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东京一年 7.0分

摘抄

滑稽小子

人为了逃避要面对自己,可以做出一切事来。

从今天开始,我要学会不能够以各种形式分享的快乐。

她们爱你是为乐报答你的体贴,你使她们有了安全感以及你赠予她们的礼物——她们恨你是为乐你打她们,或是一件待她们不公平的事。

带着血的马肉,太鲜活了,似乎能尝到它生前奔跑时的味道。

怎么会这样,变得这样滴水难渗?我担心自己老了也会变成这样,因为弱势,反而偏向将自己身上生出一层角质来抵御想象中的“欺负”与歧视,把别人撞的头破血流。

爱想象中的人很容易,可当他们来到你的面前,爱他们就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高浓度的青春逐渐变的稀薄,是从同伴的不断失落开始。这种失落不一定是失联,抑或是志趣道路发生变化。

改变并不难,换个心境,转个身段,人就软软地就势生存。

因为无力,便显得无欲无求。

然而脆弱或许是面对艺术最好的状态,没有镜头来掩盖自己的失措,不靠照片来让记忆偷懒,只能完全地暴露自己,把画面铭记在脑海里,然后绝望地看那画面一点点褪色。

”请不要让我消失“的焦虑。在社交网络的世界里,如...

显示全文

人为了逃避要面对自己,可以做出一切事来。

从今天开始,我要学会不能够以各种形式分享的快乐。

她们爱你是为乐报答你的体贴,你使她们有了安全感以及你赠予她们的礼物——她们恨你是为乐你打她们,或是一件待她们不公平的事。

带着血的马肉,太鲜活了,似乎能尝到它生前奔跑时的味道。

怎么会这样,变得这样滴水难渗?我担心自己老了也会变成这样,因为弱势,反而偏向将自己身上生出一层角质来抵御想象中的“欺负”与歧视,把别人撞的头破血流。

爱想象中的人很容易,可当他们来到你的面前,爱他们就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高浓度的青春逐渐变的稀薄,是从同伴的不断失落开始。这种失落不一定是失联,抑或是志趣道路发生变化。

改变并不难,换个心境,转个身段,人就软软地就势生存。

因为无力,便显得无欲无求。

然而脆弱或许是面对艺术最好的状态,没有镜头来掩盖自己的失措,不靠照片来让记忆偷懒,只能完全地暴露自己,把画面铭记在脑海里,然后绝望地看那画面一点点褪色。

”请不要让我消失“的焦虑。在社交网络的世界里,如果在任何平台都不出现,几个月后,是否就“被消失”了呢?

或者说,善本身并不意外,因为它也是人的本能,只是善渐渐自我怀疑了,动摇了,主动沉默了,甚至被摧毁了。

痛苦让人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

即便是纯粹的喜欢,很大程度也是因为看到了对方幽暗的和自己相似的缺点——因为和自己相似,所以能敏锐捕捉到,这又有了自恋的嫌疑。

仅仅是因为和自己的想象不一样,人们便拒绝相信这种真实。因为事实超越了自己的理解,人们就认为是不可信的。

好的作者必须面对他所在的时代,正面直视一个庞大的世界,而不是背过脸去,仅仅看着自己的回忆。

最后一点酒劲,我总是哀求着它们在我体内在盘旋一会儿。

没有网络,没有娱乐,每天唯一的景色就是雪。不到一周,我就觉得自己大脑也变成一片电视机雪花点。

当然会寂寞,但似乎也忍受不了了你侬我侬的同居生活。理想的状态是工作时能看着自己的伴侣,两个人像是在高中的教室,午后休息的时间,其他同学还没来。你看着他前排的背景,他在做题或者是趴着睡觉,这个背影就成了你黑暗岁月中最大的支撑。

有时,焰火还没出现,她就迫不及待地大喊出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京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