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尔伦诗选

逍遥

一看,我选的诗歌大多是关于爱情的诗歌,就知道我有一颗怎样的心了....... 读诗歌,发现内心的渴望,找到真正的自己。我发现被我多读一遍的诗,它们是我生命边界的延伸,即使我没有经历过,我也像是体会到了那些颤动的情。我不再只是现在的我,我成了将来的我。找到共鸣点是让我很激动的,因为我知道了我不是一个人在抗争,我们是一群人在抗争。要明白,有一些人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盲目地活着、只走些偷懒的路、只有空洞的单一目标,这些人不走寻常路。他们有时找不到明确的方向,会苦恼、孤独、困惑、忧愁。他们至少在尝试、在感受自己争取的时间,他们在思考地活着、反思地活着。 心愿 啊!牧歌!最初的情人! 金发碧眼,花儿般的肉体, 年轻、可爱的身体芳香四溢, 怯生生的抚爱呀,情不自禁! 远去了,所有的这些真纯 这些欢乐!唉!一切都已逃离 我烦恼、厌恶、忧伤的黑色冬季, 扑向那悔恨之春! 以至我如今又孤又单, 忧郁,失望,比祖先还冷, 犹如可怜的孤儿,没有姐姐疼惜。 啊,女人,带着温柔、暖人的爱, 多情、深沉、褐色、从不惊奇, 她有时吻你的额,像个孩子! 厌烦 “我在情场上以笔取胜”——龚果拉 温柔一点,温柔一点,温柔一点! 亲爱...

显示全文

一看,我选的诗歌大多是关于爱情的诗歌,就知道我有一颗怎样的心了....... 读诗歌,发现内心的渴望,找到真正的自己。我发现被我多读一遍的诗,它们是我生命边界的延伸,即使我没有经历过,我也像是体会到了那些颤动的情。我不再只是现在的我,我成了将来的我。找到共鸣点是让我很激动的,因为我知道了我不是一个人在抗争,我们是一群人在抗争。要明白,有一些人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盲目地活着、只走些偷懒的路、只有空洞的单一目标,这些人不走寻常路。他们有时找不到明确的方向,会苦恼、孤独、困惑、忧愁。他们至少在尝试、在感受自己争取的时间,他们在思考地活着、反思地活着。 心愿 啊!牧歌!最初的情人! 金发碧眼,花儿般的肉体, 年轻、可爱的身体芳香四溢, 怯生生的抚爱呀,情不自禁! 远去了,所有的这些真纯 这些欢乐!唉!一切都已逃离 我烦恼、厌恶、忧伤的黑色冬季, 扑向那悔恨之春! 以至我如今又孤又单, 忧郁,失望,比祖先还冷, 犹如可怜的孤儿,没有姐姐疼惜。 啊,女人,带着温柔、暖人的爱, 多情、深沉、褐色、从不惊奇, 她有时吻你的额,像个孩子! 厌烦 “我在情场上以笔取胜”——龚果拉 温柔一点,温柔一点,温柔一点! 亲爱的,让你狂热的激情略为平息。 要知道,有时,甚至在狂喜之际, 情人也应平静地把姐妹抛在一边。 忧郁些,让你的抚爱沉睡不醒, 你的叹息与你顾盼的目光原是一般, 啊,嫉妒的拥抱和缠人的痉挛 还不如一个长吻,即使这吻并非真心! 可在你可爱的金子般的心中,孩子, 你对我说,野兽的热情不断把号角吹起!...... 这无赖东西,就任它自由自在地吹! 靠着我的额头,握着我的手, 对我盟誓,哪怕你明天就不信守, 让我们哭吧,直到天亮,哦,狂热的小宝贝。 我熟悉的梦 我常做这个奇异的梦,令人心颤, 梦见一个女人,我爱她,她爱我, 每次,她既非完全是同一人, 也不完全是另一个,她爱我,理解我。 因为她理解我,我透明的心 只有她懂,啊!我心中的谜 唯她能解,我苍白冒汗的额际, 只有她哭着使它凉爽清新。 她是棕发、金发或红发?——我不得而知。 她的名字?我记得它响亮而动听 就像被生活放逐的情人的名字。 她的目光与雕像的目光无异, 至于她的声音,遥远,庄重,宁静, 就像已归沉寂的亲爱的声音。 苦恼 西西里牧歌鲜红的回音, 肥沃的田野,悲壮的夕阳, 还有色彩绚丽的霞光, 大自然啊,你没什么能激动我的心。 我嘲笑艺术,也嘲笑人, 嘲笑希腊庙宇,嘲笑歌与诗, 嘲笑教堂的旋形塔楼,它在浩空耸立, 我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好人与恶棍。 我不相信上帝,我放弃和否认 所有的思想,至于古老的讽刺, 爱情,但愿别再跟我谈起。 我的灵魂活腻了,却又怕死,就像是 潮水的玩具。葬身大海的小船, 它扬帆出海,去迎接可怕的海难。 夕阳 无力的黎明 把夕阳的忧郁 倾洒在 田野上面。 这忧郁 用温柔的歌 抚慰我心,心 在夕阳中遗忘。 奇异的梦境 仿佛就像 沙滩上的夕阳。 红色的幽灵 不停地前行 前行,就好像 那沙滩上面 巨大的夕阳。 多情的散步 夕阳倾洒着最后的霞光, 晚风轻摇着苍白的睡莲; 巨大的睡莲,在芦苇中间 在宁静的水面凄凄闪亮。 我带着创伤,沿着水塘, 独自在柳林中漫游, 迷茫的浓雾显出一个 巨大的白色幽灵,它 失望、哭泣、声如野鸭, 野鸭拍着翅膀 在我带着创伤 独自漫游的柳林中 浮想联翩;厚厚的浓黑 在这白浪里,淹没了夕阳 最后的霞光,淹没了芦苇间 宁静的水面上巨大的睡莲。 秋歌 秋天的 小提琴 那长长的呜咽 用单调的 忧郁 刺伤我心 窒息难忍 脸色苍白 当钟声敲响, 我回想起 旧日的时光 不禁悲泣 这恶风 风吹得我 或东或西 就像是 一片落叶 最初的 欢快的琴声伴着笛子悠扬 舞厅在转,突然,她在眼前一闪 那头金发在耳边甩动 我的欲望,就像一个吻 冲上去,想与她说话,却又不敢。 她在跳舞,踩着玛祖卡 舒缓如诗的节奏, ——悦耳的韵脚,耀眼的形象, 那双勾魂的灰蓝色眼睛 闪现出她孩子般的心灵。 从此,我的思绪——一动不动 爱慕地凝视着她娇美的面容, 我的爱,充满着迷恋 步入她的回忆,如入神殿。 我相信,那是爱情的来临。 小夜曲 如亡灵的歌声,从深深的坟茔 刺耳地飘出, 情人啊,你可听见我走调的声音 飞向你的窗户。 听到我的琴声,请张开 心灵和耳朵: 为了你,我唱出这支 残酷的柔歌。 我将歌唱你玛瑙般的金眼, 纯净无影, 歌唱你乳汁的忘河, 黑发的冥河。 如亡灵的歌声,从深深的坟茔 刺耳地飘出, 情人啊,你可听见我走调的声音 飞向你的窗户。 我还将大加赞美,理应如此。 你的圣体, 在我不眠的夜里,那浓郁的香气 阵阵袭来。 最后,我将歌唱你的亲吻, 你的红唇, 歌唱你折磨我的温存, ——我的天使!——我的情人! 听到我的琴声,请张开 心灵和耳朵: 为了你,我唱出这支 残酷的柔歌。 吻 吻!柔情的花园中艳红的蜀葵! 爱情用天使般的声音和迷人的忧郁 在火热的心中唱出甜蜜的歌曲, 吻是这情歌欢乐的伙伴! 清脆优雅的吻,神圣的吻! 难以言传的醉意,举世无双的快感! 你好!男人扑向你可爱的酒杯, 在他享不尽的幸福中沉醉。 像是音乐,像是莱茵河的美酒, 你带来宽慰和爱抚,忧愁 见你撅起红唇就赶快逃逸...... 愿更伟大的人,歌德或威尔,送你 一行古诗; 我,巴黎一个低微的行吟诗人, 只能送你这束幼稚的诗行: 和善些吧,作为代价,微笑地落在 我熟知的一个女人淘气的唇上。 天真的人们 鞋的高跟与长裙又斗又争, 以至于,总藏得严严实实的腿部, 被刮起的风和崎岖的路, 不时呈现!——这骗局我们喜欢。 有时,嫉妒的昆虫也伸出螫针 进攻着树下美人的脖子, 只见白嫩的颈项猛地一闪, 我们年轻的疯眼得到了满足。 夜幕降临,秋天朦胧的夜: 美人们,如梦地靠在我们胸前, 低声地呢喃,这么轻,这么真, 使我们的心从此震惊、抖颤。 悄悄地 静静地在这高枝 搭成的朦胧里, 让这深深的宁静 透入我们的爱情。 在草莓树和松林 忧郁的波涛中, 让我们的魂、我们的心 我们狂喜的感官相融。 半闭上你的眼睛, 把双臂抱在胸前, 用你沉睡的心, 驱走所有的邪念。 在这慰人的和风里 让我们不要猜疑 柔风来到你脚旁 吹皱了细草的红浪。 当漆黑的橡树上 落下庄严的夜影, 我们失望的声音, 夜莺将会歌唱。 恶梦 我看见一位骑士 ——如海滩上的飓风, 一手执剑、另一手 拿着沙漏,在我梦中 奔驰而过 他穿过原野城镇, 从河流到高山, 从森林到峡谷, 一匹火红的公马 乌黑油亮 没有缰绳,没有嚼子, 也无人扬鞭大喝一声, 它嘶哑地喘着粗气 驮着这德国诗中的骑士, 狂奔!狂奔! 他一亮一灭的双眸 被羽毛长长的大毡帽 遮住。如同轻雾里 枪炮开火,一明一暗 蓝色的光。 犹如被急骤的风暴 吓坏了的海雕的翅膀, 在雪花纷扬的空中, 他飞舞的大衣 迎风作响, 他神情自豪,显露出 又黑又白的身躯, 漆黑的夜里 三十二颗牙齿尖叫着 闪闪发亮。 感伤的对话 孤寂寒冷的旧园里 刚才走过两个影子。 他们双唇无力眼无神 要听清其话实在很难。 孤寂寒冷的旧园里 两个幽灵想起往事。 ——你还记得我们旧日的狂喜? ——为什么你要我把它记起? ——听到我的名你的心还跳不? 你仍梦见我的魂么?——不。 ——啊,在那些美好的日子里,我们的唇 紧紧相吻,多么幸福!——有可能。 ——天多么蓝,希望多恢弘 ——希望败了,逃往漆黑的天空。 就这样,他们在麦丛中走着, 只有夜听得见他们的低语。 我真有点怕,真的...... 我真有点怕,真的 我感到那年夏季 曾勾我魂魄的情思 又缠住了我的生命, 你的形象,总那么可爱, 铭刻在我的心里, 这颗心完全属于你 只希望爱你,让你欢快; 以至于我,一想到, 原谅我如此坦率地 对你说,你的一个字 一个笑,从此将成为我的法律, 想到你的一句话、一个动作 或一眨眼,就足以使我 从仙幻中惊醒 我不由肉跳心惊。 可我还是不见你为好, 尽管我前景黯淡 痛苦也接连不断, 我何必在幸福中浸泡, 何必抱着巨大的希冀 无视那忧郁的复还, 仍然说,并且永远说 我爱你,我爱你! 三 雨轻轻地落到城上 ——阿尔蒂斯·兰波 泪水留在我的心底, 恰似那满城秋雨。 一股无名的愁绪 浸透到我心底。 嘈杂而柔和的雨 在地上、在瓦上絮语! 啊,为一颗惆怅的心 而轻轻吟唱的雨1 泪水流得不合情理, 这颗心啊厌恶自己。 怎么?并没有人负心? 这悲哀说不出情理。 这是最沉重的痛苦, 当你不知它的缘故。 既没有爱,也没有恨, 我心中有这么多痛苦! 八 烦闷啊,无边无际, 铺满了原野, 变化不定的积雪 闪烁如砂砾。 天穹一片昏沉, 古铜凝着夜紫。 恍惚见月华生, 恍惚见月魄死。 雾一般的水汽 笼罩近旁的森林, 橡树如一群乌云, 灰色而浮起。 天穹一片昏沉, 古铜凝着夜紫。 恍惚见月华生, 恍惚见月魄死。 狼群又廋又弱, 乌鸦在喘息, 酸风紧紧相逼, 你们将奈何? 烦闷啊,无边无际, 铺满了原野, 变化不定的积雪 闪烁如砂砾。 骗人的艳阳 骗人的艳阳整天闪烁,我可怜的灵魂, 这会,它身披彩霞,黄光亮闪。 闭上眼睛,可怜的灵魂,快快回返; 这是最坏的诱惑。避开这恶棍。 它整天闪烁,洒着长长的光雹, 袭击山上所有的葡萄,击倒 谷上所有的庄稼,还骚扰 湛蓝的天空,吟唱的需要你的天空。 哦,苍白些吧,慢慢地走开,合上双掌。 过去的岁月是否要吃掉美好的明朝? 疯狂的老妇是否还在路上? 这些回忆,是否应再把它们消灭? 疯狂的袭击,也许是最猛的一次! 哦,去向暴风雨祈祷吧,去祈祷。 白色的月 白色的月 洒满森林; 树枝上 树荫下 飘出一个声音...... 哦,心上的人。 水塘, 幽深的镜, 映着柳树 漆黑的影 风泣在枝头...... 梦吧,正是时候。 宁静 广柔而温馨 仿佛来自 美丽的天庭 星闪在天上...... 美妙的时光。 大而黑的睡眠...... 大而黑的睡眠, 落在我生活上: 睡吧,一切心愿, 睡吧,一切希望! 我已看不见东西, 我已失去记忆—— 不论好的、坏的...... 整个悲哀的经历! 我是一只摇篮, 有只手把我摇着, 在墓穴里摇我: 沉默吧,沉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多情的散步的更多书评

推荐多情的散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