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 8.4分

和《流氓归来》一起搭配更棒哦

苹果在路上

这本书被我从社科库借出来三次,才被读完。《巢》有一个甚至算不上故事的故事线:三代罗马尼亚的流亡知识分子,都从社会主义的“法定幸福”中来到美国,第一代是大师迪玛。第二代是迪玛的弟子米赫内阿·帕拉德教授,后来被暗杀于厕所隔间,案件始终没有侦破。第三代是小说的主人公彼得·加什帕尔。还有一个主角是介于第二代和第三代之间的戈拉教授,戈拉教授在妻子露的家族帮助下才能拿到护照,但是露却并没有跟他来到美国,反而是几年后跟着加什帕尔一起来,露是加什帕尔的表姐,后来成为了情人,而戈拉的前前妻爱娃则是加什帕尔的母亲。

故事像他的标题也像他的封面,乱成一团。多次提到博尔赫斯的小说特别是《死亡与罗盘》,并且《死亡与罗盘》充当了小说中无数个线索之一,我觉得这没什么也了不起,最可怕的是,诺曼·马内阿正是按博尔赫斯的迷宫来构建他的小说的,不过用的不是直线,而是用的“小径交叉的花园”,这本小说有无数个入口与出口,你仿佛从哪里都可以出入,但进入之后何时能够出来,就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了。戈拉在出走以前通过阅读博尔赫斯的小说仿佛就有了先知先觉,他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自由到底是迷宫的出口,还是迷宫本身的延伸?”。

显示全文

这本书被我从社科库借出来三次,才被读完。《巢》有一个甚至算不上故事的故事线:三代罗马尼亚的流亡知识分子,都从社会主义的“法定幸福”中来到美国,第一代是大师迪玛。第二代是迪玛的弟子米赫内阿·帕拉德教授,后来被暗杀于厕所隔间,案件始终没有侦破。第三代是小说的主人公彼得·加什帕尔。还有一个主角是介于第二代和第三代之间的戈拉教授,戈拉教授在妻子露的家族帮助下才能拿到护照,但是露却并没有跟他来到美国,反而是几年后跟着加什帕尔一起来,露是加什帕尔的表姐,后来成为了情人,而戈拉的前前妻爱娃则是加什帕尔的母亲。

故事像他的标题也像他的封面,乱成一团。多次提到博尔赫斯的小说特别是《死亡与罗盘》,并且《死亡与罗盘》充当了小说中无数个线索之一,我觉得这没什么也了不起,最可怕的是,诺曼·马内阿正是按博尔赫斯的迷宫来构建他的小说的,不过用的不是直线,而是用的“小径交叉的花园”,这本小说有无数个入口与出口,你仿佛从哪里都可以出入,但进入之后何时能够出来,就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了。戈拉在出走以前通过阅读博尔赫斯的小说仿佛就有了先知先觉,他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自由到底是迷宫的出口,还是迷宫本身的延伸?”。

这本书类似作者自传,也像大部分当时极权战乱时代的大多数人,没有明确政治信仰,没有明确生活目标,处在时代的大漩涡中,不知道下一步路要走向哪里。来到美国这个自由的国都就真的自由了吗?束缚住个人的只有制度本身吗?内心的牢笼只能从内向外打开。

这本书应该和他的《流氓归来》一起阅读更佳,太过混乱,像被猫咪抓过的毛线团。说实话,我没有读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巢的更多书评

推荐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