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流河 巨流河 8.7分

何处是家,何以为国。

葵葵葵
1949年的两百万外省人,从遥远的西南边陲,迁徙到了祖国东南角的弹丸小国。曾听人说“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但多数底层士兵,身无分文,妻子离散,抱着来年“反攻大陆”的美好愿望,就这么来了台湾。那时候他们还以为,再过几年就能回去了,没想到一过就是四十年。
因为政权易主,很少能在大陆听到那些国民党高级将领的故事,留在大陆的基本未能躲过60年代的批斗,去了台湾的因了“戒严”也极少有发声机会。齐先生的自传式回忆录,为我们打开了历史的一扇窗,一扇努力做到不偏不倚,努力不被政治形态裹挟的窗子。
八年抗战时的主力军国民党,历经数年的腥风血雨,却因战时党内的贪污腐败,国力损耗,溃不成军,终在1949年被敌后共党夺了政权。今天我们不谈政权,单谈那些浴血奋战的军人们,只因一个国民党士兵的身份就被全盘否认,甚至不能拥有一块有名姓的墓碑,实在是时代的悲剧。
九十年代初,终于开放了大陆探亲,齐先生在南京的航天烈士纪念陵园里找到了张大飞的那一块。永远停留在27岁的飞天英雄,大概不会想到,当年那个热衷十四行诗的文艺少女如今变成了沉静的翻译家。
齐家大约是幸运的,虽经历了近20年的战乱,但凭着齐世英的一官半职,仍保全了...
显示全文
1949年的两百万外省人,从遥远的西南边陲,迁徙到了祖国东南角的弹丸小国。曾听人说“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但多数底层士兵,身无分文,妻子离散,抱着来年“反攻大陆”的美好愿望,就这么来了台湾。那时候他们还以为,再过几年就能回去了,没想到一过就是四十年。
因为政权易主,很少能在大陆听到那些国民党高级将领的故事,留在大陆的基本未能躲过60年代的批斗,去了台湾的因了“戒严”也极少有发声机会。齐先生的自传式回忆录,为我们打开了历史的一扇窗,一扇努力做到不偏不倚,努力不被政治形态裹挟的窗子。
八年抗战时的主力军国民党,历经数年的腥风血雨,却因战时党内的贪污腐败,国力损耗,溃不成军,终在1949年被敌后共党夺了政权。今天我们不谈政权,单谈那些浴血奋战的军人们,只因一个国民党士兵的身份就被全盘否认,甚至不能拥有一块有名姓的墓碑,实在是时代的悲剧。
九十年代初,终于开放了大陆探亲,齐先生在南京的航天烈士纪念陵园里找到了张大飞的那一块。永远停留在27岁的飞天英雄,大概不会想到,当年那个热衷十四行诗的文艺少女如今变成了沉静的翻译家。
齐家大约是幸运的,虽经历了近20年的战乱,但凭着齐世英的一官半职,仍保全了一个小家,。齐邦媛大约也是幸运的,重庆沙坪坝时期,齐爸爸编订的《时与潮》,为齐邦媛打开了英文文学世界的大门;大学时期,朱光潜先生又为邦媛指明了未来的方向;1947年,台大那一教室的英文原版书,更是构建了邦媛的未来世界。
哪里才是齐邦媛的家,生长到八岁的东北吗?还是漂泊年代的北平南京?或是战乱时代依然弦歌不辍的四川?去了台湾的她,成家,生子,教书,做研究,有了安身立命之本,大约才算是成了家吧。把台湾当成家,才会在美国、德国,大声疾呼台湾文学的纯粹和精美,大声斥责红色的大陆文学吧。
    听说翻译做的多了,自己也便不会写了。齐先生在台湾文坛沉淀了四五十年,终于出了这本自传小说。文中到处洋溢着正统中华文化传承者的骄傲,和与政治划清界限的文学评论家的清高,让我数次想给作者翻白眼,但不妨碍我推荐这本书,给想看世界的你们读一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流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流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