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性别

木子

本杰明知道,当自己踏出这间病房,就意味着诀别。 他爱抚着拉斯慕斯的脸颊,抚摸着他的发丝,亲吻他,对他低语。 “乖,不要哭,不要哭……” “现在的你,好美,好安详。” “你再也不痛了,这样,我也不会痛了。” 泪水早已潸潸而下,浸湿了爱人的脸庞,他却浑然不觉。 莱恩、保罗、班特、拉许欧克、拉斯慕斯他们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从人生舞台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那些日渐消瘦、萎缩、终至死亡的年轻男性,宛如凋谢的鲜花一般。就像在夏季风美的草原上,突然遭人抢摘的鲜花。遭人抢摘,而后被无情的抛弃在路旁。 而这一切,仅仅因为,他们只是爱上了同性! 他们迷茫过,挣扎过,困惑过,背叛过,却依然相爱相守,即便在爱人感染致命的“艾滋毒”时,仍然不离不弃,精心照料,用生命去守护去陪伴。就算是异性的爱人,又能如何呢?! 本杰明,在得知拉斯慕斯确诊了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艾滋病毒”后,狂奔而去~~不是逃离爱人,躲避疾病,而是第一时间向他的父母“出柜”,坦白自己的同性恋情!有爱人如此,夫复何求! 拉斯慕斯在向父母出柜后,曾经因为本杰明的犹疑,而采取了幼稚荒唐的“报复”,去外面“寻花问柳”“投怀送抱”,并当着...

显示全文

本杰明知道,当自己踏出这间病房,就意味着诀别。 他爱抚着拉斯慕斯的脸颊,抚摸着他的发丝,亲吻他,对他低语。 “乖,不要哭,不要哭……” “现在的你,好美,好安详。” “你再也不痛了,这样,我也不会痛了。” 泪水早已潸潸而下,浸湿了爱人的脸庞,他却浑然不觉。 莱恩、保罗、班特、拉许欧克、拉斯慕斯他们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从人生舞台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那些日渐消瘦、萎缩、终至死亡的年轻男性,宛如凋谢的鲜花一般。就像在夏季风美的草原上,突然遭人抢摘的鲜花。遭人抢摘,而后被无情的抛弃在路旁。 而这一切,仅仅因为,他们只是爱上了同性! 他们迷茫过,挣扎过,困惑过,背叛过,却依然相爱相守,即便在爱人感染致命的“艾滋毒”时,仍然不离不弃,精心照料,用生命去守护去陪伴。就算是异性的爱人,又能如何呢?! 本杰明,在得知拉斯慕斯确诊了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艾滋病毒”后,狂奔而去~~不是逃离爱人,躲避疾病,而是第一时间向他的父母“出柜”,坦白自己的同性恋情!有爱人如此,夫复何求! 拉斯慕斯在向父母出柜后,曾经因为本杰明的犹疑,而采取了幼稚荒唐的“报复”,去外面“寻花问柳”“投怀送抱”,并当着本杰明的面和别人亲吻同宿。本杰明都选择了原谅,选择了忍让,只因为,在有限今生,唯一的今生,他爱上了一个也深爱自己的人~~ 然而,最终拉斯慕斯还是走了,留下了孤独无依的本杰明。 2001年夏天,同志骄傲大游行携带着自由、包容的口号,如野火般在斯德哥尔摩街头蔓延开来。约有50万人亲身参与,或沿街观看游行。成为那一整年中,瑞典首都最大规模的盛世。 本杰明,静静的走在人群中间,没有跟着喊口号,没有引亢高歌,更没有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只是静静的走着。 走过城里的大街小巷,只为见证这一切。 他的爱人已死,死于“艾滋病”病毒感染,然而,30年来,他却忠贞不渝。 合上书,已是泪流满面。 这一切,对于那些逝去的生命来说,来的太晚了,的确是太晚了。 本杰明眼看着自己的爱人、朋友在饱受‘艾滋病’病痛折磨后,一个个离他而去,他们或多或少的带走了他的意志,现在的他只剩下了半条命。所幸,他终究还是等到了“同性恋人可以结婚”的年代。他看到了《同居法》,看到了《伴侣登记法》的立法和通过。 如果,他的同性恋人拉斯慕斯还活着的话,他们就可以结婚了,可以成为合法的“夫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我想,如果有来生,他们还会再相爱的,以“婚姻”的形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戴上手套擦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戴上手套擦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