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秘密 7.7分

以爱之名

米酒

严格来说,这不算一本推理小说。

东野圭吾只是给出一个尤其极端的境遇,它是一个假设,一个基于灵异的伦理讨论。

我本身喜欢也愿意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所以这本书翻得还算快。

在大约读到四分之三处时,我很生气。我看不出直子——以女儿身份生活的母亲——对父亲平介怀有可以称得上是“深爱”的感情。平介是个善良、敦厚、细腻的男人,他面对“亦妻亦女”的身边人,仍视之为不可背叛的唯一。因为他始终面对的是女儿藻奈美的身体,所以纵使精神上认同眼前人就是妻子直子,他也无法与之产生肉体关系。

平介对直子无疑是深爱的。在这段残缺的感情里他从未有过不忠。要说最出格的大概就是那张夹在书里的桥本多惠子老师的照片了。他为了寄居在女儿身体里的妻子摒弃了作为男性的生理需求。对此,直子回以“谢谢”,他觉得这句“谢谢”是“如今支撑起我全部理由”。

藻奈美的身份是高中生,或许,于前还可以加上类似“漂亮”“聪明”“贤惠”这样的形容词。对于这样的女孩,有来自男孩的追求是无可置喙的。可问题就在于,拥有花季少女躯壳的藻奈美,实际身份是一位妻子,一位母亲。平介对这样的“追求”感到“嫉妒地发狂”。他在“女儿”...

显示全文

严格来说,这不算一本推理小说。

东野圭吾只是给出一个尤其极端的境遇,它是一个假设,一个基于灵异的伦理讨论。

我本身喜欢也愿意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所以这本书翻得还算快。

在大约读到四分之三处时,我很生气。我看不出直子——以女儿身份生活的母亲——对父亲平介怀有可以称得上是“深爱”的感情。平介是个善良、敦厚、细腻的男人,他面对“亦妻亦女”的身边人,仍视之为不可背叛的唯一。因为他始终面对的是女儿藻奈美的身体,所以纵使精神上认同眼前人就是妻子直子,他也无法与之产生肉体关系。

平介对直子无疑是深爱的。在这段残缺的感情里他从未有过不忠。要说最出格的大概就是那张夹在书里的桥本多惠子老师的照片了。他为了寄居在女儿身体里的妻子摒弃了作为男性的生理需求。对此,直子回以“谢谢”,他觉得这句“谢谢”是“如今支撑起我全部理由”。

藻奈美的身份是高中生,或许,于前还可以加上类似“漂亮”“聪明”“贤惠”这样的形容词。对于这样的女孩,有来自男孩的追求是无可置喙的。可问题就在于,拥有花季少女躯壳的藻奈美,实际身份是一位妻子,一位母亲。平介对这样的“追求”感到“嫉妒地发狂”。他在“女儿”的电话旁安装窃听器,私拆信件,跟踪她……几乎动用所有近乎变态的手段。我只觉得他可怜。对他来说,他只是想挽留住自己的妻子,他畏惧妻子的背叛。他和妻子共同保守的秘密使得他将自己和妻子视作命运的共同体,所以他们应当彼此攸关,彼此依靠对方存活。(从这个角度而言,情节某种程度上又类似《白夜行》。)

“他倒不是害怕看到直子在学校里生活得不顺利。现在他已经完全不担心这方面的事情了。他所害怕的恰恰相反。他害怕看到直子如今不仅在身体上,而且在精神上也完全像女高中生一样和大家融在一起了。他害怕自己看到这一幕时,会产生丧失感,孤独感和焦躁感。”

东野圭吾在书中将父亲矛盾的心理描述得十分细腻,而越是细腻,我作为读者越是替他感到折磨。

而代替藻奈美生活的直子呢?我几乎觉得,这个角色很难让人喜欢得起来。

她代替女儿做了一个又一个人生的选择,读私立初中,读男女混合高中,考医学系,看起来是一片光明的坦途。直子对肉体消殒之前的人生是不够满意的,她这样承认过。而这次意外巧合地使她获得了重生的机会。与其说她正用尽全力使女儿未尽的人生不留遗憾,倒不如说她借着青春的身体再次度过了一个自己想要的人生。在面对相马春树的追求时,她表现得像个娇羞的女高中生,仅仅是“他喊我我就答应,他打电话给我我就接”这样的辩解,还是太苍白了,这使得她看起来就像个真正的、被严厉的父亲偶然撞破恋情的叛逆少女。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直子是真的在从“直子”这个身份向“藻奈美”这个身份过渡的。

结局很神:藻奈美依旧是直子,所谓两人灵魂的切换、日记本的交换心意,全是直子一人自导自演的戏码。直子从此将成为真正的藻奈美,结婚生子,像所有普通的女孩一样。猜出了这一切的平介没有点破,最终选择了成全“女儿”的幸福。

我看到有人这样解读:直子这么做是为了让平介真正地走出来,去过自己的生活。他们深爱的依旧是彼此。以这种方式,直子成全了平介的幸福。

但我很难认同,直子的选择百分百出于爱。

正如有豆友的评论:“这个结局其实是不对等的,所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在整个故事中,直子失去了女儿。平介实质上失去了两人。陪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拥有藻奈美躯壳和直子内里的“女儿”。二十多年来,他在矛盾和纠结中度过,为了秘密,噢,或者说为了爱情里的忠诚,他再未娶妻。而在这个过程里,直子则开展着自己的第二人生,她拥有了一个少女应该拥有的一切,再编织一个谎言,让这一切变得理所应当。与其说是想让平介信服,不如说是想让自己信服。

平介猜出了事情的始末,其实我觉得这对于他来说是很残酷的。因为这又意味着一个事实:藻奈美其实从没回来过,她确确实实地死了。对平介来说,那次的意外的阴霾将永久地笼罩着他。而最后的不戳破,只是平介对直子最后的成全罢了。

ps:这一切对平介来说还是太残酷了,东野先生太可恶了啊T T。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秘密的更多书评

推荐秘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