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

行走的myron

不需抱歉。

说到底村上春树是个从内到外都很西方化(基本上是美国化)的作家,他提到最多的三位喜爱的作家:菲茨杰拉德、雷蒙德卡佛、雷蒙德钱德勒;他的处女作《且听风吟》终稿是先写成英文在译回日文而成(据他说找到了日文写作的节奏),所以和大多数日本作家不同,他并没有从日本文化中找寻根基,而是从日复一日的探寻自我(挖洞)中找寻灵感。

现在在看他的一系列长篇,内核基本相同,就是他自己,心灵深处的一些东西,也许很早就成型的意象,只是框架格局不同而已,并加入了写作当时在脑子里一些元素(挪威的森林基本上是在欧洲旅行时对一个故事的改写,奇鸟行状录是挖洞最深的,1q84是采访完邪教受害者后的作品),因此我并不认为他此后的新作会有所突破(即使据他说他改用第三人称了)。

当然他成长于日本,因此深挖自己自然也带明显的日本风格,有时候感觉和其他作家没什么不同,但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比如他书中的孤独感,没有自怨自叹,人世虚无,睹物伤情的哀,而是在表明人生终究是场独行,主人公非常自我,但也是向上的,认真生活的。太宰治说生而为人,真是抱歉了;他可能会说,生而为人,不必抱歉,去跑步吧,去看书吧,去听歌吧。<...

显示全文

不需抱歉。

说到底村上春树是个从内到外都很西方化(基本上是美国化)的作家,他提到最多的三位喜爱的作家:菲茨杰拉德、雷蒙德卡佛、雷蒙德钱德勒;他的处女作《且听风吟》终稿是先写成英文在译回日文而成(据他说找到了日文写作的节奏),所以和大多数日本作家不同,他并没有从日本文化中找寻根基,而是从日复一日的探寻自我(挖洞)中找寻灵感。

现在在看他的一系列长篇,内核基本相同,就是他自己,心灵深处的一些东西,也许很早就成型的意象,只是框架格局不同而已,并加入了写作当时在脑子里一些元素(挪威的森林基本上是在欧洲旅行时对一个故事的改写,奇鸟行状录是挖洞最深的,1q84是采访完邪教受害者后的作品),因此我并不认为他此后的新作会有所突破(即使据他说他改用第三人称了)。

当然他成长于日本,因此深挖自己自然也带明显的日本风格,有时候感觉和其他作家没什么不同,但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比如他书中的孤独感,没有自怨自叹,人世虚无,睹物伤情的哀,而是在表明人生终究是场独行,主人公非常自我,但也是向上的,认真生活的。太宰治说生而为人,真是抱歉了;他可能会说,生而为人,不必抱歉,去跑步吧,去看书吧,去听歌吧。

对他的作品在上部多崎作的巡礼之年后已不像以前那么期待了,但我还是对他写作,也不如说是做人的几点核心要素深表赞同,有些已经不知不觉影响了我,成为了我自己生活的一个部分。

核心几点:

1、写作(人生)说到底都是孤独前行;努力在精神上自由,去掉多余的部件,找回最初的快乐。

2、诚实永远是上策,不管是对自己还是他人;客观看待事物,不能急于下结论,除非确定。(等待的时间也有重要的意义,有时候什么都不做,本质会自己显现。)唯真诚可以到达心底的一个意识的世界,认清真正的自己,并且在这个世界,可以与他人相连。

3、写作,或者说写字,并不是就要成为作家,它是一种思考方式。(对我,也许也是唯一的一种有效的思考方式。)

4、身体的重要性,运动会促使大脑更好的工作。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