乍一看在开心工作的女店员,时薪都不到一千日元,也没有奖金、交通费、福利之类,即使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都无法突破一年两百万日元的界线。更糟糕的是,她们的工作没有升职、大幅度提薪的前景。

直到二十世纪末,在日本家庭,挑大梁的都是男性。他们的妻小出去当临时工,赚来的收入可以当零用钱花。然而,近年离婚率提高,带一两个孩子出来的女性,往往只找得到临时工作。这样子,她们维持家计都不容易,很快会患上身心两方面的病。

最受苦的是孩子,尤其是女孩子一般得代替母亲做家务、照顾幼小的弟妹,上了高中就自己也做便利店、快餐店的临时工,以便付学费、手机费,并且交给母亲一点生活费。她们若要攀登社会阶梯,非读大专、大学不可。但是,日本的奖学金大部分都是借的,毕业以后需要还。贫困家庭出身的学生,毕业时候负债会达到五六百万日元。如果能找到高薪工作还好,要是只能找到比临时工好一点而已的工作,那么还债会需要二十年,摆脱“贫困”谈何容易。

NHK 的节目引起注意,一个原因是第一次公开暴露日本有不少基层女性,把风月场所当做生活安全网。由于丈夫的家庭暴力等原因,带孩子离家出走的年轻母亲,如果因父母早离婚等理由不能投靠娘家,往往温饱成问题。政府方面不是没有针对单亲家庭的福利制度,但是手续复杂,需要时间。反之,不少风化业者,为她们提供现有的宿舍、托儿所以及现金报酬。风月场所分几种,收入也不同,但都比便利店、快餐店强。问题在于卖笑行为始终严重损害人的自尊;为了找回跟金钱交换的自尊,她们马上去牛郎店喝到酩酊大醉,使得javascript:;孩子缺少照顾,自己的问题却让无辜的第二代承担。

2013 年,日本发生了一宗虐待孩子致死的案件:年轻母亲把两个孩子留在风化业者提供的宿舍里,自己出去跟不同的男人同居,还把自己玩耍的照片发在脸书上,孩子们却活活饿死在垃圾泛滥的房间里。舆论异口同声地谴责了不负责任的母亲。可是,她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为了弥补幼年自己失去的温暖,年纪轻轻就结婚生育,但年轻的丈夫同样靠不住,两个人都无法经营稳定的家庭。离婚以后能投靠的,只有剥削她肉体的风化业者。所以,尽管这个母亲无疑是可恶的杀人犯,从不同角度来看,她也是受害者。日本夫妻离婚以后,别说赡养费,前夫支付的养育费也只有两成而已。

目前充斥日本书店排行榜的《最贫困单身母亲》《最贫困女子》《女性们的贫困》等书,有不少谈到贫困女性卖笑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些书的陆续出版,不仅反映着社会对弱势族群的关注,而且有意无意迎合了读者的猎奇心态。

NHK 节目揭开的“新连锁”是,在过去几年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低廉窝铺的网吧里,报道小组发现,四十一岁的离婚母亲和十九岁、十四岁的女儿分别躲在三个不同的单位,竟然住了两年多。长期住网吧,一天的费用低到一千九百日元。除了勉强能躺下来的空间外,有电脑、无限供应的汽水、能免费用的微波炉,以及投币可用的淋浴设备。比起租房另付水电煤气互联网等费用,可说廉价,至少是省事的。然而,把一天一千九百的费用乘以三个人再乘以三十天的话,普通人会觉得:能付得起那么多,怎么不堂堂正正租房子经营母女三个人的小家庭呢?毕竟,母亲和大女儿天天从网吧去附近的便利店做临时工,赚来的钱只够付网吧的费用,至于伙食,则基本上靠便利店废弃的盒饭、面包等,往往也吃不饱。

目前日本年轻女性的“贫困”被形容为“看不见”,因为连住在网吧、表面上看干净健康的十九岁女孩子,都穿着时装、化着淡妆,一般人不会怀疑她已很久无家可归。但是,她十四岁的妹妹则不同。妹妹已经许久没上学,每天在没有阳光的网吧单间里整日玩网络游戏。她日后成长为跟姐姐一样干净健康的女孩子、过正当生活的可能性,该说低之又低了。

另外,报道小组也发现:东京新宿、涩谷等闹市区,最近到晚上就出现许多拉着小皮箱的年轻女孩,皮箱里装着她们的全部财产,有的去网吧过夜,有的去招牌上写着“能充电”的咖啡厅过夜,有的等援助交际的机会。其中有正当家庭的女儿,在学校假期里来首都做建筑工人、餐馆服务员等一天两三份工作,以便存下学期的学费。但也有初中没毕业就离家出走专门卖笑的女孩子,她们纷纷说,能活到三十岁就好了,因为年纪再大,恐怕没人要买自己了。她们都是日本贫困家庭的女儿,否则没有理由晚上拉着小皮箱走上大都会街头。

回想三十年前,我读大学的日子,那是“一亿总中流”的 1980 年代,同学大多靠父母读完大学。当年也有离婚家庭的孩子,升学率明显比较低。现在回想,她们受的苦恐怕比我们中产的孩子多而且深。也许,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贫困”。可是,在如今的日本,个人的不幸被视为“自我责任”所致。NHK 节目的很多观众都在网络上写感想:可不是“自我责任”吗?后来出版的书籍版《女性贫困——新连锁的冲击》里,有个记者反驳道:她们的“贫困”,不仅是经济上的,而且是教育、资讯等多方面的。我更觉得:还有感情上的,自尊上的;各方面的需要都满足了以后,人才能够做最合理、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完)

本文原发于|澎湃新闻

如需转载先请私信联系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女性贫困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性贫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