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脱离立场来看这个问题

陆沉
构建了一种文明的范式,对于局限于现实主义范式的解释是一种突破。不知是否是社群观的一种,但是借由对面来定义自身的叙述性自我,以及来自宗教、语言、种族的认同观,都很眼熟。 按照亨廷顿的思路走,作为难以免俗的有立场的人,看到试图拯救西方文明,并继续宣扬西方的就是普适的,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中国的救市四万亿;看到分别因为经济增长和人口增长而扩张的文明,仍然出于马寅初的理论对后者嗤之以鼻;看到争取权利的移民,极为狭隘地产生政治不正确的念头:那么认同你的母国何必要抛弃你的母国移民?凭什么你来到国籍国却非要国籍国支持母国呢?你究竟是哪国的? 离开亨廷顿,到觉得这个范式并不是绝对的。你我之别都是相对的,文明内部的矛盾也数不胜数。只不过,文明间的仇视可以加大文明内部的凝聚力。但一旦这种仇视通过征伐得到缓解,未雨绸缪的人就会在内部行动起来,甚至在未缓解之前。唔,其实还是没有脱离中华文明的立场,无法用宗教的眼光学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