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录 忏悔录 8.1分

永远流浪的异教徒

释木

卢梭出生在新教家庭,而是否改教的苦恼一直困扰着他,对于燃尽了他激情与敬慕的瓦朗夫人,他益不乏对其信仰的描写:

“她对所有的事都有一整套看法,所以对宗教也不例外。这套看法包括一些很散乱的观念,有的很健康,有的则很荒唐;还包括一些与她的性格有关的见解以及源自其教育的偏见。一般来说,善男信女们总是把上帝看作同自己一样……妈妈对我不撒谎,她那颗无怨的心灵不可能把上帝想象成为凶神恶煞,信徒们看到的是正义与惩罚,而她看到的则只是宽容与仁慈。她经常说,上帝如果要求我们行为端正,那它就无正义可言了,因为它并没有给过我们这么做的条件,所以那就等于是强人所难了。”

“我认为,即使根本没有基督教的道德,她也会遵奉它的,因为它很符合她的性格。她在做一切命令做的事,但即使没命令做的她也照样会去做。凡是无足轻重的事,她都喜欢服从。如果没有允许、甚至命令她开斋,她是会自觉自愿地守斋的,根本用不着去监督她。整个这种道德是从属于塔维尔先生的准则的,或者说她认为其中并没有任何抵触的地方。她每天可以同二十个男人睡觉而仍然心安理得,除了情欲而外,不感到鲜廉寡耻。”

而他自己则从小对宗教有着深入的...

显示全文

卢梭出生在新教家庭,而是否改教的苦恼一直困扰着他,对于燃尽了他激情与敬慕的瓦朗夫人,他益不乏对其信仰的描写:

“她对所有的事都有一整套看法,所以对宗教也不例外。这套看法包括一些很散乱的观念,有的很健康,有的则很荒唐;还包括一些与她的性格有关的见解以及源自其教育的偏见。一般来说,善男信女们总是把上帝看作同自己一样……妈妈对我不撒谎,她那颗无怨的心灵不可能把上帝想象成为凶神恶煞,信徒们看到的是正义与惩罚,而她看到的则只是宽容与仁慈。她经常说,上帝如果要求我们行为端正,那它就无正义可言了,因为它并没有给过我们这么做的条件,所以那就等于是强人所难了。”

“我认为,即使根本没有基督教的道德,她也会遵奉它的,因为它很符合她的性格。她在做一切命令做的事,但即使没命令做的她也照样会去做。凡是无足轻重的事,她都喜欢服从。如果没有允许、甚至命令她开斋,她是会自觉自愿地守斋的,根本用不着去监督她。整个这种道德是从属于塔维尔先生的准则的,或者说她认为其中并没有任何抵触的地方。她每天可以同二十个男人睡觉而仍然心安理得,除了情欲而外,不感到鲜廉寡耻。”

而他自己则从小对宗教有着深入的思考,并且认为人们信仰哪个教并不是完全由出身决定,尚有选择的余地,不过他认为自己即使选择得很好,仍“免不了在内心欺骗上帝,免不了受到世人的唾弃”。

对宗教的思考其实是对自己的心灵深处,对所处的社会形态的一种思考与叩问,对于我这样尚未有所信仰的人来说,宗教亦有其存在的意义,信徒在餐前感谢上帝佛陀和真主,然后惴惴不安的倒掉盘中的残羹,信仰是一剂让心灵免于炼狱的安慰剂。

如果我有所信仰,那我会感激冥冥中的精灵赐予我灵感,虽然它搅扰我的睡眠,羞辱我的才智,夺走我泯然众人的混沌,但它使我免于癫狂和放荡,使我认清自己的卑劣并免于更加卑劣的行径。写作使我理解信仰的含义。

同样的,音乐,几何,药剂,交际都没能使卢梭从自己要命的激情和可悲的懦弱中解脱出来,但无疑思考和写作做到了,他在明知自己会成为史书上的让雅克卢梭时(嘱托待一八零零年后,书中人都已作古后再出版忏悔录),仍坦然面对自己部分有违道德伦常的行为,而非粉饰太平,这是大多数人没能鼓起勇气效仿的。

我惧怕将自己呈诸于他人面前,惧怕被弗洛伊德式的剖析,惧怕暴露丁点儿的古怪性癖,惧怕被看穿对数理经济文学医学的无知,这是稀松平常的普通人的畏惧,而他是:我将我畸形的情欲,我不合时宜的思索,我不得不四处打秋风的贫寒,我可能遭到口诛笔伐的偷窃欲和露阴癖,都向你一一道来,希望你警醒,和我一样认清自己的罪孽,不否认自己的智慧,在自己认可的那一种上帝面前,平静的等待裁决。

他一心将迷途的羔羊推回一条危机四伏但最终会得到清白良心的道路,而非歇在安逸放纵享乐的梦幻乡。卢梭是少数不因太以自我为中心而显得暴虐的作家,法兰西式的浪漫多情又甘于献祭。喜爱他的人不因他的出格而叛逃,并非他们意识不到那是出格,那是异数,而是他们在走近卢梭这一有如阅镜的过程中,重新审视自我。源于社会契约论的尊敬是对学识与见地的尊敬,而源于忏悔录的尊敬是对完整人格的尊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忏悔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忏悔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