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之路”上的民族主义复

柳言鹰语
2017-09-26 11:26:30

“复兴之路”上的民族主义复兴

——读《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

世界期待着中国的答案,历史为复兴奏响华章。当下中国,没有哪个目标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更具诱惑力和想象空间了。从诗人严复经常“中夜起而大哭”,到“中国发展所产生的巨大变化是超越人类极限的”,世界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中国。今日之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现实无声作答。民族主义不可避免。只要这个世界是由主权国家所组成,民族主义就不会离开人们而远去。因此,一个现实的选择是构造一种比较理性的民族主义,避免各种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尤其是那些建立在民粹之上的民族主义。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一书中,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说:“21世纪西方将不再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崛起改变的将不仅是世界经济格局,还将彻底动摇我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  

 “民族主义”,即“通

...
显示全文

“复兴之路”上的民族主义复兴

——读《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

世界期待着中国的答案,历史为复兴奏响华章。当下中国,没有哪个目标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更具诱惑力和想象空间了。从诗人严复经常“中夜起而大哭”,到“中国发展所产生的巨大变化是超越人类极限的”,世界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中国。今日之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现实无声作答。民族主义不可避免。只要这个世界是由主权国家所组成,民族主义就不会离开人们而远去。因此,一个现实的选择是构造一种比较理性的民族主义,避免各种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尤其是那些建立在民粹之上的民族主义。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一书中,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说:“21世纪西方将不再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崛起改变的将不仅是世界经济格局,还将彻底动摇我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  

 “民族主义”,即“通常被用来表示个人、群体和一个民族内部成员的一种意识,或者是增进自我民族的力量、自由或财富的一种愿望”(爱德华·卡尔语)。或者说,“民族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运动,目的在于为一个社会群体谋取和维持自治及个性,他们中的某些成员期望民族主义能够形成一个事实上的或潜在的民族”(安东尼·史密斯语)。有论者统计,“近代以来至少存在有200种以上的不同含义的民族主义”(路易斯·斯奈德语)。郑永年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中认为:“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价值体系,民族主义的目的在于培养民族成员的民族自我意识、态度和行为取向,以推进和保护民族利益为己任。”他强调:(1)民族主义具有强烈的政治性——任何一种类型的民族主义的目标都是为本民族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找到一种政治表达;(2)民族主义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3)民族主义是一种近现代现象,是某种将历史进程和政治理论结合在一起的特定的政治行动。   

历史大浪滔滔,大国崛起的历程和思路各有不同。但是,历史现象具有相似性,对历史认识的深化,是要通过历史现象进行比较和对比的。郑永年认为,中日两国间的民族主义冲突主要集中在对历史的认识问题(比如,包括南京大屠杀、靖国神社问题、历史教科书问题以及遗弃化学武器问题,等等)以及包括钓鱼岛和中国东海在内的领土争端问题。客观上,历史问题在不同时期的凸现与两国各自的国内政治状况以及影响两国关系的其他因素有关。正是基于此种认识,郑永年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中强调,“民族国家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政治上的。”但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新的时代,既需要人们对民族的自信,也需要保持虚心的学习态度。“盲目的民族主义会走向封闭,封闭会走向落后、走向衰落。这既是世界历史的经验,也是中国本身的历史的经验。”这就要求塑造新型的理性民族主义精神。   

民族复兴,总是以思想为先导,以制度为支撑。“中国之命运有两种:一种是有人已经写了书的;我们这个大会是代表另一种中国之命运,我们也要写一本书出来。”这是毛泽东在1945年的回答。“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1982年,邓小平在谋划改革开放的蓝图时这样说。民族复兴之路与世界发展大势的交汇点上,不管人们喜欢与否,民族主义已成为当代中国的现实,它也必然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现代主权国家并不是封闭国家。在全球化时代,谁最终能赢得国家间竞争的胜利,并不取决于谁最民族主义,而是谁最开放。面对西方二十年如一日地宣扬“中国威胁论”、“围堵中国论”,甚至“分而治之论”,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是一种可以理解的正常反应。由民族主义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理念而缔造的民族国家,因其发展的不平衡性而成为国际冲突的主体。近代中国经过艰难探索,最终依靠民族主义的精神整合力量建立起统一、集权的现代民族国家,并实现了民族复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但是,民族主义既具有积极的建设能量,也具有消极的破坏力量,不可忽视狭隘民族主义给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及其所需的国际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郑永年认为,“中国必须谨慎引导国内民族主义趋势,利用民族主义的积极能量来继续建设民族国家,同时必须避免狭隘民族主义,最大程度降低其消极的破坏力量。”

原载《内蒙古日报》《石狮日报》,若转载请致函致电商洽(qq:472176745)。    

新浪微博,欢迎互粉:http://weibo.com/1391089223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