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对光明的英雄

秦陌桦

老鼠头儿火腿,在书的前六章是一个不怎么讨喜的角色。但先抑后扬, 带来的冲击往往更大。 火腿是一只红鼠,年轻时凭借强壮凶狠成为了老鼠头儿,但当改变老鼠们命运的突变到来时,他已经老了。倘若没有突变,壮年已过的火腿的下场不会好:“衰老的老鼠会被赶离群体,孤零零地游荡,变得痴痴傻傻的。很快便会有一只新的领头鼠。” 在突变之后,能思考的老鼠们的世界里,有了比抢食交配争地盘重要得多的事情,它们在思考“老鼠是什么”“老鼠的未来该往何处去”这等具有哲理性的问题。或许正是因此,本应该被淘汰的火腿幸运地保留着他领头鼠的地位,但也是因此,展现了他可悲可笑又可怜的一面。 火腿重视自己领头鼠的绝对权威,他坚持老鼠的“本性”,显得固执而自负。他强撑气势,他疾言厉色,他窘迫却故作淡定,他困惑却佯装深沉,他自以为霸气威严实则很弱很怂。 初读这些只觉得火腿像上蹿下跳的小丑,逗人发笑。但看着看着,他的无奈,他的悲伤,一点点展现出来,再看他的窘迫,能品出悲壮色彩。于是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大战在即,在讨论鼠群任务分配时,在年轻能干的黑皮和桃子等众鼠面前,他词穷,但即使是在自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时,他还...

显示全文

老鼠头儿火腿,在书的前六章是一个不怎么讨喜的角色。但先抑后扬, 带来的冲击往往更大。 火腿是一只红鼠,年轻时凭借强壮凶狠成为了老鼠头儿,但当改变老鼠们命运的突变到来时,他已经老了。倘若没有突变,壮年已过的火腿的下场不会好:“衰老的老鼠会被赶离群体,孤零零地游荡,变得痴痴傻傻的。很快便会有一只新的领头鼠。” 在突变之后,能思考的老鼠们的世界里,有了比抢食交配争地盘重要得多的事情,它们在思考“老鼠是什么”“老鼠的未来该往何处去”这等具有哲理性的问题。或许正是因此,本应该被淘汰的火腿幸运地保留着他领头鼠的地位,但也是因此,展现了他可悲可笑又可怜的一面。 火腿重视自己领头鼠的绝对权威,他坚持老鼠的“本性”,显得固执而自负。他强撑气势,他疾言厉色,他窘迫却故作淡定,他困惑却佯装深沉,他自以为霸气威严实则很弱很怂。 初读这些只觉得火腿像上蹿下跳的小丑,逗人发笑。但看着看着,他的无奈,他的悲伤,一点点展现出来,再看他的窘迫,能品出悲壮色彩。于是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大战在即,在讨论鼠群任务分配时,在年轻能干的黑皮和桃子等众鼠面前,他词穷,但即使是在自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时,他还一遍遍强调自己是头儿:“‘是的,当然。’火腿说,‘是的,的确。要查一查,当然。去查清楚。我是头儿,这是我说的。’”——火腿和他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突然就觉得,透过他,似看到了一位老将军,即使手脚已经无力,却憋着劲儿把剑直直刺出,双眼虽然浑浊,但目光仍旧有猎鹰般锐利,满满的都是骄傲和倔强。 《无归》里写:“风云虽动,英雄不白发。” 我有点悲观地理解为,英雄不白发,那是因为英雄在白发之前,生命已经燃烧殆尽。 庆幸,火腿老了,但他还能燃烧。 大战里,火腿爆发了血性:“他(莫里斯)惊讶地发现甚至连火腿也在颤抖,但那是盛怒的颤抖。”在众多老鼠面对惨烈现场,忍不住慌乱恐惧时,火腿在愤怒。大佬的气场立即就出来了。 读到这里时,有意外,但更多的是一种,啊终于来了,的满足。 事实证明,随后火腿给我带来的震撼比预期的要大得多。他虽然只是一只味道不好的老老鼠,却在面对斗坑的猎犬时昂首挺胸,拼死搏斗。没有恐惧,自始至终他心里只有愤怒,满得溢出来的愤怒。 愤怒是一种让人喜欢的鲜活的热烈的情绪。 那只狗在火腿身上留下一圈齿印,但火腿仍然不退缩:“火腿啐了一口血。‘那好吧’,他怒吼着向那只困惑的狗走了过去,‘让你看看一只真正的老鼠是怎么死的!’” 在这一刻,火腿帅爆了,不愧是干掉过貂的老鼠! 然后……帅爆了的火腿在极致的愤怒过后,燃尽了。 他躺在甬道,周围围着很多老鼠,潮湿的黑暗沉沉地聚拢。当烛火再度点燃,火腿已经一动不动。 火腿喜欢黑暗,他坚信黑暗是老鼠的本色,所以在突变后的老鼠们寻找光明时,他还倔强地待在令他心安的黑暗里。可是即使背对光明,行路蹒跚,他的骄傲仍旧不变。 “黑暗——内心的黑暗,在眼睛后面。那一点才是火腿,外部的一切都是他物。火腿,我,老鼠头儿。” 背对光明,但心存光明——这是我给火腿的赞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