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读|陈映真《我的弟弟康雄》的主角是谁?

嘻嘻wency
2017-09-26 11:06:51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嘻嘻wency(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8844286/

导读:陈映真的小说值得细细品味,我的笔写不出其美妙的百分之一。但是做一个尝试也是略表对其的心意。 公众号的次篇就是《我的弟弟康雄》这篇小说的原文,没看过小说的可以去看看~还是那句,期待更多的交流。

虽然知道没有绝对纯洁的读者,但依旧想做一个尽量“纯”文本内部的思考,所以并没有去查陈映真的太多背景知识,试图就文本本身谈文本。

1.叙述了什么?
我们拿到一个文学作品时,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问题便是,这个作品讲了什么?
但其实要回答“叙述了什么?”这个问题是比较困难的。一旦作品形成,它就脱离了素材(故事),而成了有叙述策略的情节。也许在叙述策略的安排下,我们会忽略了更重要的故事。比如说《简·爱》,罗切斯特的妻子被自然而然地忽略了。但是20世纪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巨著《阁楼上的疯女人》重读了这部作品,阅读出文本中那个疯女人有不可忽略的意义。

回到《我的弟弟康雄》这个小说上来,它所叙述的故事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嘻嘻wency(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8844286/

导读:陈映真的小说值得细细品味,我的笔写不出其美妙的百分之一。但是做一个尝试也是略表对其的心意。 公众号的次篇就是《我的弟弟康雄》这篇小说的原文,没看过小说的可以去看看~还是那句,期待更多的交流。

虽然知道没有绝对纯洁的读者,但依旧想做一个尽量“纯”文本内部的思考,所以并没有去查陈映真的太多背景知识,试图就文本本身谈文本。

1.叙述了什么?
我们拿到一个文学作品时,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问题便是,这个作品讲了什么?
但其实要回答“叙述了什么?”这个问题是比较困难的。一旦作品形成,它就脱离了素材(故事),而成了有叙述策略的情节。也许在叙述策略的安排下,我们会忽略了更重要的故事。比如说《简·爱》,罗切斯特的妻子被自然而然地忽略了。但是20世纪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巨著《阁楼上的疯女人》重读了这部作品,阅读出文本中那个疯女人有不可忽略的意义。

回到《我的弟弟康雄》这个小说上来,它所叙述的故事也因此微妙了起来。百度上的简介理所当然地把弟弟康雄当成了主角,把它的故事作为核心故事来理解,因此《我的弟弟康雄》就是叙述了一个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青年如何由于其肤浅的人道主义精神而走向幻灭和死亡的故事。这种阐释方式自然也没有错,在小说中我们也可以找到对应的理据去证明:
在“我”转述的日记中可以发现,弟弟的死亡是两部分原因导致的,一方面沉迷空想社会主义的幻想而不得的痛苦,但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是他陷入与少妇通奸的内疚自责中,他甚至抛弃了深信的空想社会主义,长跪在天主的面前请求天主的饶恕。因此姐姐说到,他的死亡是“一个少年虚无者死于被通奸所崩溃了的乌托邦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少年初生态的肉欲和爱情,以及安那其、基督或者天主”都是导致弟弟死亡的原因。

在我看来,这种阐释方式没有错,但是又是有些可惜的,它忽略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

因为它忽略了叙述者“我”的存在。小说至少有两个主要的叙述时空体:a.“我”的弟弟康雄的成长经历b.“我”的心路历程。除此外也掺和着“我”的父亲、画家、“我”的丈夫等次级故事。当我们把叙述者“我”也纳入思考研究的范围中来时,小说的内涵便更加复杂了。

叙述者“我”作为弟弟康雄故事的旁观者,却深深切入了故事内部去。“我”并没有选择直接转述弟弟康雄的日记,而是不断地做自己的分析和概括,甚至于在描述弟弟的时候还不时加入自己的故事。

即如果我们换一个观察的对象,把目光投向叙述者“我”身上,会发现更有趣的故事。“我”是一个有着几分秀丽姿色的穷人家的女儿。在处女时代受弟弟影响,对理想主义产生了迷恋,对有钱人产生厌恶。但是这种迷恋在遭遇了弟弟的自杀后破灭,在不久我便嫁给了有钱人。

但是嫁给有钱人并不是“我”的妥协,“我”更将嫁给有钱人视为最后一次反叛,视为一种殉道行为。为什么?“我”才是那个看破了宗教和空想社会主义两重虚伪的面具的人。这次行动是双重的背叛,双重的否定。

弟弟康雄仿佛是父亲的复制,在信奉空想社会主义而不成后转向宗教,在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意识薄弱,行动力欠缺的无能儿后自杀。而父亲更是撕破了他纯粹理想主义的面具,他说到“人应该尽力摆脱贫苦这一恶鬼,一如人应努力摆脱犯罪一样。”“我”不无反讽地说道,“他毕生凭着奋勉和学识都没有摆脱的贫苦,终于在他的第二代只借着几分秀丽的姿色就得到了。”在这里还有自欺欺人的隐瞒——“对方是有名望的虔诚的宗教家庭。”父亲借宗教的面具遮掩了其对财富的渴望。

“我”才是那个走向虚无主义的人。“我”看到了父亲的空想社会主义梦想敌不过他对贫穷的痛恨、而弟弟的乌托邦梦想也不过是青涩的、被蛊惑的。

但是“我”的内心依旧有不甘心之处,“我”不停的质问自己,“富裕”果真让我丧失了一些细致的人生了吗?贫苦确实让“我”变得龌龊、卑鄙了吗?对于“那些少女时代从未弄明白的社会思想和现代艺术”,对于“那个挂在十字架的男体”,“我”始终不能抛弃对其的恐惧和向往。

作品呈现出“我”这般的困惑,将其与“我”对弟弟的回忆和描述糅合在一起,隐藏了“我”的性格。

本文认为,“我”对康雄的回忆和阐释应该被理解为“我”的另一面,作为“我”内心焦灼不安,无法自洽的逻辑困境的表征。“我”才是这部小说的主人公。

再回到开头那句,“当我是一个少女的时候,我写日记,也写信。”是否觉得有些似曾相识?“我”和弟弟走过同样的路,内心彷徨空虚的姐姐借重读弟弟的日记来寻求身份认同。叙述者在两重叙事时空体间的徘徊,显现出内心的一种徘徊逃避,希望借“我的弟弟康雄”的故事框架来逃避自己现如今的精神困境。

·2.结尾的悖论
结尾时,姐姐利用已有的财富权势帮助父亲实现了在大学里教古典哲学的梦想,也试图给弟弟修一个豪华的墓园,从而终于完成了自我价值观和处事逻辑的圆满,也就消解了自己内心的困惑。
当然当我对文本做了这样的阐释后,一个更深的问题自然是,作者为何这么做?隐含作者究竟表达了什么?叙述者对文本的叙述也是由作者完成的,它反映的是作者的所思所想。
这个问题或许需要结合陈映真更多的资料,也需要

当然,这部小说可以挖出更多更有意思的含义,是一部阐释空间很大的作品。不同知识背景和问题关怀的读者进入,会碰撞出不同的火花。期待您的思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弟弟康雄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弟弟康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