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刻,存在都重新开始。

就像萤火不过秋
每一刻,存在都重新开始。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她扶着他坐上摩托,自己又坐上驾驶位,闭上眼睛,等他的双手环上她的腰。如果没有感到危险,就连碰都不会碰她一下。只要他们一回到家,她就再也挨不到他了。”
故事的开篇场景是马拉琪教自己的儿子亚尼斯游泳,亚尼斯是患有自闭症的12岁儿童。看到这一段描写的时候,其实挺心酸的。马拉琪天不亮就起床,靠打鱼辛苦谋生,独自抚养着儿子,而她和亚尼斯有一种说不出的距离感。

“有一分钟的时间,艾略特静静地任眼泪流淌,然后弯下腰,摸了摸她的脸蛋、胳膊和小手。她都冻住了。他把嘴唇贴在她的额头上,过了好一阵子,又亲了亲她的嘴唇和嘴角,最后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紧接着场景转换到了艾略特去女儿迪姬的墓地,迪姬在12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艾略特深爱着他的女儿,他翻看了迪姬生前留下的笔记之后,希望在岛上建一所教授戏剧与哲学的学校,完成女儿的遗愿。

作者设置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情节,迪姬去世的时候,刚好亚尼斯的妈妈怀孕了。亚尼斯在某一方面来说,填补了迪姬的空白。而艾略特对于马拉琪和亚尼斯而言,改变并温柔了他们的生活。三个寂寞的人相聚在小岛,三颗受伤的心...
显示全文
每一刻,存在都重新开始。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她扶着他坐上摩托,自己又坐上驾驶位,闭上眼睛,等他的双手环上她的腰。如果没有感到危险,就连碰都不会碰她一下。只要他们一回到家,她就再也挨不到他了。”
故事的开篇场景是马拉琪教自己的儿子亚尼斯游泳,亚尼斯是患有自闭症的12岁儿童。看到这一段描写的时候,其实挺心酸的。马拉琪天不亮就起床,靠打鱼辛苦谋生,独自抚养着儿子,而她和亚尼斯有一种说不出的距离感。

“有一分钟的时间,艾略特静静地任眼泪流淌,然后弯下腰,摸了摸她的脸蛋、胳膊和小手。她都冻住了。他把嘴唇贴在她的额头上,过了好一阵子,又亲了亲她的嘴唇和嘴角,最后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紧接着场景转换到了艾略特去女儿迪姬的墓地,迪姬在12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艾略特深爱着他的女儿,他翻看了迪姬生前留下的笔记之后,希望在岛上建一所教授戏剧与哲学的学校,完成女儿的遗愿。

作者设置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情节,迪姬去世的时候,刚好亚尼斯的妈妈怀孕了。亚尼斯在某一方面来说,填补了迪姬的空白。而艾略特对于马拉琪和亚尼斯而言,改变并温柔了他们的生活。三个寂寞的人相聚在小岛,三颗受伤的心逐渐建立起一种独特的联系,而他们的相遇,也改变了彼此的生命。

自闭症儿童亚尼斯,他每天用自己的方法来建立世界的秩序,丈量着这个世界。除了对数字有着特殊的敏感之外,他还是一个神奇地孩子,能让人们化干戈为玉帛。所有人都给予这个孩子关爱,整个故事沉浸在这种温情的氛围。还记得岛上给男子剪发的理发师说斯蒂凡诺斯说:“亚尼斯是所有人的孩子。不管来的是投资集团还是英国女王,他永远都是我们的孩子。”

整本书读起来非常流畅,没有错综复杂的情节,讲述了小岛上的平静生活和经济危机背景下遭遇的一段故事。当然这也是整本书的短板,缺少一种悬念和层次感。比如看到开头故事转到艾略特和迪姬,就知道之后他会和亚尼斯相遇。看到艾略特研究迪姬所留下的黄金数字之谜,就知道之后亚尼斯会破解这道谜题。

“我们回家吧。”
“回家。”孩子说。
孩子牵起他的手,两人一起走向大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丈量世界的孩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丈量世界的孩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