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斯菲尔德 思想的后果

Karl

保罗·拉赫(Paul Rahe)是思想史领域杰出和多产的历史学家,却有意识地闯入政治哲学研究领域一试身手。他的研究方向是古代和现代的共和主义,和同样是杰出、多产的学者的其他两位历史学家剑桥大学的昆廷·斯金纳(Quentin Skinner)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波考克(J.?G.?A. Pocock)一道专攻政治哲学和历史。有学者指出,他这个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学院的教授和列奥·斯特劳斯(Leo Strauss)的追随者的地位比不上其他两位。

可以说,拉赫的工作是对斯金纳和波考克著作的批评的延伸。这种批评根本不是大人物之间的争论,因为斯金纳和波考克根本就没有屈尊答复他的打算。拉赫相信“思想是能产生后果的”,它们有力量指导和创造历史,因此,思想不是时代或者环境等条件造成的,相反,它主要是产生这些条件的根源。

在前一本印象深刻的装满了历史事实、哲学分析、参考文献的三卷本《古今共和国》(1992)里,他认为共和国根据现代的新观点可以被分为古代和现代两类。这就是说共和国可以通过纠正其弱点成为完美的东西,不再受到灾难的制约,因而具有永恒性。该观点最初是由马基雅维里(Machiavelli)提出来的。

但是,斯金纳和波考克在他们开...

显示全文

保罗·拉赫(Paul Rahe)是思想史领域杰出和多产的历史学家,却有意识地闯入政治哲学研究领域一试身手。他的研究方向是古代和现代的共和主义,和同样是杰出、多产的学者的其他两位历史学家剑桥大学的昆廷·斯金纳(Quentin Skinner)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波考克(J.?G.?A. Pocock)一道专攻政治哲学和历史。有学者指出,他这个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学院的教授和列奥·斯特劳斯(Leo Strauss)的追随者的地位比不上其他两位。

可以说,拉赫的工作是对斯金纳和波考克著作的批评的延伸。这种批评根本不是大人物之间的争论,因为斯金纳和波考克根本就没有屈尊答复他的打算。拉赫相信“思想是能产生后果的”,它们有力量指导和创造历史,因此,思想不是时代或者环境等条件造成的,相反,它主要是产生这些条件的根源。

在前一本印象深刻的装满了历史事实、哲学分析、参考文献的三卷本《古今共和国》(1992)里,他认为共和国根据现代的新观点可以被分为古代和现代两类。这就是说共和国可以通过纠正其弱点成为完美的东西,不再受到灾难的制约,因而具有永恒性。该观点最初是由马基雅维里(Machiavelli)提出来的。

但是,斯金纳和波考克在他们开创性的著作里(斯金纳的《现代政治思想的基础》和波考克的《马基雅维里时代》)认为,古代和现代共和国没有这种差别,共和主义是人们在众多时代和背景下都发现非常有用的主题或者一整套观念,既不是根本性的真理也不是未来的课题。在他们的常常被称为“历史主义”的观点看来,观点可以被追溯到不是作为观点的从前的条件,如经济力量、或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政治利益。他们辩护说,观点从根本上说是防御性的,是要捍卫和保护政权的种种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或敌人的利益,如《独立宣言》中北美洲殖民者的利益。

观点不能创造历史,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历史的产物;所以殖民者并非因为受到宣言中的观点的感动而行动,而是因为这些观点不过说出了在事实发生后他们觉得应该说的话。思想和意识形态没有什么不同,在这种意识形态支配下,你不得不说出你在特定情景或者‘背景’下必须说的话,就像被告通过聪明的律师讲话一样。

拉赫在今年出版了三大本著作,其中一本是关于柔性专制主义的书,研究了托克维尔在权威的《论美国的民主》中提出的概念。柔性专制主义(despotisme doux)在他看来是只能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新型专制主义。它不是建立在让人们恐惧地颤抖的基础上,正如孟德斯鸠所说的通常的专制主义特征,而是给作为个人的人民提供利益和善意。

托克维尔说“它不摧毁意志,它软化它们,扭曲它们,引导它们”。它甚至指导你如何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是利益的代价是隐藏或者破坏人民中的所有政治和结社活动,让民主处于当今所谓的大政府“庞大存在”管理下的相互没有联系的个人组成的群体的状态。这种新型的民主专制是我们民主时代的最大敌人,而不是民主的任何直接敌人。

拉赫显示托克维尔概念背后的思想来源于对他来说非常亲密的两位哲学家。他解释了孟德斯鸠的思想如何帮助创造了个人商业利益的“现代共和国”,卢梭的思想如何深刻驳斥了现代共和国思想,因为它没有能在相互没有联系的个人间推动公民意识,错误地把自由理解为不自然的、分裂的灵魂的培养和表达。

拉赫在他彻底和准确地展开论述这两个哲学家的细微差别时超过了这种笼统性。他们俩都是需要认真关注的伟大思想家,也是18世纪最受欢迎的作家。如果思想能产生后果,它很可能出现在思想被最高层的人表达出来,直接面对最大量的读者群的书中。

但是把托克维尔当作孟德斯鸠和卢梭的继承者看待可能产生两个困难。第一,在本书中柔性专制主义被定义为民主的偏离。偏离是没有指导的,不是思想推动下而是因为惯性或者因为领域斜坡造成的非故意的运动。托克维尔当然相信民主平等让社会更加个体化,导致他所说的“个人主义”的危险,其后果就可能是柔性专制主义。

他称这个运动是“民主革命”,说它开始于700年前,当时教会开始让平民担任牧师。这样就把开头追溯到12世纪,远远早于鼓吹民主平等的现代哲学家(其中让人吃惊的是包括笛卡儿)。

托克维尔进一步指出民主革命不是思想而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隐含的意义是它的力量非常强大根本无法抗拒,而且它可能对我们有利。除了倾向于导致柔性专制主义外,民主平等和对手贵族政权相比,还能产生更大的公平正义。在讨论中,拉赫把托克维尔的角色认定为贵族制的理性改革者---法国国王的大臣如主教黎赛留(Cardinal Richelieu)和主教马萨林(Cardinal Mazarin),18世纪哲学家,拿破仑的官僚和我们时代的受到20世纪早期进步运动激发的专业管理者---他们往往反对贵族制或者非理性而不是赞成民主。

在这种趋势中,思想为民主服务但是并不产生民主。但是当民主在“光天化日”之下全面出现在美国后,清教徒随身携带而来的正是民主“思想”,既有政治民主又有宗教民主。在清教徒之前,民主似乎是在贵族制幌子下运行,按照自己的模式,没有鼓吹者的便利条件,他们非常强大足以公开为民主代言。在这方面,民主的“社会状态”(social state)(“状态”在这里是条件的意思) 可以成为民主思想的起源而不是相反, 这是托克维尔的另一个概念。

总而言之,托克维尔弱化或者轻描淡写地说明思想在推动现代民主方面的作用。在《论美国的民主》中,他没有提到卢梭,只提到孟德斯鸠一次,还是用来批评他的。在《旧制度和革命》中有关帮助推动法国革命的文人的著名章节里,卢梭这个最明显的影响力量被忽略了。

让托克维尔成为孟德斯鸠和卢梭的继承者的另外一个困难是托克维尔不是政治哲学家,至少不是他们这种政治哲学家。他没有如孟德斯鸠那样提供政治学的全面考察,也没有如卢梭那样提供政治学的抽象理论基础建设。他呼吁“政治学的新科学”,但除了明显杂乱无章的片段外,并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相反,他在描述美国民主的事实中提供了民主自由的思想,尤其是在讨论新英格兰城镇的时候,他是以此作为描述美国政府的开端的。这里,人们看到自由人为了对付眼前的需要,自然的自发性的结社,如修建道路单靠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事。他接着描述和赞美了复杂的、人造的、理论性的宪法,它主导了美国民主中的更加自发性的“公民社会”。但他从来没有提到作为宪法最基本原则的《独立宣言》。拉赫注意到这个事实,并宣称他的目的是指导法国人不要“庆祝抽象的原则”。

托克维尔似乎厌恶抽象原则,认为它们是民主自由的威胁。在民主社会,包括《独立宣言》中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主张在内的抽象原则是民主原则,将加速民主革命而不是指导民主革命。在社会或者自己的心灵中缺乏等级意识的民主公民很可能拒绝更高要求的理想,更喜欢即刻的物质享受,这是容易的、明显的、可感知的东西。

他们尤其倾向于陶醉在民主派历史学家和泛神论哲学家的唯物主义体系中。这种体系不仅推崇在牺牲政治平等要求情况下的物质享受,而且偏要坚持人类是受到庞大的、非个人原因推动的,人们对这些原因很少或者无法控制。在民主社会中最受欣赏的思想如“历史规律”、“进化论”、“经济规律”是对他们最有害的思想。

虽然托克维尔认为,人们需要接受某些“必要的真相”而不是简单地怀疑存在任何更高程度的抽象,但他相信必要的真相是宗教性的,比如民主的“事所必至,天意使然”能把人们从偶然性、混乱、无能的约束中拯救出来。所以他说“如果人没有信仰,他肯定成为奴隶,如果他是自由的,他肯定有信仰。”

托克维尔反对的自由派相信,人们可以通过让自己屈服于自己的激情而赢得自由,这是非常矛盾的。托克维尔相信,矛盾的是,为了自己的力量、自豪和自由,人们必须接受宗教。他更像个政治哲学家,原因是他想把民主从自身最喜欢的糟糕思想中拯救出来。

在这点上,他在回避思想的时候恰恰提供了思想产生后果的证据,在抗拒它的时候恰恰提供了思想作为民主背后的力量的证据。人们可能说,他在明确拒绝历史主义时候屈服于历史主义的某些基础。

译自:Consequential Ideas by Harvey Mansfield

吴万伟 译

06/22/2009, Volume 014, Issue 38

作者简介:

哈维·曼斯菲尔德(Harvey Mansfield)哈佛大学政府管理学教授,胡佛研究所美德与自由研究小组成员。

http://www.weeklystandard.com/Content/Public/Articles/000/000/016/627rflkf.asp?pg=2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Soft Despotism, Democracy's Drift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