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陀氏

蓓橘煮饺

“你这样日夜强迫自己写,有一天会文思枯竭的,而且会搞坏了身体。你看C,他每两年才写一个中篇,再看N,花了十年工夫,只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时间虽然长些,却是精雕细刻!你找不到一点马虎的地方。”

“是呀,他们都衣食无忧,写作不受时间的限制,而我却是驿站上的疲于奔命的老马!咳,这都是废话!……”

这个N真的不是托尔斯泰?

这也算是陀对自己写作状态的自白吧,还是罪——病——美的套路,有人说不喜欢俄国的这种不加剪裁,噼里啪啦大锅炖的小说,我反倒挺喜欢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

爱上了,借用黑塞的评价:

“我们之必须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只是在我们遭受痛苦不幸,而我们承受痛苦的能力又趋于极限之时,只是在我们感到整个生活有如一个火烧火燎、疼痛难忍的伤口之时,只是在我们充满绝望、经历无可慰藉的死亡之时。当我们孤独苦闷,麻木不仁地面对生活时,当我们不再能理解生活那疯狂而美丽的残酷,并对生活一无所求时,我们就会敞开心扉去聆听这位惊世骇俗、才华横溢的诗人的音乐。这样,我们就不再是旁观者,不再是欣赏者和评判者,而是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中所有受苦爱难者共命运的兄弟,我们承受他们的苦难,并与...

显示全文

“你这样日夜强迫自己写,有一天会文思枯竭的,而且会搞坏了身体。你看C,他每两年才写一个中篇,再看N,花了十年工夫,只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时间虽然长些,却是精雕细刻!你找不到一点马虎的地方。”

“是呀,他们都衣食无忧,写作不受时间的限制,而我却是驿站上的疲于奔命的老马!咳,这都是废话!……”

这个N真的不是托尔斯泰?

这也算是陀对自己写作状态的自白吧,还是罪——病——美的套路,有人说不喜欢俄国的这种不加剪裁,噼里啪啦大锅炖的小说,我反倒挺喜欢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

爱上了,借用黑塞的评价:

“我们之必须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只是在我们遭受痛苦不幸,而我们承受痛苦的能力又趋于极限之时,只是在我们感到整个生活有如一个火烧火燎、疼痛难忍的伤口之时,只是在我们充满绝望、经历无可慰藉的死亡之时。当我们孤独苦闷,麻木不仁地面对生活时,当我们不再能理解生活那疯狂而美丽的残酷,并对生活一无所求时,我们就会敞开心扉去聆听这位惊世骇俗、才华横溢的诗人的音乐。这样,我们就不再是旁观者,不再是欣赏者和评判者,而是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中所有受苦爱难者共命运的兄弟,我们承受他们的苦难,并与他们一道着魔般地、駸駸乎投身于生活的旋涡,投身于死亡的永恒碾盘。只有当我们体验到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令人恐惧的常常像地狱般的世界的奇妙意义,我们才能听到他的音乐和飘荡在音乐中的安慰和爱。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